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唐军不是史玉柱

题记
很多人都知道,网叔对于唐军的定义是“赌”。对于唐军和团贷,基本态度是敬而远之。2017年写过一篇《赌出来的团贷》。
团贷雷之后,对于唐军和团贷的评价众说纷纭,除了人失败后惯常的穷凶极恶的挥霍揭露,总体也基本可以盖棺而定了。
现在这个时间,木已成舟,对于唐军道德上审判,对于团贷最终结局的臆断都没有太多意义。
但团贷网的悲剧,对于我们在投资过程中抉择的启迪。
唐军的人生轨迹,对于不甘平庸的奋进者的借鉴和反思。
我觉得是非常值得拿来剖析的。
清明三天,网叔翻看了网上关于唐军的几乎所有视频。重新审视两个命题:
白手起家,唐军为什么能获得如此大的能量?
处处模仿偶像,唐军为什么又不能成为导师史玉柱?在舆论的洪流里,团贷暴雷,史玉柱难辞其咎。
毕竟,唐军一直以来的人设,学生时代就是史玉柱的超级粉丝,创立团贷网之后又通过200万拍卖史玉柱的3小时,升级为史玉柱的门徒。
而史玉柱也似乎特别喜欢这个小弟,不但让旗下的巨人投资入股团贷,同时还在他的撮合下引入了民生资本。
不仅如此,史玉柱的照片曾一度挂在团贷官网最显眼的位置,作为其公信力的背书。心照不宣,史玉柱似乎也欣然默认了这样的操作。
可以说,没有史玉柱提携帮助,就没有今天的唐军。1.0
唐军视史玉柱为偶像,大概是因为史玉柱有着极其不平凡的人生经历。
跌宕起伏的戏剧性是所有英雄故事共同蓝本。这种蓝本,能激起读者强烈的带入感,特别是身处绝境后的逆袭冲动。
回归史玉柱的人生:
少年得志,一度位列内地富豪榜第8。
狂妄之后,大意失荆州欠债2.5亿,成为中国首负。
千夫所指,正当所有人看衰史玉柱的时候。在江苏卧薪尝胆,几年时间打造了畅销全国的脑白金。
王者归来,兑现诺言,还清所有债务。
最后打造热门游戏征途,成功在美国上市,再次成为中国的顶级富豪。
唐军出生贫寒,所以逆袭是人生的最重要的命题。贫寒的出生起点就继承了失败。
失败,意味着要承受比常人更多的经济上和心里上的压力。
也意味着,人会更加地早熟。
童年的唐军要陪着父母捡垃圾补贴家用,经常一个人坐火车往还于四川和东莞。一次在火车上,仅有的50块钱被偷,滴米未进3天。
少年时代,就要学着倒卖复读机和火车票谋取自立。
上了大学,通过代理驾校赚到人生的第一个30万,又借了父亲的20万,一口气投入股市。结果碰到股灾,惨败。几十万最终所剩无几,成了家族长辈眼里的败家子。
进入社会,从事贷款中介业务。疏忽大意,遇到2011年区域性的金融风暴,欠债800万,被人追债到父母身边。走投无路的唐军和合伙人张林在酒店抱头痛哭。

“没有在深夜痛哭过,不足以谈人生”。失败的阴影深深刻到了唐军的骨子里。思考失败,战胜失败和失败带来的内心反应,一直是唐军长期以来自我训练的课题。
2012年,唐军拍得史玉柱3小时之后,问的第一个问题:
在失败的时候有没有害怕?
在聊得较深的采访里,几乎都能看到唐军对于失败的思考和诠释。
这个问题,2015年的时候唐军在创业邦的一个视频节目中自己出了一个答案:
哪怕是马上要去坐牢的时候,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恐惧,一定不能恐惧。
在网贷之家的采访中,又能看到其对于失败的洒脱:我还年轻,大不了重头再来。
可是,他选了一条不归路。搞到今天的局面,“从头再来”变得无比奢侈。2.0
很多年轻人,谈到人生的失意和蹉跎。
总是以一句话梗死所有人:“人家有关系有资源,然而我没有”。
唐军的起点,其实也没有任何关系。父母是收破烂的,自己是三本肄业的穷学生。但这个人,外向,悟性高,对于人际关系的处理和社交,非常有一套。
唐军这样评价自己:自信、简单、坚持,不恐惧。
但视频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东西,以及谈到诸如如何搞定史玉柱这些话题的时候,总是不经意间透出一股精明的劲。
这种精明,让他在处理人际关系的时候非常游刃有余。也能给人留下非常好的印象。
团贷暴雷,某财经大V回忆唐军的时候,印象是“人不错,行业令人无奈”。
一次饭局,让史玉柱心甘情愿处处提携这个无背景,无学历的小屌丝。
有人说,团贷系的规模,换个人只要能豁得出去,也能达到这样的“成就”。讲真,一个人再十恶不赦,轻佻地否定他的能力没有任何意义。过去P2P乱搞的估计不下几千人,豁得出去的亡命之徒更是大有其人,但大部分都是没走几步就歇菜了。
看人要看一个人的核心竞争力。唐军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擅长搞定人。
而擅长搞定人衍生出来的能力,就是销售和资源整合。
唐军早年的发迹或多都跟销售有关。
学生时代通过驾校获得的第一桶金。
毕业之后,通过贷款中介获得的原始积累和团队。
团贷网成立之后,对于线上用户营销。
唐军的资源整合能力更不用说了。
后期到了可以说眼花缭乱的地步。
很多人将关系理解为别人愿意无条件帮助他,资源理解为恭候在一帮等待调取的人脉、财务。
大错特错。
资源整合的本质是资源互换。
你想整合别人,你需要拿出你的筹码。
唐军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处理人际关系的时候,从来就是“舍得”。
唐军为了获得与史玉柱交谈的3个小时,付出了200万的筹码。唐军讲,这次吃饭付出了自己1/4的财富。
但这笔钱真实来自哪里,则就不得而知了。
2011年,因为乱放贷崩盘,唐军欠债800万。
2012年下旬,团贷网高息上线,30人左右的团队,一度给到投资人的利息达到年化40%。利润有多少?
