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诗歌】?评李小麦的诗歌


喊她小麦吧
诗人李小麦
喊她小麦吧
——评李小麦的诗歌
文/刘年
1
微风里,阳光纯净。
麦苗没有抽穗,轻柔无芒,绿油油的一片,充满生机的一片。
——李小麦的名字,长发,微笑,说话,做事,都给人以这样的画面。
诗歌,也是。
2
一年前,在云南做编辑时,她向我投稿。
她开始投了篇散文,我看了看,写一个采风活动歌颂伟大正确的。我十秒钟后就给她回话,告诉她不行。又看了一篇小说,大概三十秒钟后,又告诉她不行。她很生气,说我做编辑不负责任。然后,我一条一条,指给她看。有些人,热爱文学,但不是做文学的料,指出来,让他们从苦海中早日脱身,我认为是一条功德。文学实在太辛苦,太寂寞,太不合算了,误了自己一生不算,有时,会一家人的幸福也赔进去。她自知无理,于是说,那我以后改写诗歌。我不以为然。一年多后的某个上午,她从云南发来文档,叫我看看。
黄昏,我才下载到桌面上。打开,雾霾满天的京城,有春风过来。
几乎每一棵文字都是绿色的,带着点黄,又细又嫩。
3
率真,感染力强,是李小麦诗歌最明显的特征。
真,是诗歌最基本也最重要的要求。写起来很简单,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则相当难。就像说真话一样,成年人都知道,有多难。害怕别人不好想,顾及别人怎么想,担心对自己带来伤害,这年头,真与利是不兼容的,就像诗歌与利益一样。然而,诗歌这种从内心里出来进入别人内心里去的艺术,你必须说真话,才会有人听,才能打动别人。
不管不顾,对文字毫无保留地打开自己,李小麦做得很好。如《喊我小麦吧》《黑乌鸦》《你好,汤姆先生》等等。以《一切恰恰好》为证:“一切恰恰好!转角处,柿子树下/恰好遇到那个人/那时,阳光恰好照在柿树上,金黄一片/我恰好心怀小小的幸福,笑容甜美/临出门时,恰好描了淡淡的眉/涂了薄薄的橘红色的唇彩/恰好穿了那条长及脚踝的绵麻长裙/恰好围了最喜爱的那条酒红色围巾/一切都恰恰好!/就连风,也恰好那时候吹过来/几片枯黄的柿叶落下来/多么美好啊!撩起了我的长发和裙裾……”
只是写一次偶然相遇的场面,没有多少技巧,扑面而来的就是毫不掩饰的抒情。
像小女儿面色潮红地向我述说她的小秘密一样,你想不微笑都难。
4
白描手法运用娴熟,画面感强,是李小麦的另一个特点。
白描,是中国传统的技法,在绘画上是,在文学上也是。不事华丽的铺陈,不用生僻的典故,不强求新奇的意象,用简单传神的线条写景,叙事。这样的诗歌,好处就是自然,清晰,好读,好懂。继承传统,我认为是一条写诗的正道,整个创作就有了扎实的根。
《外婆》《通海记》都是这种技术运用得比较成功的作品,以《种菊花》为证:“想背上行囊,走遍山川/去种菊花/只种杭白菊/山巅种/山崖种/山腹种/山坳种/山脚种/山嘴种/溪谷种/湖畔种/河埂种/田畴种/庭院种/屋顶种/路旁种/每一处缝隙,都种//花开时/人间,青青白白”
全诗没有比喻,没陌生意象的组合,诗意如渠成之水,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
亲切,清凉,干净,可以洗涤灵魂。
5
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诗和禅一样,不可教,不可学,只可悟。
