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阿房宫赋》分析

《阿房宫赋》分析
文/田露露
《阿房宫赋》是一篇极为优秀的赋体,拥有着散文的笔法,从古至今脍炙人口。它兼具赋体文和议论文的特点,并且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杜姆在文学上的主张。笔者试图通过与相关文献资料结合来分析它在“意”,“气”和“辞彩”方面的表现。
杜牧生活在唐朝由胜转衰的时代,一颗报国安民之心促使他写下了这篇《阿房宫赋》以劝谏统治者。此赋尤以尤以新体文赋的变创特性,引领与启示北宋文赋的兴起,从而在唐、宋赋史上深具重要地位。《古文观止》的编者也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笔者主要分析以下三方面。
一、意,立意
高中课本中在引用《阿房宫赋》的时候,有这样一个注释,“杜牧在上知己文章启中说‘宝历大起宫室,广声色,故作《阿房宫赋》。’”这可以说是杜牧写下这篇文章的原因之一,也是他的主要立意。
《阿房宫赋》的立意集中体现在最后一段。最后一段明确的表达了作者的观点,作者认为战国时的六国与秦王朝都是自取灭亡,是因为他们“不爱其人”,而并非外力因素导致他们覆灭。杜牧立足于唐朝内忧外患的危局,面对当朝统治者滥用财力,大兴土木等荒诞的行为,写下了这篇《阿房宫赋》,希望能以此唤起统治者的忧患意识。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这句话不失为一种隐喻的警醒。最后一段表面上说的是秦朝,实际上也是在说唐朝,暗含了杜牧对国家的担忧。杜牧就正是替秦人哀悼的后人之一,他痛感于国家现状,不愿看到唐王朝步六国和秦的后尘,于是想以此告诫统治者,希望唐敬宗能够以史为鉴,轻徭薄赋,减轻对老百姓的剥削和压迫,以避免重蹈六国和秦覆灭的后尘。
杜牧的立意虽然集中体现在最后一段,但如果仅仅从最后一段来理解就显得略为狭隘。他还在前文写到“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这是秦朝灭亡的另一个原因,也可以说是另一个角度立意点。人都是有同理心的,每个人都想让自己的生活过得更好一点。可是,在那个朝代,那样的生产力下,生产资料的数量是一致的,秦皇想要过奢侈的生活,那么百姓的生活条件自然相应的降低,变差。也可以说是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吧,这种情况达到某一个百姓再也忍受不下去的临界点,就会出现像“戍卒叫,函谷举”的情况,那么一个国家,一个王朝,也就自然而然地灭亡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篇赋表达了杜牧对秦朝因不体恤百姓而灭亡的惋惜,正告唐王朝统治者要充分认识到统治者的荒淫无度会导致百姓怨声载道,民困则国亡,国亡则族灭的现实道理;并且希望当朝统治者能够做到推己及人,同时吸取秦朝灭亡的历史教训,爱其民(爱民如子),使唐王朝有更好的发展。

二、气,气势
要说“气”,阿房宫赋这篇文章的气势不可谓不宏大。一开头的“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短短十二个字,不仅写出了六国覆灭,秦统一四海的宏伟历史,也写出了阿房宫的宏大规模,暗示了建造它的艰难。开篇大一统时代的形势,帝王的野心和奢侈,一齐从纸上跃然而出。突兀有力,如泰山压顶,气势十足,牢牢地抓住了读者的眼球,完全不会让人感觉读之无味,平板无力。这四句可以说是奠定了全文的气势。
全文的气势当然不仅仅体现在前四句的凝练上,还体现在它全篇的布局以及内容上。
杜牧在描写阿房宫的时候,并未做细致的繁琐的描述,也不流于空洞的言辞。他着墨不多,却用寥寥几句,把阿房宫气魄,形象,规模完美地展示的出来,而且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他们可以在留白处于心中描绘出阿房宫的样式。杜牧以丰富的想象,优美的笔触,引导读者想象,更能让读者体会到阿房宫的的壮丽,也更容易给他们留下鲜明突出的印象,也在不知不觉中让阿房宫宏大的气势深入人心。且前三段极力描写了阿房宫中,宫殿耗费之巨大,规模之壮观,构造之巧妙,布局之繁复,陈设之华美,让人为之倾倒;而后两段则更侧重于表达作者的磅礴的情感,用描写来烘托议论的部分,使全文的气势得以进一步增强。杜牧并没有像他之前的许多辞赋家,不重内容,只求形式,而是去冗除杂,繁简适当,注重内容,恰到好处。更容易让人感受到整篇文章的气势。

三、辞,辞彩章句
《阿房宫赋》作为一篇赋,充分体现了赋体文的特点。如运用铺陈,排比,对偶,押韵等手法,使文章气势如虹,富有音韵美。除此之外,作者也巧妙的穿插使用整散句,从而使文章语句做到整散结合,错落有致,更加节奏鲜明。
文章辞藻华丽,多处同时使用了多种修辞手法,使语句的内涵更加丰富。比如“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同时使用了想象,设问,排比和比喻的修辞。首先,作者为了押韵才写成这样,实际应该是未云何龙长桥卧波。不霁何虹复道行空。其次,在作者所处的时代,他不可能见到阿房宫,所以如此唯美的景象只是他想象出来的,可以体现作者瑰丽的想象。作者将水面上的桥比作云中的龙,空中的走廊比作雨后的彩虹;以龙喻桥,容易使人们把现实中水上的桥的形状和龙联系起来,唤起人们丰富的联想和想象;以虹喻复道,不仅在显其高峻,而是在表现他的华丽。仅此,亦足以表现作者的文笔功力之深厚。
除此之外,不得不提的就是这篇文章的音韵美和节奏美。赋起源于楚辞,往往追求对仗工整,平仄相间,音韵和谐。而文章中的多数四字词语以及如“溶溶”“盘盘”这样的叠声词,外加整散句结合的特色,使音节富于变化,节奏明快,给人以抑扬顿挫的美的享受。
“凡为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辞彩章句位为之兵卫,未有主强盛而辅不飘逸者,兵卫不华赫而庄正者。”杜牧在《答庄充书》中这样写到。笔者认为,杜牧的这篇《阿房宫赋》十分完美的体现的他所说的三点,它立意深刻,气势磅礴,辞藻华丽,语句飘逸。整体骈散结合,不仅读起来朗朗上口给人以音乐美,而且许多语句内涵丰富,值得人们深思,不失为一篇千古名赋。

编辑| 刘海宁 李章鑫马瑞张明月
我在这里 等着你来
●扫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