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汉诗︱踏浪:在21世纪,我的名字叫踏浪(诗三首)

作者简介

踏浪,女,本名侯碧江,湖南省常德石门人,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毛泽东文学院第八期中青年作家班学员,著有诗集《浪尖上的舞蹈》、《一江碧水向东流》等,现居株洲。

岁月静好DISCOVERY
1

在21世纪,我的名字叫踏浪

我早已忘了,春秋时代越国的事情
春秋吴国的事情。这些遥远而古代的
事情,好像卷土重来
吴王夫差是谁,我与他的
醉生梦死的恩爱,也忘了
我的心病为何疼了几千年
越王勾践与范蠡心里当然最清楚
越王勾践长什么样,以及,范蠡
怎样的诡计多端将我当一片鱼饵
不顾我的死活,我都忘了
现浙江诸暨苎萝村的,东村和西村
是否犹在?我也忘了。
当年的一条清冽的浣沙溪
它是否仍有清水潺潺流淌
我都不知道。我想那块浣纱石
也已经古老了吧
只是心病依在,跨越了几千年
还是这么不依不饶地,纠缠着我
还是这么锥心的疼痛
谁在邻村捧心而皱颦
东村与西村同属的,古老的苎萝
苎萝的诗歌遍地生长
谁都有权利与二十一世纪的诗歌做爱
东村村委会的主任提着广播敲锣打鼓
“东施效颦,津津乐道,旦古不息!
几千年都没把西施的名字
给置换到东施头上!
二十一世纪,就一定要把踏浪的名字
给置换到山西张三麻的头上!”
可今生,二十一世纪,我才叫踏浪
几千年前我叫西子,并不是我的错
山西的张三麻,以及后来被唆使的
王二麻子、孔老四、渣老五
你为什么要跨越几千年
世世要将我效仿
你可以穿我的衣服,戴我的帽子
穿我的小鞋。也可以模仿我
手捂心口,假装心脏有病
可你永远也效仿不了
我与吴王夫差的,稀泥一样的恩爱
因为你只可以和你自己的诗歌做爱
你不可以和我的诗歌做爱
更不可以和我踏浪的名字做爱
只有吴王夫差才有权利
吴王夫差可以与我的诗歌做爱
因为只有吴王夫差,他才是我诗歌的
最真实、最忠贞、最虔诚的读者
吴王夫差可以为了这桩吐渣的纠葛
从千年古墓中醒来
为我验明正身
可以证明二十一世纪的今世
在他璀璨而壮烈的生命里出现过的
我才是他风情万种、独一无二的
踏浪
即便我脚踏木履,裙系小铃
在优美诗歌的旋律中翩翩起舞
再诱惑他一次,再祸害他一次
他也绝不会打瞎他的双眼
把你山西的张三麻
错认成踏浪呀!
几千年前你捧心效颦
吴王夫差也没有把你当成西施呀
这一世,吴王夫差也绝不会把你
错当成踏浪哎!
几千年前,你只是你东施
几千年后,你也只是今天和以后的
张三麻
还有一点可以证明
你仅仅是东施,或张三麻的原因
和现象:
富人见你,闭门不出
穷人见你,携妻而逃
鸟儿见你,“腾”的一声,飞走了
最后,哐当一声,就剩下你一个人
冷冷清清寂寂廖廖凄凄惨惨切切
你还手捧心口,把几千年前的一幕
吐糟的剧情,再演一次
又有什么意义?你再怎么表演
吴王夫差也不会与你玩恩爱
越王勾践也不会从坟墓中走出
卧薪尝胆,去破天荒地
启用你。乃至吴国的人民
也绝不会把你用绸缎裹身,去沉江
他们的绸缎,也是血汗织就
他们绝不会用这凝聚着他们勤劳、智慧
血汗的绸缎,去裹一个
与他们的国家毫不相干的人,去发泄
他们对我的仇恨
仇恨你都轮不上
仇恨你都靠边站
你就只管端着个小凳子
坐在一旁看热闹吧
你可以不用再佯装我了
把盗用我的帽子、头饰、衣服、小鞋
你都脱下来,还给我吧
让吴国愤怒的人民,用我专用的
衣服帽子
将我包裹,或让那个薄情的范郎
死而复生,再次骗我上那小船上
划至江心,推之江心
将我,活活淹死
你哈哈大笑之后
只要稍稍思索一下:
“二十一世纪
这个光辉灿烂诗意阑珊的时代
踏浪永远是踏浪
你,张三麻永远只是张三麻!”

