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陈仲伟医生之死写给交大医学生的一封信

为陈仲伟医生之死写给交大医学生的一封信黎荔事件——
5月5日下午 6 点左右,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陈仲伟主任被一名患者持刀砍伤。凶手是陈仲伟之前的患者,据此前报道,病人因为25年前做的烤瓷牙黄了,找医生要求赔偿,未果后于5日下午尾随医生回家,对其连砍30多刀。事发后,砍人者跳楼自杀。陈医生最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辞世。
这是近年来又一起杀医事件了,这些年来每一起恶性伤医杀医案,每一次都成为舆论焦点。互害社会,戾气横行,每个人都变得不可预测,难以掌控。生命是一个巧克力盒子,你永远不知道哪一颗会毒死你。当一位又一位的医生相继被害,所有医务人员的心都在流血。培养一名专科医生至少需要12年,其中涉及的成本除了来自个人及国家的经济成本外,还有时间成本、人力成本等。我知道,在巨大的时间成本、投入与回报难成正比的情况下,一些医学毕业生已存在“后悔学医”的心态。此次陈仲伟事件相关报道并不多,因为国内媒体报道正全面猛攻魏则西事件,其用力过猛之处,以及一些喷子们与黑子们的喧嚣,正在将中国庞大的医护群体置入整体的污名化与妖魔化,这让正在就读的医学院学生们哀伤弥漫,他们为陈仲伟医生之死而兔死狐悲,纷纷将自己的微信头像换成黑丝带,以表达对陈医生的哀悼之情。他们一再向我微信短信留言,从西校区前来当面探讨与交流,希望作为老师的我,能够对他们的职业前行,给予哪怕一点点的安慰和鼓励。
每一起恶性伤医杀医案,归纳起来有着相似性。即作案凶手与受害医生或医院都存在治疗关系。凶手的作案理由都有一条:医生对不起自己,医生欠了自己,行凶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这种出于对医务工作者不信任的偏激思维,在没有得到疏导和重视时,刺激着凶手的情绪,最后以剥夺他人生命、暴力维权的方式爆发。眼下,我国医患暴力冲突频发,很大程度上源于医患关系的异化。很多患者认为,到医院花钱看病,属于消费行为。患者就是消费者,医生治不好病,必须赔钱偿命。
其实,一台成功的手术,医生的医术固然重要,病人的体质也不可忽视。今天,包括生物学因素和心理及社会因素在内,所有健康危险因素都在威胁我们的健康,这些健康危险因素实在太多太多了。其实,有很多疾病,现代医学根本就是无能为力的,鼻炎、过敏、糖尿病、近视眼等等,是现代生活方式所带来的无法克服的文明副产品。自从发明空调暖气,我们连春夏秋冬都不想要了。本来,夏天一定要出汗,冬天一定要知冷。因为身体是有原始记忆和密码的,它和大自然有约定——在一万年前人类的热带草原时代就约好了。身体耐心守候寒暑轮回、时序更替,若人类与天道相逆,日子久了,它即紊乱增生,即自暴自弃,以生病惩罚人的毁约,报复世界的失信。所以,现代人身体多为病体。
更何况,人体并不是一个严丝合缝地遵循所谓“科学规律”的机器和机械系统。医学实践还告诉我们,除了肝炎之类传染病和骨折之类“硬伤”以外,大多数疾病的成因和机理是非常复杂、综合和难以把握的,绝非单一来源和线性逻辑。我们只能说,一个人保持健康的饮食和合理的体育运动、尽量杜绝已知的有害生活习惯,肯定有助于健康长寿。但若认为如此就一定不会患上高血压、糖尿病和癌症这些现代发病率最高的致命疾病,则显然不符合我们观察的现实状况。这是因为,人体是一个高度复杂的有机体,影响它的因素无穷无尽,其中包括遗传基因,还有难以量化但又极端重要的精神因素。医患暴力冲突事件增加,还与人们对医学的误读有关。很多人对医学的期望值过高,忘记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一旦发生医疗意外,医患之间立刻就会由“同路人”变成“陌路人”。病治好了,医生就是天使;病治不好,医生就是魔鬼。当患者抱怨着医疗错误和疏忽,医护人员的职业性冷酷无情,医疗资源的不合理配置和医学科学研究的谬误,却忘了医生也是活生生的凡人,而并非万能的上帝,现代医学越发达,人们的整体健康状况越差的普遍状况。谁又能治好现代人的“病”呢?第一层次的“病”,找到生物学意义的病因,通过吃药打针进补可以治好疾病,恢复健康。第二层次的“病”是心理层面的,第三层次的“病”是社会层面的,光靠吃药打针和进补就不灵了。必须考虑心理和社会因素,改变行为和环境。
现代人把自己的生活交给现存的生活模式,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医生,由他们去决定如何处置。医生一直忙着管理我们的身体,只是在最后才把死亡捧给我们,退还管理权。而没有接管准备的我们,在这时只有惊慌失措,哪里还顾得上生命的尊严?医院里好多无理取闹的患方,正是不肯接受医院退还的生命管理权。在体验生命上,我们在许多方面已经不到位了,我们拥有的是七零八落不完整的生命。现代人给自己生命交代的,是许许多多的理由,可这些在逻辑上使我们必然幸福的理由,是搪塞不了生命本身的。现代人的忧郁、焦虑、强迫、空虚、失落,不仅仅是不良情绪的反映,而是真正的生命欠缺的表达。许多无法克服自身生命欠缺的患者,最后的最后,只能把全部的疯狂愤怒倾泻在负责管理他们生命的医生的身上。
有这么一副对联,说尽了医生之苦。上联:一小医生两袖清风三餐食堂只为四千工资搞得五脏俱损六神无主仍然七点洗脸八点上班九点开会处理无数工作还要科研文章。下联:十年考试九年加班八面无光忙得七窍生烟到头六亲不认五体投地依旧四肢酸软三更加班只为二个臭钱一生忙碌难免挨打受骂。横批:别做医生。当今的医患关系中,医护人员需要防范被打,这是这个时代无比的悲哀。
