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烛诗刊》洪波:夜语

夜语洪波作品闫巧监制午夜时分,我从睡梦中醒了。去完洗手间,一时没有睡意,就倒了一杯水,站在窗口,端着杯子小口辍饮,看窗外深深的黑夜。外面很安静,能听到汽车隐隐约约的沙沙声。马路上路灯昏暗,幽幽的灯光把电线杆拉的特别长。寥落的星辰,远远地闪耀着。有一点璀璨的光芒,远比流星更灿烂,在天空慢慢的划过。但我知道,那不是流星,那是夜航归来即将落地的飞机的夜航灯。那光芒在天上忽隐忽现,在漆黑的夜空不紧不慢的滑行。望着夜空归航的飞机,我一刹间有些迷失,想起了陈慧娴那首适合夜静人稀的时候欣赏的歌曲,《夜机》。歌曲里的那些词,比如:“微微灯光”,“无人机舱”,“道晚安”,还有“离离细雨,茫茫星光……”很多词让我深深的陷入其中,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里……回过神发现自己泪流满面。心中默默念着:“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夜色如磐,繁星寂静,心若止水,许多影像如同电影中的蒙太奇般绽放的花朵,在我的心灵之湖中渐次映现。洪波突然想起古人的名句:风雨流年,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上周我经过老家芦苇荡时,拍了很多风中摇摆的芦苇的相片:在夕阳的余晖下,无数的芦苇,在微风中轻轻摇摆。这使我想起了“人是会思想的芦苇”的那句名言。是的,在大自然面前,我们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面对无穷无尽的必然王国,每个人,甚或人类这个整体,都永远是柔弱无助的。正如风中的芦苇。随时一阵风一场雨,一次地动或一次天上掉陨石,都可能毁掉我们的文明。可悲的是,我们还不自知,自己还在主动的寻找一切可以毁掉我们家园的大玩具。有一段日子,我一直奔波在路上,我在寻找很多人,很多事……现在,我发现我内心最深处的寻找,是寻找我自己。寻找一个记忆中的洪波。我想找到他,好好的跟他说说话。我要告诉他,孩子,有些事,你真的做错了。可惜,时光永远在追忆中流走,我也永远无法找到当年的我,告诉他我现在的感悟,这正如未来的我,永远无法找找到现在的我,跟我说我有多么的傻……可是,我们无法悲伤,因为我们在路上……我打开手机,播放了那首陈慧娴演唱的《夜机》,一边听着,一边沉沉的睡去。各位,晚安!
附录《夜机》歌词回头再看微微灯光无止境寂寥不安藏身于无人机舱心跟你道晚安离离细雨茫茫星光明朝早别来惊慌投奔于遥遥他方愿遗忘某寄望原谅今宵我告别了活泼的心象下沉掉梦里有他又极微妙情怎可料怀念当初你太重要但你始终未尽全力让这颗心静静逃掉情也抹掉。。。。。。今天起的每晚纵有星光灿烂可惜心灰意冷情途更暗淡路更弯今天起的每晚你要珍惜岁月不必感叹情缘或会某日再返原谅今宵我告别了活泼的心象下沉掉梦里有他又极微妙情怎可料全是你一生轻挑无情地把我当玩笑让这颗心静静逃掉情也抹掉……
作者简介:洪波,笔名弘博,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机械工程自动化专业。酷爱文学与中国传统文化,曾在海尔从事品质管理工作十年。为人豪爽,喜欢漂泊。
作者简介:闫巧,六零后的一个普普通通的陕西农村妇女,生性善良倔强,年轻时因为家境不好没能多读几年书,但是一直好学,喜欢看书。爱写诗歌。
编辑:红烛诗刊温馨提示:本平台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平台申明:本作品由作者提供原创首发,文责自负。拒绝作品抄袭,一稿多投)!
诚邀投稿,题材不限,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格式:题目+内容+简历+照片(照片任意)
注:本平台已开通原创及赞赏功能,作者稿费为赞赏的70% ,30%作为平台维护,稿费在推文七日后发放。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