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工作人员上路打年货的恶习该治治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经验。越到年关,这种显露权力滥用嘴脸的时候就越来越近乎赤裸了。
今天早上,人一爬起来,看到一个老乡贴出一条消息: 12月30日,他们公司从浠水县送货至蕲春县,被蕲春一名叫张伟交警拦住,先是查看证件,由于行驶证在另外一位驾驶员身上,便通过拍照微信传给司机供交警检验。一看有证,交警就称他们的车是改装车,该公司三台车通过年审上牌,年检都合格,硬说他们是改装车,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但胳膊抗不过大腿,司机遇到交警只有认罚的份。交警开口二千元,后来司机买了二包烟,说尽了好话,罚了五百元。
每年过年这种老戏都在路上上演,已经是多年恶习,不只蕲春一县!想起去年回老家过年,到县城却发现一个怪象,开车的不敢进县城,都把车在县城外停好,然后打车或者租摩的进去。
为什么呢?因为到了年关,就是国家工作人员上路打年货的时候了。他们每年会新设一些名目出来,比如治堵,路政、交警、协警全数出动,人人都怀揣罚款单,只要有人在高速、公路、和县城街道停车,一被发现,罚款三千到一千。罚多少,该不该罚、手续是否完备,全凭执法人员一句话。
这种政府工作人员出门上路打年货的习俗,由来已久,也不是路政、交警等部门的专利,连食品、市场、工商都摩拳擦掌参与其中,比如前几天轰动全国的“黄州区食药监局依法抢劫事件”,执法人员拒绝出示相关文件,直接从店里往外搬油,面对商户的质疑,“我就是抢劫,我是依法抢劫”,一语既出,众皆惶然。
湖北县域经济普遍凋敝,平时的人口都出去打工了,留下一座座空县,没有什么油水可捞;到了年尾,外出的人都带钱回来了,合理合法拦路抢劫的机会也来了,一年一回,如果心慈手软,这个年都过不好了!
本应该是法律和公平正义的维护者,到这时就撕下颜面,恶意曲解法条,为自己以权谋私、欺压百姓包装上一层理直气壮的理由。每年回到家乡,这种怪诞却又正常的事总是映入眼底,怎不叫人痛恨:
“满怀激愤问苍天,问苍天,万里关山何时还;问苍天,缺月儿何时再团圆;问苍天,何日重挥三尺剑,诛尽奸贼庙堂宽,壮心得舒展贼头祭龙泉,却为何天颜遍堆愁和怨。天哪天,莫非你也怕权奸?”
一个国家的治理的好坏,最佳观测点就是欠发达省份的县城。法重心骇,越来越多回乡客已经把温暖的家乡视为畏途,担心好好地回乡过年,变成了一场家乡公务人员和本地交通行业对回乡游子的集体宰割!
有时候故乡回不去,并不是乡土残破、亲友凋零,而是故乡越来越冷冰冰,变成一块只剩下刀具和砧板的屠宰场,少了思念和留恋的理由!
过往文章
英语歌《the water is wide》用诗经吟唱出来是何味道?
英文歌《Red is the rose》翻译成楚辞是什么味道?
你的婚姻不必问我 且问你的良知
抵制圣诞不如抵制蠢货
回乡创业为何难逃一声叹息?
●记录俞仓塆的草木春秋和人情冷暖
●每个人以他的故乡为舟楫,驶抵心的归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