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小暑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小暑
2019-7-7
《月令七十二解集》:“六月节…暑,热也,就热之中分为大小,月初为小,月中为大,今则热气犹小也。”
小暑
文字/香袭书卷
过了夏至,就是小暑了。小暑节气,天气燥热,风中夹杂着闷人的气息,浑身上下都觉得黏糊糊的,没有一处清爽地。汗水一茬又一茬地流淌,出一趟门回家,就像是在水中被捞起,连心情也是烦躁的。
都说心静自然凉,在小暑里,心是很难静下来的,耳边虫鸟不停地聒噪,世界一片喧嚣。平日里清净的荷花,也是一派繁忙的景象。竹林深深,没有了静谧,被一阵阵燥热,连带着竹叶也起了凡心,难得安宁。
城市里更是热闹非凡,尤其夜晚吃饭的摊点,每一家都是满满当当的,味道稍微好一点的餐馆,就会排队等着翻台才能坐上位置。大虾,啤酒,烤肉,串串,火锅,辣得劲道,香得透彻。夏天的味蕾,被极致挑战着,挡不住食物的诱惑。

小暑时节,时常晚霞满天。老古言说:“晚上放霞,干死青蛙。”傍晚的霞光把整个天空燃烧,落在江面上,自成图画。游泳圈在汉江的浅水区,组成美丽的图案。偶尔,有燕子低飞,阵雨就会来临。蜻蜓忙来忙去,青蛙蹦来蹦去。
小暑这天,我刚好出差广州,南方的小暑节气里,莲子早早上市,卖莲蓬的中年妇女,用着两个箩筐摆着售卖,两个筐子的莲蓬售价不一样,稍小的莲蓬十元三个,大一点的十元两个。我买了两个大的,临走时她又送了一个小莲蓬。拨开,入口,微甜,莲心微苦。
广东凉茶更是遍地都是,卖凉茶的大叔,会递给你一个没有盖住的瓶子,手里提着茶壶,任凭你喝够了,再把瓶子续满,只用付一瓶凉茶的价钱。这样的生意,出售的是善意,并非唯利是图。大叔提着茶壶的样子,像一个雕塑,印在我的脑海中。

广州的餐馆里,桌上放的不是茶水,而是酸梅汤。高高的玻璃瓶,装着凉凉的酸梅汤,让吃饭的人们,真的是从心头凉爽惬意。生意做到如此体贴,也难怪店堂里座无虚席。好一片小暑景象,就是这样热腾腾地。人们都在这样的生活里,享受着夏日。
南方的植物,在小暑时节,茂盛地生长着。随处可见的花草,把一座城市装扮得少了一些俗气。想起家乡的荷叶田田,碧空下的莲叶铺出一道景观,赏荷的人络绎不绝。
古人造字很有趣味。“煮”字者下水蒸。“暑”字者上烤,都表示蒸熏般的炎热。民间就有了“小暑大暑,上蒸下煮”的说法。小暑只是小热,大暑才是大热。小暑时节,也就入伏了。所谓“伏”,就是潜伏,隐藏之意,叫人尽量减少在高温下的活动。

《月令七十二解集》:“暑,热也,就热之中分为大小,月初为小,月中为大,今则热气犹小也。”暑,表示炎热的意思,小暑为小热,还不十分热。我国古代将小暑分为三候:“一候温风至;二候蟋蟀居宇;三候鹰始鸷。”小暑时节大地上便不再有一丝凉风,而是所有的风中都带着热浪;小暑节气的时候,由于炎热,蟋蟀离开了田野,到庭院的墙角下以避暑热;在这一节气中,老鹰因地面气温太高而在清凉的高空中活动。
到了小暑节气,绿豆汤就是必备之品。我时常会在夏日的清晨里,熬上一锅绿豆汤,待它凉了,盛在一个盆里,放进冰箱,下班回来喝上一口,清凉解暑。有时还会放点红豆,莲子之类的。
有些往事,总是在不经意中忆起。一到这样炎热的天气,就会怀念起小时候用扇子乘凉的时光。凉床,躺椅,扇子,蛐蛐,这些久远的事物,一一浮现在脑际,从未忘记。也会想起儿时的玩伴,那些要与尔同销万古愁的人,有的失去了音讯,有的在生活的沧海桑田,早就变了模样。

小暑的热浪,让人多在室内,便多了读书的机会。关于读书,还有一个小故事,东晋时,有个名士,见邻人晒衣被,就平躺在地上,掀起衣服露出肚皮晒太阳,旁人不解,问他在干什么,答曰:“晒书。”“书呢?”“四书五经全在我肚子里。”虽是文人轶事笑谈,但是在小暑节气中,把棉衣棉被拿出来晒晒,倒是人们经常会做的事。
古代人爱惜纸质书籍,为了防蛀虫,将芸香草放在书柜驱虫,走进书房就能闻到淡淡的清香,诗书人家便有了“书香门第”之称。晒书,也是每年小暑节气必做之事。
就算是热浪袭人,我们也应该保持一颗平常心,把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田地里的西瓜甜瓜熟了,红红瓜瓤的西瓜,香甜的甜瓜,让生活在日常中的我们,多了一些甜甜的滋味。

寻一处内心的清幽,面对燥热的世界。心静自然凉,心是主导万物之源,有什么样的心就会感悟到什么样的生活。静心并非只有在僻静之地,所到之处皆可静心。
我在南方的小暑里,敲击下这段文字,但愿它能带给你丝丝的凉意。

小暑
图片来源:网络
文字原创:香袭书卷
推荐阅读往期文章:
散文:生活啊,生活
散文:我只属于我自己
散文:你是湖中一朵盛开的荷
散文:生命,原本就是一场无处可逃的旅行
原创散文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