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

母亲回家了母亲要回的”家“,不是任何一个有邮递区号、邮差找得到的家,她要回的”家“,不是空间,而是一段时光。
人,即使活到七八十岁,有母亲在,多少还可以有点孩子气。失去了慈母就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但却失去了根。有母亲,是幸福的。只要有母亲在,你就有最后的包容和依靠。
记忆
2016年阴历七月初七,当我发现母亲绝症已无法救治时,我空前感到绝望。
在陪护母亲的日子里,我给她梳洗,逗她开心,每天只要她咽下一两口汤,我就得到最大的救赎。
面对母亲,我忧伤而又静默,母亲却因自己重病而享受儿孙绕膝的热闹。她太容易满足了,只要有人在她身边,她总是无由的幸福。只是前来探望我母亲的亲友却一次次戳中我的泪点,叫我心酸,泪流不止。
癌症就像隐形猛虎。我见证了它对母亲的吞噬。母亲吃什么吐什么,直到把胃内体液吐尽才罢休。而母亲总是顽强地不断吞食,然后再任其不停地呕吐。
这个过程很残酷。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她由最初126斤迅速干枯为60多斤。在最后帮母亲擦洗的时候,我差不多嗅到了母亲骨头的焦腥味。母亲身上只有骨头和皮,如同骷髅。在断食26天的情况下,只有那双疲倦的眼睛告诉我,她有多么的不舍!
2017年三月初八凌晨一点三十分,我母亲还是走了。走的时候,除了大姐在从黄冈往家赶的路上,其他的悉数到齐。天空下着雨,家里哭声一片。我不知这是母亲的眼泪还是上苍的眼泪,可我一滴眼泪也没有!母亲曾经告戒我这个特爱哭鼻子的人说,一滴眼泪一滴血。此刻是不是母亲捂住了我的泪腺不让它流呢?我不清楚!
母亲迷糊着双眼,嘴巴微张着。我坐在母亲床头,亦如平日陪着母亲聊天一样,一手握着手,把着脉 ,另一只手轻轻地捋合着母亲的眼。见我久久握着母亲的手不放,我弟弟怕我忧伤过度,不停地催我把母亲的手放下,我触摸到母亲轻微的脉搏和余温。母亲还没有走,她只是睡着了,我要等她醒来!
早晨六点整,大姐到家,一声哀嚎,我感觉母亲好像突然没了,眼睛完全闭上了!身体冰凉。
就在这几个小时里,我用手触摸到母亲死的过程。。我惊诧于造字者对“死了”文字的精准描述。死是过程,还有迹象最后,才是真的没了。
大姐吩咐,我们姐妹烧艾水给母亲沐浴更衣。寿衣都是母亲自己平时办的。她为自己上天堂早有打算,上四件,下三件,青衣大褂,官帽布鞋,好像一个出阁的前朝公主。
看到母亲脚下的布鞋,我突然记起,就在三天前,母亲叫我就在这双鞋底,用刀横着轻轻砍一刀,她说,这样才能了却尘世,升到天堂!
我们姊妹五个都给母亲衣兜塞了钱,母亲一手握着一个蛋壳,一手捏着一个饭团,然后被平移出房屋,后续进财小敛都是塆下男人做,我们就跪地默哀守孝!
我们常在嘴头上说,生老病死,正常现象,我原来没经历,不知道这么难受!母亲走后,我整个人都空了。同时,家庭锁碎事情令我心烦。人到中年,重重打击,我差不多崩溃!
送走母亲,我经常狂奔在山野田埂上,是路边的小花野草安抚了受伤的心。回到学校,除了正常给孩子上课,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读书,上网,看微信,借此消散我的苦闷和无助 。
旧文回顾
“歌僧”见忍
鹏飞荐书:读这本历史足以让你通晓世界五千年
俞仓塆
感谢关注● 记录俞仓塆的草木春秋和人情冷暖
● 每个人以他的故乡为舟楫,驶抵心的归宿

福利包
为答谢广大读者对本人的支持,凡是长期转发本人文章的朋友,凭五张截图(注明转发时间)发送给本人,即可获赠本人手书春联礼包一份,谢谢大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