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养猪股陷财务疑云:百亿营收9成在境外,圈钱106亿竟超市值!鹏欣系或迎致命一击

事出反常必有妖。今天,深交所点名一家湖南农业股,开宗明义指出公司涉嫌财务舞弊。深交所关注函中质疑几点:一是,公司2.93亿元的应收账款对手方自成立以来就处于休眠状态,何以出现如上应收;二是,公司年报问询函回函数据与此前年报数据有出入。在2014年和2015年年度报告中,大康农业的营业利润分别为-1933.92万元、-3321.02万元。但在年报问询函中,大康农业的营业利润却分别仅为-6739.41万元、-1.15亿元。这也是深交所两个月以来第二次问询这家公司。激进并购换来了什么?大康农业曾一度被券商捧为中国农业海外并购龙头,但时间才是最好的答案。自2014年大康农业控股权变更(鹏欣集团入主)后,公司就从此前的养猪股一举冲天,向着“乳业+肉类+粮油+金融+贸易”的业务体系开始延伸,像极了鹏欣集团一贯的操作。远大的战略目标离不开一番轰轰烈烈的并购加持。数据显示,大康农业曾12亿元接盘安源乳业,3亿拿下弗立明牧场与佩尼牧场。一番并购之下,公司营利与资产负债率均上了一个新台阶。金融界统计,公司营收自2014年以来从5.85亿元蹿升至134亿元,5年时间营收增速高达23倍。资产负债率则从5年前的11%上升至如今的60%左右。但营业规模的扩大并未带来同等规模的盈利。2018年,公司在营收破百亿规模下净利润却创下上市新低,亏损高达6.16亿元,一年亏掉10年上市利润,好不痛快!九成境外收入那这些连环收购的境外资产究竟有何共同点?有媒体统计,这些境外资产都是由鹏欣集团境外全资子公司先行收购,然后将股权转让给大康农业,从而实现十倍以上高溢价收益。而留给上市公司的却是利润不达标的境外资产。金融界统计,在2014年左右,大康农业仍是境内营收占比达九成以上的上市公司。但经过鹏欣集团一番操作后,去年134亿营收中,境外营收便高达124亿元,占比九成,与五年前刚好相反。正如业内所言,海外收入往往是企业财务数据中的阴影地带,无论是产品交付还是回款,均存在一定舞弊风险。倘若海外客户碰巧不是知名跨国企业,那么客户的实力与资质很大程度上都需要打上疑问。巧合地是,深交所在此次关注函中就提到,大康农业对一个休眠境外实体拥有2.39亿元应收账款,要求其详细说明这家公司人员情况、主营业务、履约能力等。而这会否只是大康农业境外“舞弊”的冰山一角呢?上市十年募资百亿分红仅千万撇开这些财务疑云不说,被鹏欣系入主后,大康农业也成了十足的铁公鸡。拿A股当印钞机的大康农业自上市以来圈钱高达106亿元,其中直接融资59亿,间接融资46亿元。相比阔绰的融资手笔,其自上市以来仅分红2200万元。而且这仅发生在上市的前两年。“新主人”一面高溢价将“真金白银”揽入自己腰包赚一级市场的钱,一面增发股份收购上市公司赚二级市场的钱,而留给上市公司的则是吃干抹净后的“空壳”。就像大康农业一般,2018年一年的亏损就将公司上市以来的所有净利润赔光…金融界统计,目前大康农业上市十年,累计净亏损仍有4.6亿元,股价也被“玩崩”,K线图宛如心电图一般在1.7元附近徘徊。鹏欣系割韭菜一定程度上而言,大康农业只是鹏欣系的一个倒影。在资本市场多年长袖善舞后,鹏欣系也意识到老路愈发难走的问题。金融界统计,目前虽然在资本市场掌控国中控股、国中水务、鹏欣资源、大康牧业这四家上市公司,但鹏欣系的日子并不好过。有业内人士表示,鹏欣系与此前老牌的“德隆系”手段颇有雷同。其一般入主上市公司后,不断通过定增和高送转来抬高股价,然后高位质押、减持套现后开始下一轮资本运作,视资本市场如提款机。目前这几家上市公司中,除了鹏欣资源股价仍有5元左右外,其余均出现了大幅下跌。港股的润中国际控股更是实足的仙股。而从股权质押来看,几家上市公司更是如出一辙的高位质押。有业内人士爆料 ,高速扩张也可导致光速破产,而压垮鹏欣系的稻草会是哪一根呢?我们拭目以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