分字分行,并不是难事,如何让分行的文字,变成真正的诗歌,就如同把石头点成金一样,这是诗歌最神奇最神秘的地方。诗的好与坏,成与败,都要看这一点。这种本领,与语言的感觉有关,与对大至宇宙小到内心的认识有关,与内心的敏感有关,与人生的经历有关,这种本领有的是与生俱来的,有的是慢慢找到的,有的是本来拥有,后来慢慢失去的。这东西就像一个顽皮的小妖精,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躲在哪里,以何种面目出现,没有人可以控制她,包括李白和杜甫,也有找不到她的时候。有时候,她在一个漂亮的句子里;有时候,在一段情绪中;有时候整首诗都在;有时候,像一个哲学家,大讲人生宇宙;有时候,像一个美女,只说儿女情长;有时候,她又像一条胆小的梅花鹿;有时候,她又变成一把鬼头大刀。我们一致认为,只有有她在的时候,我们才称之为诗,或者称之为好诗。可是,有时候有的人,认为她在,有的人却怎么也看不到她。这就是无法定义的诗,无法讲道理的诗,无法用公式推导的诗,无法用手枪、权力和金钱威胁的诗,无法无天的诗,通神的诗。
但李小麦大多数时候能准确地找出这个妖精,很多时候,还能把它拿下。以《乌木村》为证:“乌木村的芫荽开花了,/碎碎的。/一坡坡,一凹凹。/像策划良久的阴谋,/在三月,/铺天盖地的,/大白于人间。”
很显然,这首诗中,那个妖精被李小麦绑在最后面那个比喻中。
我们通常把这种情况称之为神来之笔。
6
写诗,是一件艰苦而寂寞而长期的事业。
特别是汉语诗,因为其难以掌握的特性,更要经过多年的锤炼才能成为大家。
短短的时间里,取得如此的成就,非常不容易。但是,语言和感情的不节制,造成某些篇章诗意上的直白、浅显和乏味,是李小麦的弱点。这些技术上面的不足,需要通过多看多写来弥补,没有捷径。
诗歌中体现出的热忱让我对李小麦的未来,充满了期望。
热爱的程度,往往决定一个诗人在诗歌的道路上走多久,走多远。
7
李小麦诗,一言蔽之。
诗无邪。
李小麦其人其诗
著名诗人、刘年
一组短评:
物竞天择,有的女人适合种菜,养猪,喂马;有的女人适合打针,拆洗床单,在医院里当一名护士;有的女人适合在街上摆摊卖红薯、卖青菜、卖白豆腐,成为引车卖浆者流……李小麦下笔如有神助,她适合写诗,天生就是一个诗人,一笔杆子插下去,就捅开了一眼泉水,白花花的水珠衬着午后的阳光直往上冒,瞬息织就一袭缤纷耀眼的水晶珠帘,天然自成。李小麦的诗一般而言总是放肆的,活泼泼的,不事雕琢,不守规矩,有些叛逆,多少带有一些小女人任性胡来的小脾气、小动作。但是,她的诗又全然是出自自然的,就像是冬天埋进泥土里的小麦籽种一样,只等一场春雨洒下,青青麦苗就绿了一片田垄。由于天赋诗才,她几乎是第一首就成了,不像我们所见的大多数诗人那样需要苦心经营,需要读很多书,需要陪练很久才能自立门户显出气象。李小麦写诗很晚,一出手就拨云见日,开门见山,让人惊艳。她从写下第一首诗到今天,还不到两年时间。诗乃明心见性的灵异之物,心诚则灵,通天地大道而无碍无阻。李小麦诗眼已开,诗路已通,但如果是一个有理想的写作者,还须筚路蓝缕,打通七窍,积累许多额外的格物功夫,发掘词语的物性与修辞美学,听到鸿蒙初开时的那一声响和大寂静——如是,则人诗合一,诗格脱出,上天入地,化育万物,见山是山,见水是水。
李小麦其人其诗——作家、评论家 朱霄华
李小麦躲在滇南安静的古城里写作,诗是她的小桥流水,也是她的古道西风。她在语言的炼金术中努力还原个体灵魂的真实面貌,企图在千篇一律的诗歌脸谱中一眼认出自己。她的诗干净透明、柔软细腻,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植根在泥土之中,有着麦浪的浩荡和麦香的悠远。