近年来,我国医患关系日趋紧张,医患暴力冲突呈井喷式爆发,医生执业环境持续恶化。很多人整日提心吊胆,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频频发生的“医闹”事件、伤医杀医案,到底寒了谁的心?医疗环境若不安全,医生何来心思治病救人?也许这次的事件依然会随时间慢慢平复,但这“痛”依然存在,并将长期存在。中国正面临最深刻的社会转型与发展,从医环境的恶劣自然引发普遍的抱怨。的确,现行的医疗体制是问题的主因,但同时我们要知道,任何系统的体制变革都难以一蹴而就。医疗体制在全球尚无完美的、适合各种社会的模板。难题来自于医疗服务的属性,来自于获利与公益的矛盾,这需要根据国情探索甚至“试错”,因此才有了目前艰难的过渡期。另外,医学技术的飞快发展,深刻地改变了医者的诊疗方式和医患关系,而医疗模式调整远没有跟上,也需要逐步改变。医患之间当前存在着许多误解,全面的改变需要时间,需要全社会的努力。
教师与医生是世界上最需要信赖的两种职业。对他们的信赖,是自古以来建立起来的人类理想,他们代表着对人类最初的鼓励和最后的爱惜。现在是底线崩盘了。教师、法官和医生,分别守护的是一个社会道德底线、正义底线和生命底线,如今这3条底线都已失去。我也有同感,某些医生不是救命,是要命的;某些法官不是维护正义,是出卖正义的,某些老师不是教书,是吃书。但是,一个国家,只要还有一个为了孩子扎根执教的教师,这个国家就还有希望;一个国家,只要还有一个拒绝红包救死扶伤的医生,这个国家就还有生命;一个国家,只要还有一个不畏强权守护正义的法官,这国家就还有灵魂。
难忘2013年,在交大一附院建院6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医院开始筹备第二轮院志的编撰,记录新时期一附院在医教研各方面发展的足迹,一附院宣传部邀请我帮忙整理并撰写,党正祥、王秉正等一批老一辈一附院人仁心仁术传承医魂的故事。那个夏天,翻阅厚厚的采访资料,名医名师们艰苦创业、救死扶伤的感人事迹,常常令我情不自禁地落泪停笔。医乃仁术,大医有魂。一个好的医生,首先有好的医德,有足够的责任心和耐心,懂得从医典去粗取精,懂得创新,与时俱进,有足够的理论支持和经验历练。我希望有时间可以慢慢地告诉你们,交大一附院过往的历史上,那些云山苍苍、江水泱泱的医学前辈,他们如何将个人得失置于九宵云外,救死扶伤、杜鹃泣血虽九死而犹未悔。
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可以交易,唯独生命除外。我的医学院的学生们,你们将来完成了相比其它任何专业都漫长艰辛的学业后,当终于有一天站在了毕业典礼上,即将迈向人生的新阶段,成为名符其实的医生、护士、公卫工作者、药学和科研人员,及各类与医学直接或间接相关的工作者,你们将要以手按在古老的医典之上,发下神圣的医学生誓言——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我希望你们忽略现行的医疗环境、种种负面新闻和亲历现实的干扰,在我国,医患关系已经异化为消费关系。如果把看病当成商业交易,是对生命的亵渎,也是对医生的侮辱。我希望你们懂得,我们的痛苦是一种重量。我们不能活的太轻了,必须背负这样的真实。就好像,一位优秀的医生需要握住一支有足够分量的钢笔,给人开药方,手上得掂个重东西。如果一个人不曾感受过深切的爱和背叛,产生痛苦,怀有羞耻之心,那么他和植物没有区别。即使道路泥泞坎坷,请你遵从内心果敢迈进。因为,对于一个真正的医者而言,救治生命的成就感和解决健康及健康相关问题的成功感,就是我们追求的最直接、最高的人生价值。
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部及其附属医院是由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及附属医院内迁而重建,1937年,在抗日战争的烽火中,为民族大义,毅然内迁,扎根西北,奠基并发展起了西北地区的现代医学科学和高等医学教育,至今传承已百年有余。西安交通大学医学教育和医学科学的燧火开源和砥砺发展的百年,也是中国现代医学百年发展的一个缩影。我的医学院的学生们,我希望你们不要失去对这个时代的信心。历史上从来不存在完美的时代,我们的时代同样不完美,但却是一个充满了变革和机遇并让每个人可以做出自我选择的伟大时代。将来你们走向社会,请永远记得宣誓《医学生誓言》时那个内心神圣的时刻,不要在抱怨和偏见中徒费青春,而要用理想和热情去创造未来,接受平凡与磨难,继续努力与担当,用爱的信念来支撑自己。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坚信无论何时何地,医生都是一个神圣的职业,因为生命至高无上。
没有医生,就没有生命的延续;尊重医生,就是尊重生命。让我们共同努力,让病人像人一样被救治,让医生过上体面的生活,让上面调侃医生之苦的对联成为历史。每次当我在交大医学校区上课时,我都会经过刻着大爱无疆的巨石,经过一代名医侯宗濂的塑像,我常常见到,侯先生塑像前不知谁又摆上了一束水灵灵的鲜花,也许那是一位对仁心仁术、妙手回春的医生心存感激的患者的献礼吧!每次看到,我的内心都如有一道暖阳照耀,不敢打扰地轻轻走过,先生就这样安详的凝视着这片园子的时光荏苒岁月如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