2012年底,200万拍得史玉柱的3个小时。3.0
年轻的时候,唐军对于史玉柱的理解,大概只是看到了表面。
年纪大了,阅历深了,做的事已经让他很难回头。
唐军跟史玉柱,实际是两个截然不一样的人。
在唐军身上,你看到最多的是聪明,悟性高。属于天赋这一层面。
而在史玉柱身上,你看到的,即便年轻的时候狂妄不可一世,但依然有清晰而扎实的底层功底。
直到2015年的采访,唐军对于知识的态度,依然表现出轻微的反智。
他说,读清华、北大没有用。
他说,大学经常不去上课,毕业证都懒得去拿。但不认为自己是学渣(特别同学眼里的自己)。
而史玉柱,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后来又在深圳大学软件科学系(数学系)读研。
英雄不问出处,读书也不能定格一个人的人生。不过底层的学术功底,给了史玉柱和唐军截然不同的起点和处理事的方式。
史玉柱人生赚的第一桶金是自己编程的汉卡,100万。史玉柱拥有非常扎实的专业能力,是一个优秀的产品经理和营销人。
在人生的低估,史玉柱会花时间认真研读《毛泽东选集》。
唐军人生赚的第一桶金是驾校代理,30万。属于商人的天赋,赚差价的能力。后来,也一直捣腾自己在搞定人上的能力。但纵深到一些专业领域,则显得乏善可陈,也看不到精辟的内行观点。
唐军在营销上喜欢炒作,但也只是止于炒作。
团贷网线上规模的起量,也基本是余军用野蛮的羊毛打法(烧钱)刷出来的。
在人生的低估,唐军选择向徐新打电话,找史玉柱问迷津。依然是人际关系能力的衍生。
商业的竞争,落到深处,终究是专业的竞争,特别是产品力和营销力的竞争。把东西做好,然后在市场上卖得好,赚到钱。
2014年的时候,史玉柱对唐军说:要专业化,不能做太多事情,即使要做,也要做跟行业有关的事。
唐军说,嗯,我们就专注于互联网金融,金融领域。
然后,转手2015年谋求借壳浩宁达,黄了之后借壳新三板,做小黄狗,又借壳进入A股,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游戏……
实际讲,唐军也没太多退路。
赌徒的个性+屌丝玩互联网金融,让其上岸的概率小之又小。
唐军大概是被2011年那笔800万的欠款逼进P2P行业的。要不2012年团贷上线之后,不会如此疯狂地玩高息。
进入这个行业之后,原始基因的缘故,靠技术(风控技术、互联网技术等)的崛起几乎不可能。
于是,努力发挥自己最擅长的:整合资源。
前面说了,整合资源本质是资源互换。你屌丝怎么去换?
P2P平台都说挣钱没那么容易,只能靠自融了……
一错之后容易再错。
当陷入泥潭之后,时间成本就会变成非常昂贵。稳扎稳打也会日渐奢侈。人为了摆脱这个泥潭,就会去试图抓住任何一根稻草,于是赌局越来越大。
从基本功讲,唐军还没有打扎实经营一家大企业的能力。然后,公司转眼做到几万人。
从竞争力讲,唐军已经来不及带着耐心做好做强旗下的业务。疯狂地圈各种职业经理人加盟。但现实是,职业经理人一般都只是把事做到80分。
然后一堆80分的业务,市场好的时候还好。市场不好的时候就会灾难的发现,看起来雄兵百万,实际能打的可能一个都不是。4.0
这几天,我了解到一个身边的朋友。
在银行以8%的利息贷款40万,然后全部投入团贷。
这个清明,也花了很多时间在安慰他。
投资这件事,永远要稳扎稳打。
人生这件事,也是。
没人能保证任何一个投资绝对安全。那么,就要在任何一个投资中留足余地。
同时,投入足够的时间去把自己投资的领域搞明白。本公众号任何文章观点,皆为交流探讨所用。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