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风微刊】长篇小说连载八十 回到南宋 第80章 大龄青年结婚了 作者/刘平生(广西)

长篇小说连载八十 回到南宋
作者/刘平生
第80章 大龄青年结婚了
“什么?让我们荡起双桨?这不是我们小时候的歌吗?她们也会唱?”陆天一脸惊讶看向刘小平。
“你看我干嘛?会唱这首歌很奇怪吗?司马大姐不会教她们呀,看看现在的情景,还有什么歌比得上这首歌应景的吗,别吵,开始唱歌了。”刘小平推推陆天。
随着曹琪的指挥,女生们歌声飘荡起来: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红领巾迎着太阳,阳光洒在海面上,
水中鱼儿望着我们,悄悄地听我们愉快歌唱,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做完了一天的功课,我们来尽情欢乐,我问你亲爱的伙伴,
谁给我们安排下幸福的生活,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女生们随着歌声轻轻地摇摆,男生大部分不会唱,只有陆天、刘小平、梁焕章几个穿越者会唱,总没有搞成女生小合唱。男生们既好奇又觉得十分好听,听这歌词,完全好似为今天的情景写的嘛?
这首歌的确是司马丽丽倡导医院和医学院的女生唱的,司马丽丽上小学加入少先队戴着红领巾的时候就唱这首歌,到了刘海、龙剑、陆天这批人还唱这首歌,的确是经典经久不衰,历久弥新。现在来到宋朝把它教给这些青年,她们都非常喜欢,这就是经典好歌的魅力。
鲁智深和武松看着大家唱得陶醉,尤其身边的陈希希和安然脸上现出幸福的笑容,身子轻轻摇晃,轻轻地碰到他们两个男子汉的肩膀也毫无在意,两个大汉只能跟着哼哼,他们也想学唱,要是下次有机会也能跟着哼两句吧,现在这样多尴尬?
唱完一遍,男生们要求再来一遍,结果第二遍唱完船到了著名的湖岛,上岛后大家围成一个圆圈坐在毛毯般的草地上,虽然小草已经泛黄,但却很干爽干净。“来来,咱们做一个游戏叫做丢手绢,这是小朋友的游戏,但咱们青年人玩也一样好玩开心。”司马丽丽讲解游戏的玩法,其实很简单,一听讲大家都会。其实丢手绢游戏并不是到了二十世纪才有,在公元1243年左右就也了,由黎族人民所创,后来由黄道婆带到了上海,并很快传到中原地区,但此时大宋人还不懂。
司马丽丽说:游戏开始,大家一起唱起《丢手绢》歌谣,被推选为丢手绢的人沿着圆圈外行走或跑步,在歌谣唱完之前,丢手绢的人要不知不觉地将手绢丢在其中一人的身后。被丢了手绢的人要迅速发现自己身后的手绢,然后迅速起身追逐丢手绢的人,丢手绢的人沿着圆圈奔跑,跑到被丢手绢人的位置时蹲下,如被抓住,则要表演一个节目,可表演跳舞、讲故事等。
如果被丢手绢的人在歌谣唱完后仍未发现身后的手绢,而让丢手绢的人转了一圈后抓住的,就要做下一轮丢手绢的人,他的位置则由刚才丢手绢的人代替。
果然,这帮大龄青年玩得不亦乐乎,群体性游戏,简单易懂易操作的东西最耐玩。玩了一阵丢手绢,曹琪说:“咱们换一个游戏吧,来老鹰抓小鸡,鲁智深先当老鹰,武松当母鸡。”
30个人分两批,安然站在武松身后,紧紧抓住他衣服后摆,陈希希则站在最后一个。曹琪一声哨响,游戏开始,鲁智深张牙舞爪,黑着一张络腮胡子左右奔跑,吓得武松后面的女生哇哇大叫,笑声飘得很远,引得周围的人纷纷驻足观看。
跑啊跑啊,武松身后的队伍大起大落的左右摇摆,终于鲁智深抓到了最末尾的陈希希,陈希希吓得尖叫一声,摔倒在地,鲁智深也随着惯性摔在陈希希身上,但他一个翻滚将陈希希抱在怀里,鲁智深在下陈希希在上,没有一点受伤,但两人紧紧贴在一起,而且鲁智深底下的硬物顶住陈希希的小肚子,陈希希是护士长怎么会不知道是啥回事?当下羞红了脸。众人哄堂大笑,有的笑得弯下腰,有的眼泪鼻涕都流出来,女生全都气喘吁吁蹲在地上休息,脸蛋红扑扑。
安然捂着肚子扶住武松的手臂,“咯咯咯咯!哎哟哎哟!笑死人了……”
就这样,在游戏中互相之间得到充分的接触,能够说说话,大家也互相了解了。秋游结束,大家回到市区进入“楼外楼”大酒店吃海鲜火锅,然后入住“西湖宾馆”,也是华夏公司开的。晚饭后略事休息,还有一场“篝火晚会”,在宾馆后院的空旷场地上燃烧了一堆火,杭州的深秋夜晚,已经很凉了,围着篝火温度刚好,曹琪指挥大家围成圈排队,手扶在前面人的肩膀上,随着音乐唱歌跳舞,其实也不算什么舞,只是跟着音乐节拍摇摆走路就行。
鲁智深、陈希希、武松、安然四个人已经混熟了,晚上还是在一起你扶着我的肩膀,我扶着她的肩膀,唱啊,跳啊,疯狂的欢乐。直到游戏结束大家依依不舍的各自回房间,而彼此都恨不得钻到彼此房间去,或者期待对方钻到自己房间来。
