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短简:古风、豪气、大杂烩、殖民地

“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我对朋友这么说过。
——余光中《记忆像铁轨一样长》
十年前,内地人民眼红香港,现在是香港人民眼红内地。竞争和红眼症从未停歇。”
——黄耀明
大城小气
粤语有很多我非常欣赏的地方,比如它的古风,吃为食,喝为饮,古书上枯萎了的动词,在他们日常生活中还气息生动地行走着。
又比如它的豪气,内地人常说: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粤语更加有气象,“大把世界”!世界在我们眼里是唯一独存的,他们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加上复数。
香港是很大,它紧靠两座大海,一座大海名叫中国,一座大海叫做西方世界,随便哪个方向,一头扎进去,海阔凭鱼跃,有的是地方,可不是大把的世界?
但香港也很小,对于无权无势身世普通的人来讲,这里是一口深井,头顶是耀眼的光,光里都是黄金和珠宝的颜色,但曾经隐藏在黑暗里的铁梯已经锈蚀干净踪迹全无,前人们攀缘而上获得财富和地位的故事,已经被人视作蒙骗人的谎言。怨气和愤怒在井底淤积,构成了这个城市的底色。
接触了一些年轻人,感觉非常惋惜!中产阶级父母耗费巨资让他们出国留学,外语流利,专业高大上,回来后却只能寻到一份薪水单薄的办公室秘书,如果把时空换到广州、上海、深圳,也许就进了大外资机构,做外贸,很高的薪资,大把的赚钱!问问他们为什么不,他们一边摇头一边说:对那边一点都不了解,不知道怎么去,也不想去!
祖国不像故乡,故乡是实实在在的山河,祖国却是一个虚构的想象!对于内地人来说,除了故乡,还有祖国为自己兜底,可以南下北上寻找更大的发展空间。但对于这些除了香港没有土地可以供他的肉身和精神栖身的青年人来说,他们太势单力孤了!
问他父母老家在哪里,他报出广东一个地名;又问他回去过没有,他拨浪鼓似的摇头:从来没有!
名字风波
名字是一个具有灵魂和生命的神符,几个短促的音节、三两个文字,就可以丰盈和渲染一个人的一生。
香港国泰航空的空姐最近炸了窝,公司为了照顾内地客人的习惯,要求她们把制服铭牌上的Salina、Juanna换成李静怡、江月琳,结果遭来集体抗议!
在香港,以英文名称相互称呼,这是一条社会阶层和文明高低的鸿沟。沟这边是洋气、上流、时尚,沟那边是土包子、底层、内地客。要她们易名,那等于往她们的花容月貌上泼卸妆水!
民族感情会让我们对这帮香港女孩儿捍卫英文名的行为表示反感,但一国两制的意义,不是把香港变成另一个上海广州,把香港人变成内地人,而是两种异质的社会制度和生活习性各自相安、互不相扰。理性告诉我们,这其实是一桩文明交流中的小风波,根本不值得小题大做。
名字,是身份的符号,更是文明的标志!一个人取什么样的名字,表明他臣服和归化某个强大的文明!像极端的例子,北魏孝文帝强迫整个鲜卑族将鲜卑姓氏改成汉姓,从此拓跋、独孤、长孙、万卨、呼延、慕容这些声名显赫的草原大族,变作了河南山西某个村庄不起眼的普通汉人农民。
结束大唐盛世的安禄山,禄山其实是波斯语“roxshan”,光明的意思,做了唐朝人后,就借着原来的发音改成禄山,汉化得天衣无缝!当一个文明强大到能够吸引外族人,这样的文明绝对值得学习和尊重,我们汉文明曾经达到这个高度,今天的英美文明更是如此!
乡下有句话,跟好人学好人,跟着乞丐睡庙门,如果拧着来,想着自己的祖宗曾经阔气过,对别的文明这也看不顺那也看不顺,东围西堵,处处防范,没有气量,没有格局,小到一个家庭,大到国家民族,肯定没什么出息!
闲说“typhoon”
这几天刮台风,天跟漏了似的,好几个城市交通告急。出门没带伞,没有办法只好学苏轼,科头淋雨,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说到台风这个词,其实是英语“typhoon”的音译!而英语“typhoon”呢,则是从粤语“大风”这个词而来。大,古代念作“代”,比如看病的“大夫”,就是古音遗存,粤语中保留不少古音,由此可见一斑。
台风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海外回流词汇,在汉语中这样的词比比皆是。比如看清宫电视剧,说某个王爷的福晋,就是汉语“夫人”一词的满族读法;还有官衔,比如“军机处章京”,章京就是“将军”的满语读法。还比如清太宗皇太极的名字,更有趣!皇太极其实是蒙古语“洪台吉”的满语读法,洪台吉,洪是蒙古语的“大”,台吉则是汉语“太子”在元朝进入蒙古语中,成为孛儿只斤家族的贵族普遍称呼,相当于“大公爵”的意思,俄罗斯人受此影响,对贵族也是滥赏这种封号,所以看沙俄时期的小说,里面出现“大公”这种爵位的,别把他当大官,充其量就相当于中国古代的员外这种荣誉称号!
宋朝时,王储都会被封“晋王”,元朝灭掉宋朝后,也把这个称号引进去,发音是“济农”,看內济托音写的蒙古史书《黄史》,元朝逃往北部大漠,后来分化成瓦喇和鞑靼两部分,很多蒙古贵族就自称“济农”!想到这些逃离中原文明重新变成野蛮游牧部落酋长们,无意识中执着地保留着汉文化的标记,就觉得上帝非常幽默,他总在语言中留下许许多多小笑话,让我们去寻找!这也是汉语言非常令人着迷的地方!
