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从《出师表》解读诸葛亮

从《出师表》解读诸葛亮
文/苏垚峥
《出师表》是蜀汉丞相诸葛亮的代表之作,后世普遍认为该文淋漓尽致地反应出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是诸葛亮为蜀汉尽职尽责的体现。然而在我仔细阅读时却发现《出师表》有些内容还是值得推敲的。
一、躬耕于南阳是否正确
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臣本布衣,躬耕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其要义在于说明自己出身卑微,无心于仕途。事实是否果真如此吗?请看《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的记述:
诸葛亮字孔明,琅邪阳都人也。汉司隶校尉诸葛丰后也。甫珪,字君贡,汉末为太山郡丞。亮早孤,从甫玄为袁术所署豫章太守,玄将亮及亮弟均之官。会汉朝更选朱皓代玄。玄素与荆州牧刘表有旧,往依之。玄卒,亮躬耕陇亩,好为《梁甫吟》。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诸葛亮出身于官宦世家,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布衣百姓,甫亲是诸葛珪,在汉朝末年担任过太山郡的郡丞。叔甫诸葛玄被袁术推荐(签署)去担任豫章太守,诸葛玄就带着诸葛亮及亮的弟弟诸葛均前去上任。正好遇到汉朝改选朱皓代替诸葛玄,诸葛玄平常和荆州太守刘表有交情,就前去投靠他。诸葛玄过世以后,诸葛亮亲自在田地里耕种,平常喜欢唱着《梁甫吟》的曲调。诸葛亮不仅其父担任过太山郡丞,叔父也和袁术、刘表等割据一方的军阀来往甚密。另外,其族兄诸葛瑾仕于吴,官拜大将军、左都护,领豫州牧;其族弟诸葛诞仕于魏,为吏部郎,累迁扬州刺吏、镇东将军、司空。可见诸葛氏家族称得上名满天下的世家大族,只是诸葛亮这一支在其父、叔相继去世后家道中落,他才象征性地参加了一些田间劳动。
其实,与其说诸葛亮躬耕于畎亩,不如说他隐居以待时。所谓“躬耕”,只不过是高士的一种姿态而已。这一时期,诸葛亮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广交游以博取名声,二是借联姻以扩大实力,三时观时局以待机出山。诸葛玄来到荆州之后将诸葛亮的大姐嫁给了蒯祺,庞德公(庞统的叔父)的儿子庞山民娶诸葛亮的二姐为妻。诸葛亮又迎娶了“黄头黑色”的黄承彦之女黄硕。《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襄阳记曰:
黄承彦者,高爽开列,为沔南名士,谓诸葛孔明曰:“闻君择妇,身有丑女,黄头黑色,而才堪配。”孔明许,即载送之。时人以为笑乐,乡里为之谚曰:“莫作孔明择妇,正得阿承丑女。”
通过联姻,诸葛家族成功地在荆州世族之中为自己织就了一张关系网;通过交游,诸葛亮在荆襄一带的名流社会名望日高;通过观察时局,对天下大势了然于胸。此时此刻,诸葛亮犹如一只羽翼丰满的大鹏鸟,只等展翅高飞机会的到来。
二、选贤举能是否有私心
在《出师表》中,诸葛亮举荐了一系列他认为可以担当重任的贤臣:“待中侍郎郭攸之费董允等, 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补阙漏,有所广益。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陈和睦,优劣得所。”
这里所提出的郭攸之、费祎、董允、向宠等四人,皆为蜀汉立国后官职并非高位的后起之秀。诸葛亮要求后主刘禅重用这些人,尤其是在他去北伐远离成都后,更要大小事均听听他们的意见,按他们提出的办法办理,这样蜀汉就可以兴盛。这是诸葛亮在安排他走后能继续按他的思路方针处理各种事务的班子。
作为主掌政务的宰相,在离京远征前向皇帝举荐贤臣以佐帝辅政,既是份儿内之事,也是合规之行,本应无可非议。我们之所以对诸葛亮在《出师表》中的“举贤”提出质疑,关键在于“举贤”是否出于公心。表中所举郭攸之、费祎、董允、向宠四人,在刘备建立蜀汉时并非显宦,当是刘备死后为诸葛亮所栽培。此四人为何许人?郭攸之,南阳人;费祎,江夏人董允,南郡枝江人;向宠,襄阳宜城人。从地域结构上看,四人均为荆襄人士;从政治版图上说,他们都是诸葛亮的嫡派大臣。虽然上古就有“举贤不避亲”之说,但同时所举数人皆为其“亲”,不免令人顿生疑窦。或许诸葛亮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而在表疏里特意强调:郭攸之、费祎、董允三人“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向宠“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处处拉扯“先帝”旗号,颇有掩饰“私心”之用意。甚至在话里话外透漏出不重用这些人就是不忠于先帝。这些话,或许有些说过头了吧?
