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度众的蜀派秽迹金刚祖师济尘老人

秽迹金刚咒和准提咒都是非常殊胜,尤其适合在家人修行的法门。
明末四大高僧之一莲池大师在《云栖法汇》中,专门编入这两个咒门作为修行人的重要法宝。
在秽迹金刚法门中,先是一心奉请,如来化现,圆满神通,大秽迹金刚圣者,并诸眷属。惟愿不违本誓,哀悯有情,降临道场,护持结界。我今奉宣本尊真言,愿垂加护。
然后,念动秽迹金刚咒。
诵咒三遍毕,动鼓钹。法师想圣者威仪,无量眷属降临入道场,正中面外而立。
唐太宗朝,有人持此咒多验,朝廷以为惑众,禁抑不令诵。遂勅藏本削除十字。后有钱塘西湖菩提寺慧持沙门,遇蜀中高德教授秽迹持法,复得全咒。诵及二年,大有感验,能令杵升虚空,随意而往。咒水治病,无不愈者。今世间传多加此句全本,与藏不同。
莲池大师在法汇中记述了秽迹金刚法门的种种威神之力,以及在弘传过程中所受的坎坷遭遇。不幸之中的万幸,就是蜀中高德秘授完整的法本,才使秽迹金刚法门不因唐朝统治者删除十字而湮没于世。
济尘老和尚是与虚公老和尚同时代的华厦十大高僧,南怀瑾老师曾经在峨眉山目睹老法师念动咒语,金刚杵在虚空中飞行如意,叹为观止。
更难遇能遇的是,济尘老和尚作为秽迹金刚法门大成就者,佛学、武学、医学如三叉戟般齐头并进,横空出世,佛学以《华严经》大宝阁入金刚法门,教、理、行、果知行合一,弘传并重,并且,亲自刻版印刷洪武南藏大藏经,一边修庙安僧度众,一边结茅岩穴,深入经藏,一生持不倒单,常坐不卧。
我的师父原中国武警部队武术副总教练、八卦掌第四代传人,也是济尘老和尚的门人和武术总代表刘茂贵仁者,1986年东上彭州丹景山金华寺跟随老和尚学武,亲睹老和尚不倒单坐禅功夫,此时,老和尚已是近九十岁的耆耄老人了,然而,朝气蓬勃的小伙子解放军武警部队的武术副总教练,却望尘莫及,佩服得五体投地;武学方面,老和尚东向少林,西向峨嵋,乃至四川中江,举凡武林高手,都虚心上门讨教,特别是从中江朱智涵道长学习道家轻功、内功和拳术等,飞檐走壁如飞燕凌空,登山涉水如流星赶月,九十多岁的时候,还在佛山古寺举行武术大赛,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把大砍刀舞得泼风也似,水泼不进,针插不入,有脚踏北斗七星,拳打三山五岳的金刚气势——秽迹金刚在此!医学方面,秽迹金刚神通无碍、救人无数,《伤寒论》《本草纲目》《千金方》《医宗金匮》等一见即通,专医奇难杂症绝症。1986年,以大悲水医好身患肝癌、胃癌晚期的当年彭州交管站职工陈广通居士,前几天,我打个电话给近九十岁的陈老居士,身板硬朗,底气十足,只是耳朵听力略弱但比我劲,现在,每天的功课就是念诵老和尚亲授的大悲法门,大悲水饮用,或者洒净济度无形众生。彭州市方圆几百公里,上了一定年纪的人们,都知道老和尚的功夫和医术,不少人都是老和尚治好或者是从鬼门关里拉扯出来的。
老和尚一生淡泊名利,喜居岩穴,行头陀行,有古代阿罗汉之风,身教重于言教,主要沉寂于山林岩穴泉涧之处,况且,方言土语味道重,又且武功高强、轻功卓绝,往往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之秘,所以,墙内开花墙内香,外界风闻者众,亲近者少。
而老和尚的秽迹金刚法门,是目今最完整的法脉传承,与莲池大师的记载,蜀中高德教授秽迹,岂非一脉相承,法同一味?
又,古蜀中秽迹高德不知何名?今蜀中秽迹高德法号济尘,前高德,今高德,前后高德换了形,岂非即济尘?
前段时间,我撰写《秽迹金刚下山》一书时,得出的结论就是,济尘老和尚是蜀派秽迹金刚的祖师,老和尚一手筹建的以待弥勒菩萨下生成佛广度众生的佛山古寺,就是蜀派秽迹金刚法门的祖庭。
2015年4月底,我北上四川什邡、彭州等地考察秽迹金刚圣迹时,在禅宗祖师马祖道一的故乡什邡市罗汉寺,也是老和尚八十年代初复兴的禅宗祖庭,我愿望秽迹金刚现世广度众生,令正法久住,抽到“拨云见日,该你出现”的签语,或者,岂非正是秽迹金刚排污除毒,庄严净土之缘起?
今天中午,我查阅莲池大师全集,结果印证,自从唐朝以来,秽迹金刚在蜀中传承,不绝如缕,更加确印我当初的结论:济尘老和尚就是蜀派秽迹金刚前后相续的祖师,也是佛山古寺的开山祖师,等而言之,佛山古寺就是蜀派秽迹金刚的祖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