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水马龙的人间

车水马龙的人间黎荔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多久。我知道,在被疫情偷走的这个月里,我做出的贡献,不过是为国懒宅而已。我已经应该感恩了不是吗?还有一群人不分昼夜地奋战在一线,他们甚至从疫情爆发至今就没回过家。虽然冰箱里囤足了各种冷冻食品,厨房里也不缺洋葱土豆南瓜大白菜胡萝卜,但还是觉得常常吃不上一顿正经饭,因为没有绿叶蔬菜。蔬菜很难在室内储存很多,尤其是绿叶菜,两三天就会腐烂,在这进入一级应急状态的日子里,封路、封村、封高速、封小区,买到一把新鲜绿叶菜实在不易。在疫情数字日益加重的突发日子里,和口罩价格一样开始波动的是蔬菜的价格。虽然又贵又难买到(亏得还有盒马鲜生、叮咚买菜以及美团买菜),但我还是每天在生鲜APP上,抢购很快呈现“补货中”状态的青菜。绿叶菜是中国餐桌上的必备品。疫情中,它代表的不仅仅是维生素,更是生活的正常秩序和安全感。我想,其实不仅仅那一颗水灵灵的小青菜,我更怀念的,是那个车水马龙的人间。
记得以往,傍晚下班的时候,顺道到菜市场买菜。一走进菜市场,扑面而来的,就是浓浓的人间烟火气。那些在街边提着篮子筐子或化肥袋子临时摆摊的郊县农民,耐不住性子,急着要回家了,于是纷纷抛售手里的胡萝卜、土豆、白菜、菠菜,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抢到他们带来的自养走地鸡、新收土鸡蛋、新摘田间野菜。流动摊贩中还会见到卖小鸡的人,守着一大笼染得红红绿绿的小鸡小鸭,守着一片毛茸茸的拥挤与喧闹,手掌上时不时还捏起几只叫卖,一看见有小孩子经过,就赶紧问一声:“小朋友,要不要买几只小鸡小鸭,可好养啦!’而那些固定摊位的商家,也在抓紧人流量大的下班时段,扯着嗓子卖着粉条、木耳、黄花、红枣等干货,生意兴隆正在此时此刻。人多处,排起了长队,卖猪头肉的汉子一把菜刀上下飞舞,刚刚出锅的肉丸香气飘了一条街。在青菜萝卜的鲜艳颜色里,在讨价还价的争论声中,在菜市场这个又俗又热闹的地方,你感受着平凡生活对人的治愈,逐渐把一颗心熨帖得温润。即使什么也不买,随着人潮在狭窄的街道上这里看看,那里转转。看看吹糖人的、卖花灯的、写对联的、草编蚂蚱的,晃来晃去,闲逛一下,也蛮有意思呢!光是看着那些为了生计和一日三餐忙碌的人们,身上那股子热腾腾的生活的精神,你就会觉得自己的那点矫情的小悲伤,在生活奔流的大河上转瞬便被席卷而去。
生活不过是一日三餐,说简单也简单。在城市中,既有十指不沾阳春水、三餐全靠外卖续命的职场人,如亦舒笔下白衣白裤、金刚不坏的女战士,也有在鱼鳞和鸡肚肠遍布的菜市场里,翻拣最新鲜果蔬只为孩子煲一锅汤的主妇,世俗得端然大方。无论我们与菜市场隔得有多远,那都是我们最坚实的生活底座。除了蔬菜、干菜、调料,菜市场还提供着一切生活的需求。生禽大肉、活鱼水产的地方,鲜货来晚了就没有了。面条馒头粮油的地方,成天散发着粉面的甘香和小磨香油的精香。熟食铺子、干果铺子、蛋糕店,卤菜凉菜炸鸡,花生芝麻糖果,饼干锅巴瓜子,面包糕点生日蛋糕,这是孩子们最爱的地方。卖蛋的摊子,有鸡蛋鸭蛋松花蛋咸蛋,卖豆腐的摊子,有老豆腐嫩豆腐豆腐皮豆腐干。从菜场出来,挨着马路,总是一家挨一家的水果摊、烧饼摊、早点摊,还有在地上摆着卖的鞋,挂在架子上的应季衣服,钱包女士包皮带之类。菜场里也不乏小店铺,卖针线布料的有,卖日用杂货的有,食品小超市有,卖散酒的有,卖茶叶的有,理发美容的有,还有每日每时大喇叭放流行曲的两元店。在这万城空巷的日子,真怀念啊!那个活色生香、车水马龙的人间。
马上是春菜上市的季节了,真希望兵荒马乱的日子尽快远去。苍白的天空放出囚禁已久的太阳,各种小摊小贩小车儿再一次哐当哐当进入生活万象。我要自由自在地逛菜市场,不必口罩、不怕咳嗽。春天里物种丰富,油菜心、荠菜、香椿、蒲公英、苜蓿,这些是我认识的春菜,有的春菜还得大叔大婶们指点告诉我,白蒿、茵陈、马兰头、马齿苋、菊花脑、苦菜、柳芽、枸杞头……这些可爱的春菜,被春雨浇灌滋养得绿油油的,又嫩又肥,琳琅满目地铺陈,齐齐整整地在篮子里排排卧好,在菜市场里绿得那么惹人怜爱。我一定要一篮一篮问价,小鲜菜儿浑身裹着剔透的水珠,一抖便扑簌簌落下来,一定声响欢快,我还要放到鼻子下面闻一闻,感受那一股扑面而来的清新明净,来自旷远山野的清气幽香。但愿迟来的春天,把这一切交还给我们,活色生香、车水马龙的人间。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