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一弯荷塘月色,寄托几多情愁

铁塔语文学刊
一弯荷塘月色,寄托几多情愁
文 | 赵可欣
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是一篇经典的寓情于景的散文作品,因此在分析文本时,我将重点放在作者笔下景物与心中情思的结合点上,同时对文中一些陌生化语言的运用进行分析。本章分为三个主要部分来展开阐述,从喜忧参半的月下夜游情感到“以我观物,物皆着我之色彩”的写景特色,再到文字陌生化带来的独特的文学美感,尝试从一个相对新颖的角度切入,启发人们对《荷塘月色》进行深入的思考。因为发现作者在文中并没有表现出浓烈的乐或愁,无论失落或欣喜,他的情绪总是淡淡的,所以文章还对这种现象的原因进行深入探究。
本文试图从一个较为新颖的角度来体悟朱自清先生《荷塘月色》的独特魅力,作者深夜无眠,只身披衣夜游于荷塘,是什么让他喜忧参半,他又是怎样将心中所感转化为笔下描写的眼前之景,他所运用的陌生化的文字给文章带来了什么样的文学美感,都需要我们深入作品本身,同时结合作者当时创作的心境,才能获得更深切的感受。
一、喜忧参半的月下夜游
在开篇作者已经点明了自己此次夜游的总的感情基调——“心里颇不宁静”,正是有了这样的心理前提,作者才在本应入眠的夜晚只身前往月下荷塘。纵观全文,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笔触下淡淡的忧伤参杂着淡淡的喜悦之情,两者构成相互交织之势。白天都鲜有人走的小煤屑路在夜晚更显寂寞,作者走在这条路上有一种自然流露的孤独感,照应着作者的愁,虽然今晚的月光依旧是淡淡的,但此刻这条平日里显得阴森森的小路竟让作者觉得很好,从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迫切想要寻求逃避之所的心理,有作者对现实情况的愁绪,也有今夜能够独处的喜悦。
为了更深入理解作者的这种情思,我运用知人论世的方法对作者及其作品进行深入解读。《荷塘月色》成于1927年7月,回顾作者朱自清先生的生平,那时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笼罩中国大地,又逢蒋介石叛变革命,中国处于一片黑暗之中。朱自清作为“大时代中一名小卒”,一直在呐喊和斗争,但是在四一二政变之后,却从斗争的“十字街头”,钻进了古典文学的“象牙之塔”。但是作者既做不到投笔从戎,拿起枪来革命,又始终平息不了对黑暗现实产生的不满与憎恶之情,作者对生活感到惶惑矛盾,内心是抑郁的,是始终无法平静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作者在文章的开头写下了“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的原因,但作者不想一直郁郁寡欢,他想要自我排遣,追求一种身心上的超然,于是有了月下夜游的经历,有了今天的这篇文章。
了解到文章的创作背景后,我们对作者流露出来的感情有了总体的把握,作者因心中苦闷披衣起身,通往荷塘的小路上是孤寂无人的,让作者有了暂时独处的机会,也让白日里紧绷的神经可以得到暂时的放松,但由于那种愁绪的深刻性,不能一时排遣。作者忧于现实,同时也喜于自己得到心中的幽静,但是喜悦代替不了心中所忧,愁绪也抹杀不掉此时所喜,因此作者的感情是喜忧参半的,二者相互揉杂,为作者的夜游蒙上一层淡淡的乐与忧。
作者在只有自己一人的小路上踱步着,享受着此刻只有自己一人的美好,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真正觉得自己是个自由的人。从中可以看出作者喜欢在这黑夜里放纵身心,可以不用面对白天现实的烦扰,真正听从内心、做真正的自己,这也是独处的妙处,纵使心中有着化不开的愁绪,但此刻作者也确实感受到了身心的轻松与愉悦,也就暂且享受这无边的荷塘月色吧。
二、以我观物,物皆着我之色彩
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是一篇典型的寓情于景散文,在景物的描写中渗透着作者浓郁的内心情感,作者运用其高超的文字驾驭能力,带读者进入了一个他所营造的特定意境。意境的创构离不开作者情感的移注、想象的联翩、虚实的相生,让人咀嚼不尽,怅惋不已。清代王夫之说“:含情而能达,会景而生心,体物而得神,则自有灵通之句,参化工之妙。” 此语用来解说《荷塘月色》,再恰当不过。在这篇文章中,作者的感情是相对含蓄的,他并没有通篇刻意地去表达他的愁或他的喜,而是在一些描写中浅露心声,他的感情都是淡淡的,淡淡的忧伤,淡淡的喜悦,这使他在景物描写上也是“适可而止”,欢乐热闹的景物描写总是戛然而止,就连寂寥的场景也忽地转向喜悦,让人在这种矛盾情感的对比中体悟不一样的意境之美。
沿着荷塘的幽僻小路在白天都显得清冷异常,更何况夜深人静时独自一人呢?作者接着又描写了路旁的树影,表示在没有月光的夜晚显得阴森森的,可见作者自己也深感这条路过于幽静,有些怕人,但是作者在这样一个夜晚走在了这条路上,也从侧面照应着自己的一种愁绪。看似作者是在借景肆意抒发自己的愁思,但随即作者笔锋一转,又写到:虽然今晚的月光还是淡淡的,并不明亮,暗示着小路的阴森程度和平常差不多,但是朱自清先生却觉得“很好”,这是作者的心境赋予了所见景物独特的特点,作者虽愁,但还是欣喜于能有一个独自外出、放松自我的机会,所以眼前之景也变得明朗可爱起来了,让作者不禁发出“很好”的感叹,冲淡了原本阴暗的画面,加入丝丝暖色。
