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的人在路上了

基努·里维斯的恋情牵动了全世界人的心,毕竟这是有史以来最受喜爱的好莱坞男明星。
正如Insider的报道标题写到:How Keanu Reeves overcame a troubled childhood and heartbreaking losses to become Hollywood’s most beloved actor.
The New Yorker曾使用「Keanu Reeves Is Too Good For This World」这样的标题,国内媒体将它翻译为《这个世界配不上基努·里维斯》。GQ杂志用Immortal不朽描述这个今年55岁的男演员。
我们几乎很少看到媒体如此一致地倒向一个人。
前几天的洛杉矶艺术电影晚宴(LACMA Art + Film Gala)上,他牵起了女友的手,这是这个这些年绯闻少到几乎可以忽略的男明星35年职业生涯里的第一次。
Who is she Does she deserve Keanu Reeves
她是谁?她配得上我们的基努·里维斯吗?这是全世界爱基努·里维斯的人想问的问题。
我们先来看看被基努·里维斯牵起的人是谁。
她叫Alexandra Grant,今年46岁,是一个住在洛杉矶的艺术家。
她拿到了Swarthmore College(Forbes排名第7的文理学院)历史和艺术学位,游历世界各国,在洛杉矶、巴黎、纽约都办过展。
Alexandra的个人网站上展示了她这几年的一些作品。
她有一个系列主题叫Born to love,我想讲讲这个系列,因为透过这个系列我们能看到一些她的想法。
这个系列的灵感来自古希腊悲剧作家Sophocles非常著名的戏剧作品Antigone(《安提戈涅》)。《安提戈涅》的名字取自主人公安提戈涅,她是旧国王俄狄浦斯的女儿,新国王上任后,安提戈涅不顾新国王的禁令,埋葬了勾结外邦的叛徒哥哥,而被新国王处死。
她被处死时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台词,「I was born to love not to hate. 」,Alexandra就是用了这句里的「I was born to love」。
《安提戈涅》是非常经典的悲剧,安提戈涅与新国王之间的对抗后来成了自然法学派和法律实证主义之间论战的经典素材。自然法学派相信的是真正的正义是在人类制订的协议、国家制订的法律之外的,存在于人的内心的自然法;而法律实证主义则相信人定规则,法律和道德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简单来说,安提戈涅是自然法的拥护者,她代表着公民依据自然法原则,依据天理和良心,对抗恶法。
Alexandra选了这样一个主题,体现的是她对一个超越艺术与美本身,一个更加宏大的主题的关注和思考。不出意外,她也是人道主义的拥护者,是世俗权威的反抗者,就像安提戈涅。她试图描绘的正义和爱,不被冰冷的现实和规则束缚。
在她的作品里,她将多种元素结合,文字与形状,油墨与纸张,墨水与蜡,直线与曲线,她用这些元素来体现混乱和仇恨如何转化为爱与美。
历经人世间苦难,却在苦难中获得爱与慈悲,难道不也是基努·里维斯的人生写照吗?
用他自己的话说「Grief changes shape, but it never ends」,人世间的哪一种苦难都不肯放过他。
他的童年动荡不安,父亲因为贩毒入狱,和妹妹跟着几度再嫁的母亲颠沛流离。成年后遇到知己,对方在1993年死于吸毒过度。深爱的女友和自己生下的孩子一出生就是死胎,女友在2001年因车祸去世。后来和他相依为命的妹妹又患上了白血病。
但就是这样一个被生活反复折磨的人,在最近一档深夜脱口秀节目里被主持人问到「你觉得我们死后会发生些什么?」,他平静地回答,「那些爱我们的人会想念我们。」
媒体用「Tragedy hasn’t made Keanu Reeves Bitter」来形容基努·里维斯,他何止是不「苦涩」,他温暖得让人觉得这个世界配不上他。
许多年来,人们在论坛和社交媒体上讲述自己和基努·里维斯的偶遇,以及那些偶遇给他们留下的美好印象。
这是一些什么样的故事呢?每一个故事都很相似——
有人说,自己曾经在一家独立书店工作,每周三基努·里维斯都会骑着他的摩托车来买新出的小说和数独游戏。每一次,他都会提前20分钟打电话到店里,礼貌地请求店员把他要的书先找出来放好。
