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歌者 ——著名剧作家、诗人贺敬之印象(原创散文)】马雁凌

永远的歌者

—著名剧作家、诗人贺敬之印象

作者马雁凌

贺敬之先生是我国著名剧作家、诗人,是一位一身二职的名家,早在1945年,他与丁毅合作;创作了我国第一部新歌剧《白毛女》,荣获1951年斯大林文学奖二等奖。抗日战争后期和解放战争期间还创作了《栽树》、《秦洛正》等秧歌剧。1956年6月,他举起诗笔,创作了诗歌《回延安》,同年7月,又发表了抒情长诗《放声歌唱》,不久,又写出了《东风万里》、《地中海啊、我心中的海》、《十年颂歌》、《桂林山水歌》等形式多样、风格独特的诗篇,在诗坛上引起强烈反响。这样一位在当代诗坛上久负盛名的大家来到了伊春,我怎能放弃采访?贺老的伊春之行是应伊春职业学院邀请,前来参加毛泽东诗词研究会第四届年会。

贺老1924年出生于山东峄城(今枣庄),童年靠亲友资助读完私立小学;13岁考入滋阳乡村师范学校。抗日战争爆发后,流亡到湖北,入国立湖北中学读书;参加抗日救亡活动。

1939年随校赴四川,开始学习写作诗歌、散文;1940年到延安,入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学习,除学习写作短篇小说、散文外,主要学习诗歌创作。曾担任中国剧协书记处书记、《人民日报》文艺部副主任、文化部副部长、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代部长、全国人大常委;曾连续当选中共第十二届、第十三届中央委员,现任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鲁迅文学院院长、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会长。

7月13日早,电话铃骤然响起:“贺敬之马上要走了!快来吧!”我放下听筒,来不及多想,飞快下楼;拦车直奔伊春职业学院;当我赶到时,贺老正在接受集体采访。几分钟后,贺老一行上车了。我急忙悄声对职业学院王希文院长说:“给我安排一个座位好吗?”王院长点头应允:“你上车吧!”

汽车开动了,我就坐在贺老身后,贺老见我拿着笔、本子,微笑着点头:“你是……”我急忙自报家门。听说我也写过几首诗,贺老笑道:“好啊,那咱们是同行了。”

“贺老,我曾熟读您许多诗作……是您的崇拜者。我还读过您的夫人柯岩老师的作品:《小迷糊阿姨》,《周总理,你在哪里?》。”

我深知,诗歌,是开启诗人心灵之门的金钥匙。果然,贺老面带微笑地说:“你真有办法,不但追到车上来了,还找到了共同点;你要问什么;问吧!”于是,在去往铁力的路上,在一辆偶尔颠簸的车上,贺老不时扭过脸,回答我的提问……

“贺老,您认为作为诗人的首要条件是什么?”

贺老侃侃而谈:“不同时代的诗人,条件不一样。但是,会写诗、有诗情的人才算诗人。诗人,不应该局限在个人的生活圈子里,不应该局限在自我的情感里;优秀的诗作,应该与时代、与社会、与人民有着密切的联系;与人民、与读者产生共鸣。有成就的大诗人都是这样的。诗人的思想境界和人格最重要。对真善美的追求,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对生活境界的追求,决定他的作品的品位;在一个时期,在诗歌里自我表现的占很大比例……什么样的人性,什么样的意识,对于诗人都很重要。”

“贺老,诗人怎样才能有效地提高诗歌质量?”

贺老若有所思,他说:“优秀诗人都要掌握高超的艺术技巧,最好的、最大的诗人必须掌握崇高、宏大、深刻的生活内容。我的想法是,诗人对生活应该特别敏感,艺术的感觉是从生活中看到诗意。作品的质量,决定于作者的素质。要解决世界观、艺术观,要学习马列主义文艺思想,学习毛泽东文艺思想,要提高自己,培养自己;要把路走正。每个人的风格不同,现实主义诗人,也有浪漫主义的作品;但基本的东西是一致的。影响作者素质的提高,客观上也有商品大潮的冲击。真正的、严肃的、好的作品少了些,有的个别作者只强调‘卖点’,要尽快地把作品变成经济收入……”贺老说到这里,默然良久;脸上现出一丝隐忧。

“贺老,您近年来侧重写新古体诗,而这类作品的读者并不多,能谈谈您这方面的体会吗?”

贺老说:“新古体诗不太受限制,不必像古体诗那样严格地讲究格律,新古体诗只要字数整齐,有韵律就行,主要看思想内容有没有诗意,很多有名的律诗绝句,有的古体诗也不是很严格的。不论新古体诗,还是古体诗,都要看有没有诗味。”
谈到贺老漫长的创作经历,谈到他写诗时的苦辣酸甜,气氛顿时活跃了。我说:“贺老,您创作时是烂熟于心,一挥而就呢?还是深思熟虑,字斟句酌呢?”贺老笑笑说:“你真是行家呀!我哪一种情况都有。有一挥而就的,也有反复修改推敲的。《回延安》就是一晚上写出来的。那是参加西北五省青年造林联欢会,让我出个节目,我就用信天游的调子写了《回延安》,唱了唱,还不错。联欢会上,我嗓子失音了,没唱。后来,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和《延河》分别发表了……没有什么大的修改。”