《荷塘月色》最成功的是对月下荷塘诗情画意的描写,在描写过程中,作者提到了塘中的荷叶、荷花,描写了它们在月下、在微风吹拂下的动人情态,还写了流水、月光和斑驳的树影,最后还加入了动的乐趣——蝉声和蛙声。这些景物共同营造了一个宁静深远的诗意画面,构成一定的审美情趣,看似是在抚慰作者的愁绪,但终了,作者面对深夜里这热闹的景象,还是点出“但热闹是它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这一感叹,马上将燃起的喜悦之火淡灭,让读者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刚刚那种美好的景象都是自己虚幻出来的,实则是作者不想让乐掩盖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悲而已。这篇散文通过对冷清的月夜下荷塘景色的描写,流露出作者想寻找安宁但又不可得,幻想超脱现实但又无法超脱的复杂心情,这正是那个黑暗的时代在作者心灵上的折射,同时这种情感也化作了作者眼中之物、笔下之景,所描绘处都带着作者独特的情感体验。
三、语言陌生化带来的文学美感
朱自清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散文语言大家,他早期创作的《荷塘月色》是他语言运用的集大成者,其中对月下荷塘的景物描写可谓是高中散文学习篇目中的精华,细读先生在描写时所用的语言,我认为语言陌生化是先生作品呈现出独特文学美感的重要原因。简而言之,语言的陌生化指从文字的外部形式入手,对其进行创造性的扭曲或变形,打破人们对文本原有的心理预期,打破常规,使语言以反常规的形式出现在主体面前,增强主体的新鲜感,使文章更具生动性和丰富性。
遵从此标准,我们不难发现作者使用了许多陌生化的语言。作者对一些叠词的选用:“田田、亭亭、脉脉、蓊蓊郁郁”等;还有一些量词的错位搭配:“一两点、一带、一丝”等,让被修饰之物也变得生动许多;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朱自清先生使用的修辞,比喻和比拟是该散文运用的两大辞格,除此之外,通感、排比、对偶、夸张等修辞的运用也使文章语句别有洞天。“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里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这一句中的动词“泻”、“浮起”和比喻“在牛乳里洗过一样”,给人一种强烈的画面感,于陌生中透着些熟悉感,将皎洁月光下的荷叶荷花形态比作在牛乳里洗过一样,让人脑海里立刻浮现出荷花娇嫩细腻的触感以及荷叶的清脆柔美,这就是陌生化语言的魅力所在。作者还将这一艺术手法运用到了对立矛盾的表现中去,比如作者在文中交代的:“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无边 的荷香月色好了。” 这样的矛盾有助于激活读者的思维脉动,调动人们的好奇感,从而引发人们往作者的情感深处寻觅答案。
语言的陌生化的确能增强文章的艺术审美,但不代表可以无限制地陌生语言,仅仅追求文字形式的新不足以完成一篇优秀的文章,语言陌生化的同时还要注意引发情感的共鸣。陌生化的出发点应当是熟悉感,只有建立在一个大多数人都可以感受到的熟悉的事物上,陌生化了的语言才是真正有生命力的,才能够增强文章的艺术美感。语言的陌生化还要适当的制造“矛盾”,让读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落差,突破所谓的思维预期,产生一种冲击力,更有利于情感的表达。
朱自清笔下的一弯荷塘月色,寄托了先生多少的情愁?忧于现实、喜于月下排遣,作者对白天的现实生活感到失望,浓浓愁绪需要宣泄口,于是独身踱步于沿塘小路,心中得到些许惬意,也就冲淡了心中郁结的愁,但因愁思过于深重,无法彻底排遣,因此呈现出喜忧参半的心理状态,以此情观物,物皆着“我”之色彩,淡淡的忧揉杂着淡淡的乐,交织互溶,构成了作者笔下独特的景物描写。同时搭配上作者陌生化的语言运用,极大地增强了文章的艺术审美性,也更易引发与读者的情感共鸣。
月下独步,情寄荷塘,让我们用心去感受作者那晚面对满塘月色最真实的情感。
铁塔剪影 | 诗词恒久远,经典永流传铁塔前沿 | 名著经典钩沉:“语”解红楼,有诗乃全——从林黛玉诗词观照其内心世界铁塔前沿:名著经典钩沉 | 基于阅读法品析《平凡的世界》新闻丨上好“学前第一课”, 谱写学科教学新篇章———河南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学前第一课”系列讲座圆满完成
图文 | 赵可欣
编辑 | 马 瑞 李章鑫
审核 | 张明月 刘海宁
我知道你在看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