经过此次活动,有好几对建立了好友关系,其中鲁智深、武松这两人往医院跑得很勤,鲁智深根本没病也吵着要打针,还非要指名护士长陈希希来打,搞得医生哭笑不得,说:“鲁将军,您直接去找护士长就得了,开什么药打什么针呀,您这不是害我丢饭碗吗?”。
鲁智深呵呵傻笑着:“好,好,俺这就去找她去。”
武松第一次去找安然诊病后,就直接约美女医生下班后在哪里相见,安然见武松英俊威武,相貌堂堂,还是远近闻名的打虎英雄,一见钟情,约会几次后,羞答答地轻声说:“武将军,咱们两个没什么了,你抓紧找人向我爹爹提亲吧。”她还是遵循宋朝的规矩,婚事必须由父母做主,同时她还怕武松迟迟不动,万一别人提前一步去提亲,她爹爹又同意了,那就不好办了。安然的爹爹安道全上梁山后,家人还留在家乡好多年,因为爹爹成了梁山贼寇,因此女儿安然就没人敢来提亲,也就被耽误了几年,梁山军后来接安道全家属上梁山,安然没事干就跟着爹爹学习中医,梁山军投靠刘家军,又跟着来到上海。上海医院招聘医生,安然凭着有一些中医底子,再加上短期培训,就成了华夏医院的中医科医生。
“行,只要安小娘子,哦,安医生没意见,俺就叫司马大姐去提亲。”武松高兴得快要跳起来,但他没有父母,只能将司马大姐当成自己的长辈。
刘海听说了这次秋游的成果,非常高兴,连连向干妈称谢,又听说鲁智深、武松都要求司马丽丽当红娘去提亲,更是支持,“那就有劳干妈出马了,所谓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嘛”。
“你就知道啥事都有劳干妈,也不怕干妈累死。”司马丽丽嘴上抱怨刘海,其实心里甜滋滋的,焕发青春后又能发挥如此大作用,她高兴。
陈希希的父母原在汴京开封做粮食生意,汴京沦陷后店铺的粮食被抢光,但家中还藏有金银和“交子”(银票),一家人跟着逃难的人群辗转来到上海落户,凭着家底和丰富的生意经验,很快便重新开了店铺,仍然做粮食生意,在上海这个安全和平的地方,他们家生意红红火火。陈希希参加了护士培训班,结业之后当了护士,由于勤快麻利,待人热情,技术娴熟,升为护士长。
果然,司马丽丽提亲成功,这两家都欣喜的答应了,鲁智深,武松都是刘家军的将军级人物,况且人也长得帅,名气也够大,人品没得说,这样的女婿上哪儿去找?况且自家的女儿都已经成了大龄青年了,再不答应就成老姑娘剩在家里了。
两人都提出必须在12月底之前般婚礼,否则明年去不成北伐了,这可是刘总说的,陈、安两家也巴不得快点。于是在12月12日那天又举办了一个集体婚礼,令人惊喜的是,这个集体婚礼不仅仅是鲁智深、武松两对,还有梁焕章、陆天、刘小平,一共5对新人,这可热闹了,同时由刘海当证婚人,给足了大家的面子。
婚礼这天,整个上海基地也是热闹了一回,有喜事,有喜酒,还有喜糖,大家谁不高兴?
华夏公司自然已经生产了各式水果糖、奶糖、巧克力等等花花绿绿的摆在超市的货柜上任人挑选,这可把小伙子们高兴坏了,当然,大人,尤其是姑娘们有了无穷的零嘴吃,也是心满意足。而结婚典礼发喜糖,小孩满月,老人做寿,逢年过节等等都需要大量的糖果,因此不但华夏公司取得丰厚利润,老百姓的生活也得到极大丰富。
12月底之前,又有几对一起办了集体婚礼,基本参加那次西湖秋游的大龄青年都找到了配偶,有情人终成眷属,为什么这么着急?就是刘海的一句话呀,年底不结婚不许参加北伐,这就要命了,大家什么都不怕就怕不能参加北伐?
一大批青年结婚,往后一年左右便会出生一代小生命,华夏公司、上海基地人口繁荣指日可待。
刘平生,男,网名:风沙潇潇,广西作家协会会员。曾任《百色财会》《城市品牌》《品味》杂志总编;著有《风雨人生.刘平生自传》、《刘平生文集》等,受邀赠予广西图书馆收藏及展示;发表小说、散文、诗词、歌词、时评等过百万字。
【西部风微刊】特别提醒:
1、【西部风微刊】投稿须知
【西部风微刊】公众号平台,力求打造精品,专编发原创首发诗歌、小小说、散文、诗论、随笔等力作。平台不厚名家,不薄新人。诗文必须坚持自创,文责自负,如有任何争议,本平台不负法律责任。来稿请添加主编微信私发,并注明:原创首发,专投【西部风微刊】公众号平台。请提供200字左右简历和照片。主编微信号:sgl3379(山旮旯),投稿邮箱:shangala@126.com
2、喜欢【西部风微刊】的读者
欢迎点评、留言、打赏,给作者与编者一点鼓励,给予【西部风微刊】前进的动力。阅读后浏览一下文中或文尾的广告,也是对【西部风微刊】最大的支持。
3、若您与【西部风微刊】有不解之缘
敬请点击右下角“在看”留言和点击左下角“分享”转发。点击标题底下第二个【西部风微刊】再点击“进入公众号”关注更多精彩的文章。
朗诵嘉宾:北京:弘华、雪柠檬
总编辑、总设计:山旮旯
主 编:黄诚专、袁德礼
责任编辑:黄诚专
负责校对:十一指、晚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