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四川分行前员工亿元骗贷案细节流出

该案发生于2016年8月之前。当时财新网以“爆料”的形式做了独家报道,并还做了动态跟踪。由于这起骗贷案当时正由四川省达州市警方侦办,更多的细节、案件始末并没有在媒体上得到完整披露。成都财经圈注意到,最近该案的一审刑事判决书才终于得以公开。期间,因案情复杂,检察院申请延期审理两次,法院申请延期一次。只是,虽然一审已经判了,但事情并没有到此就结束。最新的消息是由于检察院抗诉,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认为:原判认定事实不清!撤销了一审刑事判决((2017)川1703刑初158号),发回重审。所谓“事实不清”,背后主要争议在于——
第一被告人到底有没有给银行“造成特别重大的损失”?
第一被告人到底只是犯“贷款诈骗罪”——贷款诈骗8780万元,还是检方认为的:又犯“贷款诈骗罪”,同时还犯“骗取贷款罪”——骗取贷款约3.4亿元?争议归争议,金哥哥认为这并妨碍我们的围观,围观别人就是围观自己,更不妨碍我们通过一审刑事判决书了解到该案背后一些触目惊心的事实,以及存在的监管漏洞。
该案发生于中国工商银行达州分行。2016年8月30日,工行四川省分行检查贷款业务时,发现达州分行法人金融业务部客户经理王爱萍经办的质押贷款资料存疑,一场骗局就此被彻底揭开。王爱萍,男,生于1985年。作为银行客户经理,其对自己分管的客户贷款资料、项目评估资料、抵(质)押物(权)及其他资料,有收集、系统录入及报送审批的职责。苟天亮,男,生于1989年。系大竹县云帆商贸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大竹县光亮商贸责任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大竹县天府鹏辉商贸有限公司的实际所有人——此三家公司均为空壳公司。2014年上半年,苟天亮叫王爱萍以“大竹县光亮商贸责任有限公司”的名义帮自己向工行达州分行申请贷款,并将公司的资料交给王爱萍。不是一路人,怎么抄近路都没用。这两个八零后因为这次“合作”,开启了一个潘多拉魔盒。因为是空壳公司,王爱萍于是伪造资料,以虚假的银行承兑汇票作质押,虚构贷款用途和利用虚假的购销合同,采取不正当手段进入银行相关人员、领导贷款审核、审批系统,最终通过贷款申请,以“大竹县光亮商贸责任有限公司”名义贷款1080万元。但王爱萍并没有将贷款给苟天亮,而是被其用于炒股、投资期货等。此后,为了偿还此笔贷款防止骗贷行为暴露,王爱萍继续伪造贷款资料,以他人所有的公司的名义向工行达州分行申请贷款,并用偷窥到的密码进入贷款审批系统,冒充领导审批贷款。到案发时,两年多时间里,王爱萍采用前述方式,总共实施了27笔贷款业务,合计金额约3.94亿元。——大竹县光亮商贸责任有限公司:贷款12笔,贷款金额15840万元——大竹县云帆商贸有限公司:贷款2笔,贷款金额5980万元——大竹县天府鹏辉商贸有限公司:贷款9笔,贷款金额8770万元——达州市通川区华望塑料有限公司:贷款4笔,贷款金额8780万元据工行达州分行情况说明证实:27笔贷款中,其中22笔业务无对应档案实物资料原件,无质押物入库记录、无真实融资抵质押物、贷款用途虚假;另外5笔贷款,有质押物影像扫描件,且质押物为他行银票,无法核实银票真伪。工行达州分行成立于1984年,一年后王爱萍才出生。真是少年出英雄啊!对此,一审法院评判认为:王爱萍之所以能实施完成本案的27笔贷款,是基于其本人在平时工作中秘密窃取同行押品价值评估人员、有权审批人员的统一认证码的密码,一人完成贷前调查、押品价值评估、贷款的发起、审批、放款等流程,突破了贷款流程规定所设计的审、贷分离的制度。至案发时,王爱萍所贷之款尚有8780万元没有归还。未归还的贷款中,除去以贷款的名义给苟天亮1000万元、帮案外三家公司还贷款本息共计2805.16万元外,其余的被王爱萍用于赌博、炒股、购买高档进口轿车等支出——他炒贵金属,在一个平台投入资金约1200万元,撤出资金后亏了约400余万元。他炒股,投入累计4000余万元,后撤出股市约亏2000余万元。他赌博(赌球、百家乐)、打麻将2000元底,64000元封顶,庄家带马翻番,共计输1600多万元。值得一提的是,苟天亮从王爱萍处拿到的贷款,也没有用于公司经营,投资证券市场亏损245万元、炒期货亏损约175万元,其余用于还债、购房等开支,可谓挥霍一空。
钱怎么放出去的、钱用到哪里去了,案情基本如上所述。案件曝出当年,据财新报道,工商银行对分行、市分行两个层面共24人分别予以党内严重警告、行政开除、行政撤职、留用察看等内部问责处分。受到行政撤职处分的,包括达州分行行长、副行长等。亡羊补牢,犹未迟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由该案引发的思考和争议,还在路上:王爱萍的行为到底有没有给工商银行造成特别重大的损失?公诉机关认为:王爱萍给银行造成了特别重大的损失!王爱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伪造资料,冒用银行领导名义审批贷款,骗取贷款共计4974.84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贷款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王爱萍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约3.43亿元,“给银行造成特别重大的损失”,应当以骗取贷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一审法院有不同的意见——王爱萍的行为只构成贷款诈骗罪,“多次骗取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达州分行贷款8780万元”,王爱萍的行为不构成骗取贷款罪。“通过审理查明,王爱萍确有使用欺骗手段,骗取银行贷款的行为,但王爱萍以新贷还旧贷,涉案的贷款完全按照合同规定时间正常归还结清的部分,并未给工行达州分行造成特别重大损失和有其他严重情节”。鉴于此,一审法院判:王爱萍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五万元;苟天亮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对未追回的被骗贷款,责令被告人王爱萍、苟天亮以各自的参与数额为限予以退赔,返还给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达州分行等。
……
最新消息,由于检察院抗诉,该案已发回重审,成都财经圈将继续保持关注。也欢迎各位发表意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