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了仍是心痛

11月6日本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但自2012年那个冬天以后,于我便变得特殊了。
那天,也下着雨,时断时续的,雨滴有点粗,砸在脸上,冰冷异常。我还记得那时自己不怕冷,当天穿的是一件老旧的套头衫,寒颤颤的。而今,冬天,我也不得不穿羽绒服——孙囧囧叫出名的“兰老头儿”真的老了。
同学电话告知我:你没有回寝室。我一边通知刘老师一边往寝室冲。我和刘老师以及几个与你亲近的同学一起找你。同时汇报领导、通知家长。很快沈校长也来了。我们走遍校园的每个角落,很多是以前从未造访的隐秘之处:图新楼、尚美楼、笃学楼、逸夫楼,每一间教室,每一个座位,每一间厕所,女厕所,甚至是男厕所。我们不断呼喊你的名字:“璇儿你在哪儿呢?”我们一直以为你是因为顽皮,在跟大伙儿躲猫猫呢。总想着,玩够了,就会突然发现在我们面前。我们也会像《金色花》里的母亲一样对你嗔怪地说:“你到哪去了,你这坏孩子?”怎么忍心责怪你呢?不仅因为你成绩优秀,更重要的是你的懂事、善解人意。小伙伴们遇到困难都会向你求助,你也会像知心姐姐一样为他们排忧解难,即使是你学习上的竞争对手,其实你比他们大多数人还小些。我是语文老师,尤其宠爱你:你的每一次习作都可当范文,水平远超同龄人,即使与高三的优秀作文比,也能毙其十之八九。我是班主任,你多才多艺,敏捷多思,是我最好的帮手。“天行健”,一个宣传健康知识的栏目,恁是让你经营成了综艺庆典,厉害啊,我的姐!
但你一直没有出现。看了你留在桌上的眼镜、手表与字条,我们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再次与你的父母通过电话后,更预感事态严重——他们身在成都也要连夜赶回。寻找途中,你爸爸跟我说起星期天返校时,你与他去车库时问:“爸,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其他两项是什么?”你爸爸怪你唐突没有答。后来想起:你已经做了决定。
父母来了,我陪他们又把走了数遍的地方又走了数遍。
天亮了,雨停了,起床号都响了,同学们都来上学了,你还是没有出现。我们当时都希望你没有留在学校,而是出校门,再远我们也能把你找回来,留在校内很可能是出大事了。
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指引我们下意识地往八号楼走,再次来到我们已经走过不知多少遍的地方,那个地方没有路灯,全是荒草。突然,你爸爸发现了躺在草丛中的你。天啊!你怎么会在这儿?发生了什么?母亲痛哭不止,你爸爸反反复复念叨一句话:“天妒英才!”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我的脑子也是一团乱麻。太阳已经出来了,但我觉得身上格外寒冷。你爸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盖在你已然冰冷的身上,他自己冻得瑟瑟发抖。孩子,我们的伤悲,你可知否?
2012年11月6日21时28分,时间停止了。其时,在十三班上我自习的我正在教室隔壁的办公室与学生谈事呢。
确认你走了,我的心彻底地冰封了。七年了,本来以为已经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
每每临近十一月,便会不安,距离越近,越发难以入眠。心被你塞得满满的。不能空闲,难以思考。
今天,是11月6日,学弟学妹正在半期考试,又在下雨。
孩子,你的小伙伴都读大四了,马上就要毕业了。你定然已经重生,去世一年,我觉得那个长得最萌的婴孩是你,离开两年,我觉得那个眼睛最漂亮的小女娃是你……现在的你定然已是一个蹦蹦跳跳,摇着羊角小辫,胸前红领巾晃荡的小姑娘,不是大队长,一定也是中队长,三道杠的那种。
无法抑制自己不想你!还记得悲痛之余我在黑板上写的字:“丽璇永在,理想永存!”你差点击溃了我的理想,击毁了理想国。而今,我已经不再做班主任了,我老了,再也无法承受如此这般的伤悲。
七年了,总觉得你从来没有离开。尽管那草丛几经改变,已成了运动馆,但我仍不去那里,也不会你们呆过的教室,我甚至不敢抬头看八号楼,我怕自己的伤悲会突然井喷。
时常读你留下的文字,忍不住要赞叹,情不自禁想与人分享,皆名曰:故人。与你交流的渠道很多:看到葱兰会想起你,理想国成员第一次照相就是以它为背景的。现在想来,白色,多不吉利啊!看到彼岸花会想到你,这长在黄泉路上的花一定有你的讯息。看到羊肉串会想到你,还有那葡萄干,那是你与竹园君联袂完成的精彩表演。还有课本剧《阿长》,你与我一起训练“美女蛇”,尤其那是百媚生的回眸。看到其他学生看小说会想到你,有谁能期终考试之前坐在办公室的地板上看《斗罗大陆》呢?十三本,还有两本是我特意为你借来的呢?谢谢你充当我的小白鼠,事实证明你的确很强——如此荒废仍能考年级第二……
七年了,仍是心痛。雨一直下,这几年,年年如此,想来上天也像我们一样伤悲吧。丽璇,你还好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