有人说自己有次坐飞机从旧金山到洛杉矶,同行的乘客里就有基努·里维斯。结果那班飞机因为故障只能迫降在离洛杉矶两个小时的贝克斯菲尔德(Bakersfield),乘客们需要从那里再坐车去洛杉矶。基努·里维斯主动担任了在乘客和机组人员中进行沟通的角色,帮着安排车辆,后来在去洛杉矶的车上还一直在和其他人海阔天空地闲聊。
#,公众号:假装在纽约这世界配不上基努·里维斯
在所有故事里我最喜欢的是这一个,
2001年,我在悉尼一家电影院打工,遇到基努·里维斯来买票。当时他应该正好在拍《黑客帝国》。当时我16岁,我对他说我可以给他员工折扣,我的想法是这样他就需要签字确认,而我就可以得到他的签名。结果他拒绝了,说自己不在这里工作。于是我慌乱地给他按正常票价出了票,暗自为没有拿到签名懊恼。
两分钟以后他回来了,递给我一张背面有他签名的收据说,「我刚意识到你可能是想要我的签名,所以我签在了这里。」他把手里的冰淇淋甜筒顺手扔在了垃圾桶里,然后就去看电影了。我后来才意识到,他可能根本就不想吃冰淇淋,他只是想找张纸,把签名送给这个16岁的白痴少年。
#,公众号:假装在纽约这世界配不上基努·里维斯
人们爱他,赞美他,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懂他,信奉「I was born to love」的Alexandra或许能。
基努·里维斯的名字Keanu在夏威夷语里是cool breeze over the mountains,吹过山间的清风的意思。他如清风,他和她相爱的方式也让人觉得好似吹过这个喧嚷世界的清风。
基努·里维斯首次公开的这段恋情没有让人失望,并不是因为像网友评论的「他没有找一个的20几岁的嫩模」,而是他让我们看到了一种近乎于理想的相爱方式。
2011年他们首次合作,当时基努·里维斯撰写了他的首本作品《Ode to Happiness》,他将这本书定义为「grow up children’s book」,而Alexandra为他的这本书绘制了插图。
2016年他们又合作了《Shadows》,这一次仍然是基努写作,Alexandra则是用相机捕捉基努的影子作为书的插图。
如果你翻翻这两本书,就会发现他们迸发的灵感有多么奇妙,以及你能捕捉都两个灵魂之间的亲密和默契。
这两本书是由德国著名出版社Steidl出版,Steidl成立于上世纪60年代,每年出版大量视觉类书籍,Chanel和其已逝的创意总监卡尔·拉格斐是Steidl的长期客户。多半是受到Steidl的启发,2017年,基努·里维斯和Alexandra在洛杉矶创立了一家名为X Artists’ Books(简称XAB)的出版社。
XAB出的书都非常有意思,很基努·里维斯,也很Alexandra。
中间那本《他者之语》(The Words of Others)是对一个阿根廷艺术家旧作的翻译,艺术家以「文学拼贴」的手法,从媒体报道、政客发言、宗教和历史典籍中摘录语句,虚构了这部对话题著作,是在对越南战争背景下的美国霸权政治进行激烈批判。
《他者之语》右边的那本《高风》(High Winds)是一本适合睡前阅读的成人童话(基努·里维斯真的很喜欢用成人童话诶)。
Alexandra的艺术背景让她在XAB担任了重要角色,基努·里维斯也不仅仅是出资人那么简单,他们共同经营着这家看上去很大可能不是以赚钱为最大目的出版社,像是一对充满默契的好友。今年55岁的基努·里维斯和46岁的Alexandra 大概都明白,恋爱里两个人除了恋人最好还能有其他身份,最好的朋友,默契的合伙人,老师和学生,父亲和女儿亦或是母亲和儿子。
经历过苦和难的人决定在一起,往往会以一种更举重若轻的姿态。
一起出书,你写我画;一起做出版社,把我们喜欢的内容分享给更多人,我看到的是两个灵魂的相拥,想不出还有比这更好更纯粹的相爱了。孤独了这么多年的基努·里维斯应该是不再孤独了吧,爱虽然来得迟了些,但总算是来了。
最近意外喜欢上一首网络歌曲,觉得很适合放在这篇文章的结尾,这首歌叫《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它唱到:「此时草长莺飞,爱的人正在路上。我知他风雨兼程,途经日暮不赏。穿越人海,只为与你相拥。」
美国人说基努·里维斯是national treasure,是他们的国家宝藏。谁说他又不是世界的宝藏呢,他教会我们,鼓舞我们,感动我们的太多了,而这一次,他又告诉我们,爱会降临的,在路上了。
-End-今天想和你们聊的话题是你心中好的爱情是什么样的?我会从留言者中抽出1位送出JurliqueRosewater Balancing Mist走,一起去加州获奖的读者是猫旭李绯请在后台留下邮寄地址和联系方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