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我 老 了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了解更多

当 我 老 了

文/多情才子 || 诵/龚振国

老了,真的老了,疲惫的双足,已无力攀爬这“鸽子”楼了。老伴儿呀!我们回乡下吧,远离这城市的喧嚣,远离这尾气的烦恼。

放下思绪悠悠,收起期许的离愁,回到儿时的坡上,看遍野的山花可否烂漫依然,正如,流浪的云朵,开满了岁月的枝头,一条小溪有风吹过,淙淙流淌着“桃花潭水深千尺”的痴迷,吸一口清馨的空气,漫步于十里长堤,尽情感受着杨柳依依,踏踏,沾满花香的旖旎,让莹莹的晨露,捧出光阴的欢愉。

独享一片蓝天,遥寄紫燕衔泥;寻一湾碧绿,笑看满池绽放的莲,嬉戏蜻蜓点水,捕捉彩蝶翩翩,欲说乡音的静谧。唱一曲跑调的童谣,挺挺渐弯的身躯。踩一片落叶逆流,乘白云悠悠,荡兰舟;逐潋滟盈盈,风满袖;望蒹葭茫茫,烟波处,惊起几只戏水的鸥鹭。

村前村后走一走,亲亲那棵缘定三生的柳,让“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梢头”的记忆,萦绕在梦的左右。

想念孩子的时候,就学着母亲当年的姿势,站成村口那棵柳。

光阴荏苒,情怀依旧,朝迎红霞起,暮送夕阳落,日复一日,细数,一江春水付东流。

晨起鸡鸣,迟暮犬吠,炊烟和着屋檐上的麻雀啁啾,缠缠绵绵的思绪,升腾着袅袅的乡愁,西边的太阳染红了天际,卸磨的毛驴,站在山梁上歌唱,一遍遍地重复着昨天的过往。

是谁?刻意将思念种在了黄土岗,“二秃子”,“三丫儿”,“四小子”,一个个鲜活的脸庞,又一次地浮现,卧榻不大,四四方方,却能盛得下他们的全部家当,三千繁华,只是,挥手之间,不过一抔黄沙。

树高千丈,落叶知秋。人生荣辱,欲说还休。

注:二秃子。三丫儿,四小子都是已故的发小。

?作者 多情才子 本名黄国良,黑龙江省兰西县人,文学爱好者,咀嚼文字,品味人生。(点击链接,即可欣赏更多她的诵读作品)

?主播:龚振国,雪乡放歌主播,来自于美丽的中国雪乡——黑龙江省大海林重点国有林管理局,自小生长在大山里,当过兵,下过井,上过山,经历过生活中的磕磕绊绊。大山给予他浑厚的嗓音,雪乡陶冶他唯美的性情,经历磨练他坚毅的性格,生活赋予他宽广的胸怀。他,喜欢诵读,喜欢歌唱,喜欢用嗓音舒发美好心情!微信:gzg1309181978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