李小麦其人其诗——诗人 王单单

几年前我到美丽的建水,与当地的几个朋友把酒言欢,认识了“李云华”。当时,她还没写诗,甚至有点“诗冷淡”。然而近一年多来,“李云华”华丽转身变成“李小麦”,悄然掀开诗歌的门扉。仿佛一粒有思想的麦子,因为风调雨顺,从青青的麦苗到闪烁光芒的麦穗,要不了多久。自此,连我都淡忘了“李云华”而记住了诗人“李小麦”。这株使劲拔节的小麦貌似理性,实则诗情燃烧。也许是为人和写诗都不会作秀的缘故,李小麦的诗歌像阳光照耀的麦粒一样越来越饱满,我已经看到了词语的麦芒。一个对生活敏感的人,天生就是诗人。李小麦的诗淳朴、真实并且携带植物的体温,就像她现在的芳名。
李小麦其人其诗 ——《彝良文学》主编、诗人陈衍强
我最初是以一首《喊我小麦吧》的诗歌,记住了云南彝族诗人李小麦的名字,并通过她的诗歌走进一个丰富的内心世界。李小麦的生活和工作经历很简单,这造就了她诗歌语言上的纯净和透明。她的很多诗歌取材,来源于身边的一草一木,源于她的生活“经验”。比如《回乡记》《等》等,但她却能以细腻的情感,甚至骇世惊俗的表达方式,把内心深处的幸福渲染得淋漓尽致。当然,有时还有那种抹不去的忧伤。李小麦的诗歌,善于使用短语、排比,加之优美的意象,使她的诗歌情感浓郁而克制,语气清新而典雅,充盈着少有的智性之美。李小麦的诗歌,很多值得反复咀嚼,然后细细回味。这个年代,这样的诗歌不多。我想,这就是李小麦,或者说她诗歌的力量所在。
李小麦其人其诗——作家、诗人、新华社记者 李松
李小麦的诗,有一种与生皆来的天然灵性,就像蒙自的米线,最好的稻米做成,最好的肉汤、最丰富的藏在汤下的肉菜,却不会为此大呼小叫,蒙自人认为米线就该是这样,不奇怪。当然李小麦不是蒙自人,是建水人,但那一片地区的滇南文化很相近,类似。建水也有波澜不惊的文化深度,重视细节,重视信用,讲究程序。建水的烧豆腐,非常精致,每一块豆腐就是一句诗,香气扑鼻。
李小麦其人其诗 ——《滇池》主编、作家 张庆国
在城市与乡村交织的在场中,李小麦的乡村种满了铺天盖地的植物、阳光、雨水以及风。尽管她笔下的乡村如此安谧,我还是明显地触到了大地深处的不安。其语言和叙事的方式依然延续了泥土之上的声音,柔软地流淌在古朴的乡村世界。她诗质里难于找到一刀劈下去,有血流出来的快意、力量和钻心的疼。这一穗小麦,她的饱满、柔软、朴素,是显然的。但,她尚是青绿的,她还需要不断地撕扯、分裂,才能蜕变为一穗带着尖锐芒刺的、金黄的小麦。
——诗人 赵丽兰
小麦如诗,诗如小麦。读小麦的诗,不时浮现建水古城的石板路、红灯笼、九月的黄槐、身着深蓝色长裙的诗人…… 心里会涌动起一种隐隐的感动!小麦的诗里有妈妈、外婆、小秀、柿子树、油菜花、玉米、田畴、芦苇,她像最后一个乡村抒情诗人,独自在家乡的小镇悠然呢喃,以清新自然、恬淡雅致、简单明白如话的诗,表现自己心里的世界。小麦的诗很独特,有画一样的质感,仿佛不经意间的所得,在平静背后,却又涌动着一种深深的爱意,殊为可爱。
李小麦其人其诗——《云南日报》文化生活部主任 李开义

小麦的诗,里面有太阳的精血,有大地的影子,有人性的光芒,有爱的吻印,是她亲近自然的看见!短短一年多,她无依无靠的不停地上《诗刊》《诗林》《滇池》《百家》《边疆文学》《云南日报》等严肃报刊的版面。对她作为一个诗人的到来,以及她的优美诗句的到来,我向来充满期待!另外,我想说的是,诗人应当师法自然和内心,而不是师法某人或某部经典,这样,你才是你!我不停地这样告诫自己,也期望小麦记住,你就是李小麦,在这个世界上,李小麦只有你!
