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桑葚熟了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写在夏季
2019-5-12
桑葚熟了,有人在老去。
桑葚熟了
文字/香袭书卷
每年五月,都是桑葚红熟的季节,城市的水果里已经摆上了新鲜的桑葚。桑葚熟了的季节,让我想起了远山的阿婆。那日,与一群朋友相约去远山吃农家饭,很深的山中,一路上遇不到几个人。在农庄坐下,友人们有的钓鱼,有的聊天,我起身走向了山野。
傍晚漫步在山野中,初夏的风吹来,带着山野特有的清幽和空气中的清香,心情在山野中随风飞扬。村庄的路口,有一棵桑葚树,桑葚熟了,红红的果实,落在地上,挂在树上。
路边的菜地里,有一位年老的阿婆在做着农活。我忍不住走近阿婆,也想学着做点农事。阿婆在给玉米除草,拿着锄头,手法轻盈,看着很简单。“阿婆,让我帮你除草吧。”阿婆看着我露出了没有牙齿的笑容,然后把锄头递给我。看着简单的农活,做起来却不容易。不一会就腰酸手痛了,我一边做农活,一边和阿婆聊天。

阿婆告诉我,自己七十九了,老伴在七八年前去世了,自己独居在此,然后伸手给我指了指隐藏在树木中的房屋。“阿婆,你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不寂寞吗?”阿婆说:“到了天黑早早就睡了,早晨起来就到地里来做农活,家里还有两亩茶园,还要去采茶,每天忙得不得了。”我知道阿婆的潜台词是说,要做的事情这么多,哪里有时间寂寞。
问起阿婆的孩子,阿婆告诉我说孩子们都在外打工,有两个孙子也在打工了。“阿婆,孩子们每年会给您寄些钱吧?”阿婆说:“他们打工都不容易,我没要。”中国的母亲大多是阿婆这样的,时时为孩子着想,就算是自己辛苦劳作,也是心甘情愿。
锄草看似简单,其中学问挺大的。阿婆告诉我,把玉米苗的根部土壤弄得松软一些,雨水来的时候根部就容易吸收。阿婆接过锄头给我示范,笑着说:“我就站在这不动,就能够把周围的一大片地锄草。而你这样既累又慢。”原来,做什么事情都有窍门的。

我静静地看着快八十岁的阿婆,麻利的样子。风轻轻吹过田野,安静极了。年迈的阿婆,衣服是很粗糙的那种,头发也有些凌乱。可是当阿婆开口说话时,我就看见了母亲那种勤劳的模样。
“姑娘,告诉你呀,我昨天卖了一只鸡,六十块。”阿婆突然说起了一个陌生的话题,也许是阿婆为了让我分享她的喜悦吧,昨天的喜悦深藏在心底,看见我自然就流淌出来了。“阿婆,您喂了多少只鸡呀?”“十几只。”“那您累了的时候,就杀一只鸡吃呗。”“那不行,母鸡要留着给我下鸡蛋吃的,公鸡可以卖点钱。”
阿婆告诉我昨天卖鸡的经过,她说自己先走了很远的路去镇上打听了价格和买主,确定别人会买她的鸡之后,又回家把鸡抱去卖的。我能想到阿婆在路上的样子,也能想到阿婆卖掉鸡之后拿着六十块钱的欢喜。

在城市,也许六十块钱只够点一餐外卖,而在山野的阿婆眼中,这就是一笔财产。我看着地里阿婆的样子,一丝苦涩爬上了心头。有多少这样的母亲,默默地为了生活,付出一生啊。也许正是这些日子里的小喜悦,让岁月里的孤单和寂寞少了许多。
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的喜悦。正是这些小小的快乐,把生活填充的有了色彩。那些日子缝隙里长出的喜乐,滋润着老人苍凉的内心。而老人乐观的笑容,滋养了我的心灵。

后来我问阿婆,路边那棵桑葚树,每年都这样自开自落吗?老人看了看桑葚树,对我说,“孙子小的时候,放在家里每年都会在树下捡桑葚吃。”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了,树下有个小男孩,正在往嘴里喂着桑葚。手上沾满了桑葚的汁液,嘴唇被桑葚染成了红色。
老人说:“不知道孩子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这些桑葚也没人吃了。”那一刻,大山静默着,我没有接话,内心已经是涌动着无数的潮汐。
桑葚熟了,回家看看老人吧。

写在夏季
原创作者:香袭书卷
微信公众号:香袭书卷
推荐阅读往期文章:
散文:蒲公英
散文:樱桃红了
散文:浮生如诗
散文:重返宁静
散文:我们爱过这个世界
原创散文
名家散文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