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马车

南瓜马车
黎荔

在童话故事里,一辆金黄的南瓜马车,是行驶在午夜的梦幻,是仙女为灰姑娘准备的,能载着她走进另一个不一样的美丽世界,奔向那梦幻的疆界,载着她走向她的幸福。多少凡夫俗子芸芸众生,也盼望一个南瓜马车的午夜,可以换上童话的玻璃鞋。
常常想,为什么是南瓜而不是其他,可以幻化为一辆梦幻马车?

也许因为,南瓜一般在春末夏初的时候种植,它们小时候没经历过一场霜冻和冷雨,旺盛的青春期,碰上一年之中最好的灿烂艳阳,在秋日的昼夜温差下,静静地凝练着属于自己的甘甜,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直到内瓤橙红,瓜籽饱满,油光水滑。等到水分和糖分完全平衡的一刻,南瓜终于向这个世界奉献出最热烈、最丰硕的希望。成熟的南瓜有一股清香的气味,无论各种蒸煮烹饪,都是自然清甜的滋味,抿嘴即化,甜丝丝的。南瓜就是最美好的秋天的味道,秋天的颜色,南瓜属于那些了解生命而且热爱生命的人。
也许因为南瓜有各种不同形状,但其中圆滚滚的,个头巨大,很像古老的马车车厢。而圆形是全宇宙最美丽的形状,星球是由宇宙空间中的尘埃慢慢拼凑形成的,随着旋转就很容易形成圆形,所以在运动中而不是死寂中,宇宙存在的基本图式就是圆。有一个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就狂爱着南瓜,在草间的眼中,每个南瓜都是独一无二的,有着属于自己性格的纹理和形状。南瓜是千变万化的,这种千变万化在草间那儿,就用那千变万化的波点去表现出来。在草间弥生的内心深处,南瓜与波点代表着我们包罗万象的大千世界。走入她所创造的空间,仿佛走进了无限宽广的宇宙,重力不存在了,时间被无限延长,深邃如海洋。而那由图案、色彩、明暗交错而成的艺术世界又在不断消除外延的边界,进行无限的扩张,南瓜即宇宙,宇宙即南瓜。

也许因为南瓜出自民间草野,但生命力顽强,虽然命比纸薄,但心比天高,就如睡在厨房灰堆上的灰姑娘一样。南瓜秧一路长势凶猛,从不嫌弃地域环境,唯一的目标,就是扩大地盘。它把牛棚顶覆盖得绿油油,它让堆着烂木头的阴暗角落也成了美丽一景。只有占据足够的地盘,四处蔓延发达的根系,舒展成片成片的大叶子,南瓜才能巧妙地匍匐在叶子下面,放宽心自由生长。所谓的南瓜命,老来红。南瓜收获的时候,大约要到秋天冬初。这时候的南瓜已经没有了嫩绿,也不需要再隐藏自己。它知道属于自己的时刻到来了,所以也不再谦虚。万物萧瑟时节,南瓜地如同打翻了橙色和金色的调色盘。在匍匐的墨绿色藤蔓中一个橙红的南瓜已经非常醒目,三个、十个、一片、一堆,当这种橙红以海量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只能用热烈和旺盛来表达。从卑微到华丽,从灰暗到明艳,草根的逆袭,是南瓜亦是灰姑娘。

真希望也有这样一辆南瓜马车带我远行,不在午夜,而在白日,窗外疾驰而过的原野,漫山遍野都是南瓜,橘黄色、橘红色,铺天盖地,连风中的稻草人也在庆祝,南瓜丰收的季节。
脱下寂寞的高跟鞋,不去伤心午夜,不羡慕水晶宫殿。已走过了一长串的从前,好像看了一场烟火表演,绚丽迷乱,耀眼短暂,还来不及叹息的时候,便已走得遥远。
脱下疲倦的高跟鞋,我只想去寻找一颗被闪电劈开的,或是一条隐秘的溪水流过裂开的南瓜,和太阳媲美的、与太阳同色的南瓜,结满希望的南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