李小麦其人其诗——诗人、编审 聂勤
小麦的诗歌,不是小女子的哼哼唧唧,不是大男人的无病呻吟,不是口号的拿腔拿调,不是长句的拆卸组装;小麦的诗歌,像田野里的小麦一样清秀干净,在朴素的诗行间制造品读不尽的意象,在虚实交替的意象中闪烁思想的光亮;小麦的诗歌,字里行间流淌着深沉的情思和对灵魂的拷问,使我们感知到小麦深藏内心的悲悯情怀和大爱之心。
李小麦其人其诗——作家 张绍碧
我一直认为,李小麦是目前红河州最具诗性和灵性的女诗人。在一次笔会上第一次读到她的诗,就感觉被人用一根细细的、极其尖利的针一下一下地刺激着心脏,让人痛、让人窒息、让人欲罢不能。她的诗画面感强烈,比如说《回乡记》,整首诗通篇所描写的全是她所看到的画面,从对新屋和老屋的门的描写,从老屋前色调单一年岁久远的清香树,到新屋前色彩艳丽的三角梅,从锈迹斑斑的铁锁到熠熠生辉的对联,我极其被动而又情不自禁地被她带领着回到了她的乡村。当然,仅只是这些画面,还不足以让人感到诗的存在。整首诗的诗性的升华,是在诗中出现的两个“我”,一个穿着“酒红棉麻长裙”的现在的“我”,一个老屋铜镜里十二岁的“我”,让人一下子感受到了岁月的深沉、无奈、眷恋和流逝,使人沉陷其中,不能自拔。
——诗人 李军
读小麦的诗,总能给人一种闺密倾听怀春少女情思一样的单纯和温暖。在小麦的诗中,我们可以轻易地读出诗人少女般的善感。她总能从大多数人熟视无睹的事物中感受并发现美,一草一木、一禽一兽一昆虫,在她的眼里都是美好的。所以说,李小麦像少女一样保留了一份童真,正是这种童真让她拥有了更为开阔的发现美的眼光,正是这种眼光,使其诗作的情感细腻而无邪。她的诗回到了诗歌的本质。
李小麦其人其诗
——80后先锋作家《边疆文学》编辑 田冯太
简介:李云华,笔名李小麦,女,居云南建水。2013年习诗,作品见《人民文学》《诗刊》《大家》《中国诗歌》《诗歌月刊》《滇池》《边疆文学》《天津诗人》《星星》《飞天》《汉诗读本》《诗林》《百家》等。作品被多家网络媒体选载,入选多种选本,获2015《诗探索》华文青年诗人入围奖;获《大家》?晋宁大航海原创诗歌征文大赛银帆奖;获《诗歌月刊》首届“DCC杯”全球华语诗歌大奖赛优秀奖;获彝诗馆第二届中国彝族诗歌阿买妮奖;入围昊龙?第五届高黎贡文学奖等奖项。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主 编:崔万福
编 辑:苏 苏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3343641161@qq.com
新阶:香溪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
山西诗歌委员会朔州分会 主管
朔州作协《新诗刊》杂志 主办
新诗刊力推新人 汇聚名家
打造诗歌优秀刊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