听雨记
今天挂了八号风球,说是有台风!但早晨只见海港上飞云雁起,遮山蔽影,中午淅淅沥沥的雨点一直滴到现在,并没有狂风怒号苍天变色的任何征兆。
天没有嘴巴,却有他的语言;没有脸盘,却有他的表情。风近似絮语,雨近似流泪,风雨交加之夜,心里便容易笼起一阵如纱似雾的湿气。
雨水敲打水泥屋顶和玻璃窗户,高低错落,很有诗韵。唐玄宗在西奔蜀地的驿站中,听到雨打檐铃,想起刚死在马嵬坡的杨玉环,悲不自胜,自按梨园弦管,唱了一首歌,这就是后来有名的词牌《雨霖铃》;李商隐也是在蜀地远游,夜里听巴风蜀雨摇曳庭树,滂沱汗漫的水潦溢出了池塘,也想起远在故乡的妻子,就写了一首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年近不惑而无所成就的中国男人,几乎都愁雨。雨霖铃是帝王往事,共剪西窗是鹣鲽情深,与凡俗人生活相离太远,还是觉得蒋捷的“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写得好,蹉跎过这人生半荣半枯的岁月,进入暮光老景,雨声就不再是雨声,而是悲欢离合的无情泪!匆匆逆旅,百代过客,草草收场了!
但好多人爱回避,爱骗自己,不肯承认自己的枯败和残破,不肯接受自己的无力和痛感!观天地,观众生,观今古,眼睛睁得大大的,观察和理解这个跟自己其实没有太强关系的外界,却不能朝自己的内心看看,一切烦忧和苦难啊,正是从这无人看顾的内心层涌而出……
买书记
买完书回来,书间抖落一张纸,分别抄着吕碧城的《夜飞鹊》和柳永的《雨霖铃》。
仔细看笔迹,点画之间,有一丝文弱书生气,应该是某个热爱文学的男生。
这个城市的人普遍不读书的,尤其不读中国书,学习中国文化是一件累赘而且没有收益的事!我仔细想想,此人在书店开架售卖的书里,夹上这样一张字纸,也许在寻觅知己,他太孤独了,需要寻到可以倾解的人。他坚信,翻开这本书的人,一定跟他有着相同的文学志趣,是一个值得靠近的灵魂。
每个城市里都种着苏铁树,有一种苏铁树,据说只有一棵孤树,没有母株和它相配,靠着园艺师不断地分蘖和移植,它才得以不断把孤独的生命拓展到全球!
看到这张纸,我就想起古典的遗簪留交友方式。世上很多人不善于与孤独相处,无论是读书、购物、逛街、唱歌以及任何一种投身外界的热闹来驱逐孤独的法子,都如同渴饮海水,越喝越渴!
孤独是一件好东西,当你的灵魂足够包容和强大,孤独就是你驯服的一条龙,把整个世界摄服在脚下供你驱使;幽闭的岁月,不老的辰光,如影随形,陪伴着你,点醒你,人生安宁幸福的真谛,不外四个字:莫向外求……
闲叹
未闻文章倾社稷,从来误国是佞臣。如今,上不许说国家大事,下不准聊八卦娱乐,今后只能跟大家谈孝道和妇德了。
长柄雨伞
一样风雨,不同装备。这里的人更加偏爱长柄伞,举目望去人影憧憧,仿佛华山武林大会落幕,江湖人提着自己的宝剑若风云般散去,从此山水不相逢,天涯各自安!
悲伤的情话
我悄坐无言,一根烟,一杯酒,一颗江湖疲惫心;你泪流满面,半脸悲,半面愁,半生情海流浪苦。本想和你平分四季、同度春秋,怎奈我欲静你欲动,我欲默你欲言,便俢不得丹书铁券,和你共地久天长……
淡然
今天学了一个词,unfuckwithable,思前想后,找个和它最接近的词,莫过于“淡然”。
未经舟楫之难,不足语沧海;未历人生巨变,不足诩淡然。淡然的人生的态度,是苦难中开出的花朵,大多数人在苦难下夭折和屈服,根本就见不到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淡然景致!
什么是淡然!首先一定是不再刻意讨好谁!人生最彻悟的觉醒,就是爱自己!把自己放在心头第一位,吃自己的饭,睡自己的觉,不惊扰旁人,不投身到热闹中去,别人说你冷淡也好,孤高也罢,由它去吧!
淡然的第二层意思,肯定应是慢。慢,不是生活的节奏放慢,刻意偷懒和放低标准,而是忽略丰富和效率,把注意力和精力放在重要的东西上,从而培养出一种分辨和评价事实的专注。你不会去追求及时行乐,轻松自在从物欲和色欲的迷乱中抽身出来,生出泥中莲花的姿态。
淡然的第三层意思,还应该是不争。遇见龃龉不争吵,遇见口角不争论,遇见误解不争辩。以无谓的心,去涵纳这恩仇横流的江湖,两手虽空空如也却不曾沾染起污秽,心头不用去拂拭也不会落尘埃……
俞仓塆
感谢关注● 记录俞仓塆的草木春秋和人情冷暖
● 每个人以他的故乡为舟楫,驶抵心的归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