2

铃铛响起

赶快捂住!—–
你一边谈笑风生,一边乘人不备
伸出手来,捂住你藏在口袋中的

可是铃声响起
你忘了,在捂“小”之前
你捂住双耳
想盗窃铃铛
你还没来得及盗下铃铛
你的一颗强盗的心,只是想到了
铃铛,对,就悬挂在道德与良知的高处
你的手只是触摸到了铃铛,铃声大作
你的双耳捂住
你自己听不到铃铛尖利作响
但你看见很多人飞快地朝你和铃铛跑来
你停止盗窃铃铛
你一手捂住口袋里隐藏的“小”
一手捂住一只耳朵
铃声从你另一只耳朵响起
你心慌意乱,你手忙脚乱
你管不了那些听到铃声跑过来的人们
你恨不得再长出第三只手来
帮你捂住你的另一只耳朵

3

提着思想的鞭子,打马狂奔

提着思想的鞭子
打马狂奔
掠过风沙弥漫的沙漠
掠过平原静默的平坦
掠过陡峭的悬崖
掠过青翠的山峰
掠过太阳的光芒
掠过雨
掠过冰,掠过雪
掠过雷,掠过闪电
掠过风
始终,风在耳边呼呼地响
掠过良家窗前柔和的灯火
掠过孝顺的儿女
掠过孙辈无忧无虑的天真嬉戏
掠过稻田播种的勤劳的人们
掠过那些辛苦了一生、只待享福的
无所事事的凡人们的
无休无止的
毫无价值毫无意义的
埋怨争吵
掠过头痛掠过心灵的呼喊
掠过繁华掠过寂寞
掠过张狂掠过谦虚
掠过监狱的上空
看到那些被囚禁的犯人,失去自由
掠过草原,水草肥美,牛羊成群
放牧的姑娘小伙美貌俊朗正值青春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浮
掠过他们洁白无瑕的情话
掠过贫困山区留守的儿童和孤寡老人
很多善良的人们给送去粮油和炭火
掠过他们家人打工的工地和工厂
掠过风
掠过和平掠过富强掠过健康掠过
空旷呼呼向前
掠过风
我听见风在耳边呼呼地响

当代汉诗年度奖,还有2万元大奖等你拿……

2016当代汉诗年度诗歌大赛设年度金奖一名,奖金10000元,年度优秀诗人奖十名,奖金各为1000元。详情请关注当代汉诗微信号,进入公众号,点菜单“投稿须知”,查看“年度大奖征文启事”。

投票进行时/往期导读:读者投票七夕杯作品选登(2)往期导读当代汉诗︱当代汉诗︱王立新:在心里栽一棵树(组诗)往期导读2016年度诗歌奖参赛作品︱星光寄语:灵魂的炙烤……往期导读当代汉诗︱尹朝晖:我希望雨一点一点地落下(组诗)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3874691006交流QQ:206916567(群)主编微信:taoran666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年度诗歌奖当代汉诗微信号:xxsk123(←长按复制)

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号,然后进入公众号,点自定义菜单。查看往期精彩内容,请点菜单“当代汉诗”,投稿及参赛当代汉诗2016年度诗歌奖的作者,请点菜单“投稿须知”,仔细读后再按规定向本公众平台投稿!欢迎您成为当代汉诗原创团的一员。

当代汉诗主编|邹陶然

微信ID:xxsk123长按二维码关注微互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