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局座召忠走,烦恼忧愁不再有(三)

老张前段时间参加了北京卫视的《问道》节目,为众多朋友答疑解惑,表现的可圈可点,所以赶紧跟大家分享下,万一有用得着的地方呢?
问:有一个非常火热的话题是关于延迟退休,对我们个人而言,多干三五年的利弊何在呢?退休之后又该如何发挥余热呢?
张召忠:我现在退休了,退休了以后,就想好好休息休息。在江苏台录《最强大脑》的时候碰到了王石,他是51年,我是52年,他比我大一点。我说你看你生龙活虎,又爬珠穆朗玛峰又搞赛艇,还到美国哈佛大学学两年,现在又到牛津学两年,我说你下一步要折腾啥?他说他还要到特拉维夫那个学校去学两年。王石感觉60岁以后才是生命的起点,以前因为这原因那原因没有办法随心所欲,现在可以按照自己的特长,自己安排自己的活动。
他给了我很大启示,我也是这样的一种思维。第一我岁数大了老了,老了以后不能再占着位置,不能打压年轻人;第二我要给别人更多的机会,让他们上来;另外的话就是我自己也趁机解脱,看能不能干一些别的事情。人生如果总做一件事情,你这个脑子这一部分是得到了开发,但其他区域就全都处于封闭状态。所以我现在试图开发一下我这个脑子其他的部分,这叫挑战极限。看看我到底能做什么事情。
问:很多人在说,大学学到的东西在工作中根本用不上,现在正在上大学的很多人都想着混一个文凭,赶快毕业早一点接触社会,对此,您怎么看?
张召忠:其实我从事教育工作,早就注意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可以有几个方面去探讨,一个就是专业设置和社会需求的脱钩。我上大学的时候,大学的专业设置就是一切服从和服务于社会的需求,大学培养的人才跟社会需求正好是吻合的。我们现在就是专业设置呢,和社会有点脱节,等你把人才培养出来,结果这个不时兴了,最后大家就找不到工作了。另外就是大家盲目的去读硕士,读博士。这会给大家造成这样一种感觉:一个本科毕业的人不好找工作,起点得必须是研究生。但如果你接着读下去,可能那根本就不是你想要的,所以更多的问题就来了。
以前我上的那个工农兵大学,也就是个中专,但它操作性特别好。我们那会儿自己买零配件,自己装收音机,装电视机,都是很正常的。我当兵的时候,九点钟熄灯,但我想看书啊,怎么办,我就自己做了一个变压器,在被窝里看书。
教育的真正的目的,是把你头脑当中的窗户一扇一扇地打开,看看哪个更适合你。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我们彼此交换的结果是每人手里各有一个苹果,但我给你一个观点,你给我一个观点,一碰撞,它就会产生化学反应,产生核聚变,教育的本质也正在于此。
轻易地忘记了老张也是老师……
问:现在的孩子是应该需要有一个快乐的童年,还是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张召忠:快乐的童年当然很重要。你看我,十八岁之前都在农村长大,那个时候能上个学就不错了,哪里还有什么兴趣班啊,但你看我现在也不傻,对不对?
不傻不傻,老张北大毕业的
我就感觉家长最重要的一个责任就是你要知道你的孩子有哪些方面有特长。你要通过各种方式,去激活他脑子里的这些个空白区。比方说带他去郊游,带他去看一些戏剧,带他去看一些电影,让他玩游戏,去发现他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兴趣是最好的。
军事的小伙伴们表示森森地赞同,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所以排好队,手拉手,跟着局座召忠一起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