贺老潜心从事诗歌创作60多年,从他的笔端流淌出万丈豪情,创作了无数脍炙人口的名篇。不论是40年代写于延安的诗集《乡村的夜》、还是后来的《笑》、《并没有冬天》、《放声歌唱》、《雷锋之歌》、《回延安》、《三门峡歌》、《桂林山水歌》、《富春江散歌》,以及歌词《南泥湾》、《翻身道情》、《平汉路小唱》等,都广为流传。至今,许多诗歌爱好者都能背诵三五首。如此辉煌的成绩,如同一座座令人仰止的高峰,毫无疑问,贺老是当之无愧的文坛泰斗;可是,贺老却依然十分谦虚,每当人们盛赞他的诗作、向他表达敬意时,他都真诚地说:“你们这样对我,令我惭愧。”

现在,虽然贺老已过古稀之年,但是,他的艺术生命依然年轻。在他平常的衣衫里,在那5个钮扣的后面,依然跳动着一颗永不衰老的心。发表于2002年第一期《诗词之友》头题位置的组诗《散歌之行》就足以证明了诗人火一般的炽热情感一如往昔。他在《访平顶山》中这样写道:“心仪平顶山/非止赞乌金/千里英雄路/百代锦绣文/……书此挽君臂/身感力千钧/敬礼伏牛山/赠我又青春!”对祖国,对人民,对先烈的爱戴和敬仰跃然纸上,力透纸背!读着这些震撼人心的诗句,谁能想到这热情洋溢的诗篇竟然出自年过7旬的老人之手?!再吟诵《富春江散歌》,再感受一下诗人的豪情壮志:“壮哉此行偕入海/钱江怒涛抒我怀/一滴敢报江海信/百折再看高潮来!”寥寥数语,直抒胸臆。读罢掩卷沉思,我仿佛看见诗人伫立在富春江畔,看潮,听涛,任凭一腔激情汹涌澎湃……

临别时,我代一位大学生请贺老签字,贺老提笔写道:“姜晗小友,努力学习”。我看贺老兴致正高,又得寸进尺地说:“贺老,能否再给我写几个字?”贺老又写道:“马雁凌同志,为人民歌唱”。望着那遒劲飞扬的字迹,品读字里行间的殷切希望,我顿时浮想联翩……

呵,为人民歌唱,这不仅是贺老对一位诗歌爱好者的嘱托,也是贺老对林区文艺工作者的希望,更是贺老心灵的自白与行动的写照!

贺敬之,人民的歌者,他永远为人民放声歌唱……

【作者简介】
马雁凌,笔名晓昕、纪黎、白玫。女,中共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报纸文艺副刊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散文创作委员会秘书长、黑龙江省散文诗学会副会长。1969年5月参加工作。曾从事教育、文秘、宣传工作。1983年调入伊春日报社从事新闻编采工作,1987年到副刊部当编辑。1990年任文学副刊版《向阳林》主编。1993年3月任伊春日报社副刊部副主任主持全面工作,1997年任副刊部主任直至2010年退休。1998年9月晋为主任编辑。1974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新闻作品。42年来,先后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中华儿女》、《新华社地方广播稿》、《光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绿色时报》、《中国教育报》等40多种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和新闻作品900多万字。其中有百余篇作品在省、国家级评奖中获奖。报告文学《驶向深海》、论文《散文式通讯写法之管见》均获全国报纸文艺副刊二等奖。报告文学《原野上的女人》获东北三省报纸文化副刊作品一等奖。报告文学集《碧海金川》获中国作协创联部与黑龙江作协联合举办的当代黑龙江散文创作一等奖。报告文学《兴安愚公》获省“迎接新世纪讴歌黑龙江”文学大赛一等奖。诗歌《将军夫人的述说》在黑龙江省诗歌朗诵大赛中获一等奖。报告文学《另一座山峰》获省报纸好新闻二等奖。报告文学《远山春色》获十城市好作品二等奖。报告文学《耕耘》在《人民文学》发表后获好评。诗歌《钢屋架》在《人民日报》发表后,引起专家关注。先后出版诗集《密林小星》、《心灵之约》、报告文学集《碧海金川》、《锦绣人生》、散文集《眺望彼岸》、《穿越四季》6部文集。曾任伊春市建市50年图志《辉煌50年》特约编辑,《大森林的回声》编委。散文诗《倒树》被收入《中国当代散文诗一千家》。有多篇作品被收入多种文集。
先后当选伊春市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二届人大常委、第十一届科教文卫委员。2006年,当选伊春市作协副主席。2002年被聘为新华社特约通讯员。先后获得伊春市自学成才者、伊春市自学成才标兵、伊春市知识分子拔尖人才、伊春市优秀文艺工作者、黑龙江省优秀自学成才者、黑龙江省女职工学习成才十佳标兵、黑龙江省优秀编辑、黑龙江省优秀新闻工作者、伊春市文化名人、伊春市三八红旗手等荣誉称号,1997年荣获省星星火炬奖章。当选黑龙江省第四次、第五次作家代表大会代表。传略被收入《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艺术家名人录》、《中国当代报界知名编辑记者辞典》、《中国高科技人才辞典》。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