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啊想你了,你在那嘎达还好吗?……

兄弟啊想你了,你在那嘎达还好吗?……

在朋友圈看到这句话,我知道今晚的他们都失眠了,像三年前一样失眠了。

酒未喝尽兴,人已经散场了,像一个悬在空中的陀螺,找不到一个落脚的点,酒桌上所有人的心都空荡荡的。酒至半酣的感觉,我懂。今晚我虽然没喝酒,他们的感觉我却最懂。

朋友说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好像都在昨天,眨眼功夫,人生苦短。他的话,我也懂。还是那一桌子兄弟姐妹,还是那样的嬉笑怒骂,心里却是怅然若失,一排酒杯里倒满了酒,朋友端起一杯洒在地上,说,让老大哥先喝。大家都沉默了,好像老大哥就在身边,笑着看我们疯闹。

三年前大家痛哭流涕,送他一程;三年后,大家脸上挂着笑,送他最后一程。大家相互敬酒,两个人碰酒倒上三杯,说跟老大哥一起走一个。她们说,三年了,上房屋子里什么东西都准备的有,电视机,小汽车,小洋楼、冰箱、洗衣机……棚下人很多,事情场上热热闹闹,懂他的人也只有我们这几个吧。

三年前的今天,我做完手术不过一个礼拜……

三年前的今天,我接到老胡电话,就忍着伤口的疼痛赶往医院……

三年前的今天,我们今天酒桌上的所有人都在急诊室为了挽回老大哥的一条命而奋战……

身为医者,面对至亲至友生命的离去无能为力的感觉也许只有我们最懂。

三年后的今天,我接到老胡电话,她说你晚上来……

三年后的今天,我驱车二十多公里,跟他们一起去喝最后一杯酒……

他们说我,说好久都不喝酒了,今天想陪你喝两杯,你又不喝……

他们不知道,今晚我真的想陪他们喝个一醉方休。只是,回家的路还等我去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