伊朗正式宣布用人民币替代美元后,俄罗斯也正用人民币替代美元

在世界货币的天空,尽管美元看似仍然舒适,但更多国际储备货币的云彩却正在崛起,人们对美元的依赖程度也正在悄然减少。这正是全球去美元化进程的一大趋势。
这在俄罗斯经济中非常明显,自2014年以来,由于俄罗斯受到来自于美元主导的SWIFT支付系统限制的威胁风险,因此 ,俄央行创建了自己的网络,称为金融信息转移系统。2018年时,该系统已经由俄石油巨头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进行了测试,已被包括俄科技巨头Rostec 在内的多家企业用于银行间现金转账服务。
而事情的一个进展是,俄罗斯SWIFT替代方案今年正在升级为以黄金为背书的货币交易系统。将使俄罗斯更为减少对美元主导的SWIFT系统的依赖,进而在国际经贸间去美元化。
与此同时,俄罗斯也在寻找可以替代美元的国际新支付系统,俄工业家和企业家联盟主席亚历山大·绍欣表示,支持俄加入由中国或欧盟建立的新的金融电信网络。值得注意的是,俄专家还称,将需要加入并创造一些基于人民币的相关系统。
而通过一系列俄罗斯开展与人民币相关的业务及合作上看,俄罗斯正在用人民币的多重布局,以替代美元在俄的原有地位。比如,今年年初时,俄罗斯央行宣布,其增持人民币储备的速度已达到14倍,美元储备份额则降至历史新低。
俄罗斯在人民币布局上迈出的重大一步是,俄《消息报》近日称,卢布和人民币支付将应用于现在已经签订的美元合同。这意味着,继中俄多年前签订本币化协议,中俄创立部分无美元化石油交易环境,以及中俄边境许多经贸本币化结算后,中俄间越来越多的合作,将直接采用人民币和卢布。即使此前签订的协议是使用美元,也可以折算成两国的本币进行直接结算,这样一来,中俄合作间,几乎独立掌握了规避美元风险的货币主动权。
事实上,这也彰显了人民币国际化趋势不断上升,成为全球前五大最活跃货币之后,发挥越来越多的作用,而俄罗斯经济刚好抓住了这一契机。那么,人民币作为全球储备货币,拥有哪些亮点呢?
我们目前已知的,有30多个货币当局与中国央行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有超过60个国家或地区将人民币列为外汇储备。值得注意的是,这其中,还包括同样拥有储备货币的多个发达经济体,比如,日本央行,英国央行都与中国央行签订了本币互换协议,而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的央行以及欧洲央行也宣布将人民币列为外汇储备。德国央行一位负责人对此称,这是由世界经济的现实情况决定的。
人民币在得到全球多国广泛认可的同时,人民币更是升级推出了一张跨境支付王牌(CIPS二期),据《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9》数据显示,CIPS为境外900余家银行法人提供服务,为资金融通提供了有效支撑,另据央行数据显示,该系统业务范围在今年1月时,就已覆盖162个国家和地区。
与此同时,原油人民币诞生以来的一年多时间内,数据显示,目前,人民币原油期货在保税交割、人民币结算、成交量等几个方面已经对国际油价的补充和牵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成交量已经达到了单边交易14万手,这一成交量已跻身全球前三。尽管较第一名的美国原油期货WTI(124万手)和第二名布伦特85万手还存在一定差距,但最新成交量却是迪拜的49倍,这对一个仅仅一年多的新原油期货而言,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我们知道,中国一家石油企业去年已签署了首笔以原油人民币期货计价的中东原油进口协议,人民币或将在越来越多的石油交易中发挥大作用。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数周前就曾表示,中国提供人民币计价的绕过传统美元事件的选择,例如原油人民币期货。显然,与人民币国际化的一系列迹象都为俄罗斯选择用人民币替代美元的部分功能提供了新的“王牌”。
这就不难理解,目前,俄罗斯已有数家银行加入了CIPS。而俄罗斯用人民币替代美元的方案,比伊朗数月前正式宣布用人民币替代美元的布局更为多重和深入。当然,这与俄罗斯一直致力于去美元化的全球构想也息息相关。
目前,中俄去美元化的货币风向还正在蔓延至更多市场,这在俄媒稍早前称,中俄印等五个金砖国家统一支付系统今后将投入使用上就可以佐证这一观点。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区位的便利化特点,俄罗斯还与中国开展了去美元化的新尝试。
这正是与本币化现金有关的合作。数月前,俄亚太银行向中国的哈尔滨银行空运1000万卢布现钞,尽管金额并不大,但却开启了俄罗斯卢布现钞的双向流动,为在中国市场开展经贸的俄罗斯商家提供了规避美元利差的便利。
而事情还远没有结束,随着中俄经贸力度的不断加大,在俄罗斯做生意的中国商家和投资者也将不断受益于中俄本币化合作。不久前,哈尔滨银行与俄农业银行及开放金融集团银行分别签署了《现钞跨境调运合作协议》。截至目前,哈尔滨银行已实现对俄跨境调运人民币现钞10笔,累计金额1.55亿元。
这进一步表明,俄罗斯经济或正在进入全面去美元化的时间,而中俄经贸去美元化或也正在成为全球去美元化的标杆。这在中俄不断减少的美债类资产上也可以说明问题。
据美国财政部6月中旬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数据延后两个月惯例),目前俄持有美债仅为121亿美元。要知道,俄曾经是美债的前十大海外持有者,而目前俄持有美债量仅为7年前最高点的7%,抛售量已达93%。俄媒认为,俄罗斯或正在向持有美债为“零”而倒计时。
与此同时,作为美债第一大海外持有者,4月中国(内地)持美国国债规模环比减少75亿美元,降至1.113万亿美元,3月和4月共减持了179亿美元的美债,持仓已大近两年来最低水平。
BWC中文网观察团曾提及,根据多方分析,如果美债的大买家持续大手笔减持美债,对美元和美国经济的风险或都将是不可估量的,甚至冲击可能接近于“核”级别。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在里根时期担任经济要职的保罗·克雷格·罗伯茨(Paul Craig Roberts)博士曾表示,如果失去储备货币的状态,那么美元的地位将面临挑战。(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