三、宫中府中俱为一体是否有专权之嫌
在《出师表》中, 诸葛亮先说了一番当前是“危急存亡之秋”, 形势严峻, 然后话锋一转:诚宜开张圣听, 以光先帝遗德, 恢弘志士之气, 不宜妄自菲薄, 引喻失义, 以塞忠谏之路也。宫中府中, 俱为一体, 陟罚臧否, 不宜异同。这其中的“宫中府中, 俱为一体, 陟罚臧否, 不宜异同”之说, 就把刘禅的“宫中”与他所掌权的朝廷归成了 “俱为一体”, 将皇帝的宫中等同于朝廷。
紧接着他说: “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 宜付有司论其刑赏, 以昭陛下平明之理, 不宜偏私, 使内外异法也”, 这就进一步地明确要求刘禅把宫中的事体也要交给他“开府”后的幕府来管, 不用宫中的管理机构来处理了。而如若刘禅不答应的话, 那就是 “内外异法”了, 那么“陛下”你就有不“开张圣听”, 不“光先帝遗德, 恢弘志士之气”, “妄自菲薄, 引喻失义, 以塞忠谏之路”, “偏私”并且不“平明”的嫌疑了。可以想像, 此时已经过了22岁, 早该“亲政”但是却没有实权的皇帝刘禅在看见大权在握的诸葛亮罗列了这么多倘若不答应就会产生的 “罪状”之后, 大约是不敢不答应的。诸葛亮的这些话,更像是一个上司在教训属下, 哪里是一个臣子对皇帝说的话有人说, 刘备早就诏敕后主: “汝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 。”因此诸葛亮与刘禅的关系就犹如父子; 诸葛亮的那些话, 体现出的就是这种关系。其实, 在封建时代的君主“托孤”时, 往往都有诸如刘备般的表演。远的不说, 在刘备之前的三国早期, 东吴尊基人孙策在临终时就已经有这样的先例。《三国志·吴书》记载: “( 孙) 策谓( 张) 昭曰: ‘若仲谋( 孙权) 不任事者, 君便自取之。正复不克捷, 缓步西归, 亦无所虑。”而张昭的处理方式却是“上表汉室, 下移属城, 中外将校, 各令奉职。( 孙) 权倍倍感未视事, 昭……乃身自扶( 孙) 权上马, 陈兵而出,然后众心知有所归。”封建时代, 君臣就是君臣, 不可能有超越时代的资产阶级的民主平等思想。诸葛亮之所以在《出师表》中敢于蔑视刘禅的君权, 说到底, 只能是诸葛亮的“臣权”已经大过了刘禅的“君权”。而在封建时代, 这当然是极不正常的现象。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们不能否认诸葛亮对于蜀汉建立及中国历史的重大贡献,在此对于诸葛亮《出师表》中的三点质疑,只是笔者自己的猜想。
编辑 |张明月 刘海宁
审核 |马 瑞 李章鑫
关注我们~
你的好友小铁拍了拍你
并请你帮她点一下“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