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烧烤之城——大家都笑你!

听音频拉到文章末尾!1
我的老家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拜泉县长春镇周老井屯。
对于很多南方人来说,黑龙江就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直觉是遥远、寒冷。那里的人有时挺热情、有时挺野蛮、有时还非常神经质,大金链子、小手表、天天啤酒加烧烤。
当然,这样的人在黑龙江人当地好像也不多见了,但在珠海这个移民城市中,或者澳门的特种行业里,左青龙、右白虎、大金链子、小手表还是黑龙江人或东北人的标配。
在黑龙江,不是哪个地方都天天啤酒加烧烤,这种生活方式最流行的就是我老家齐齐哈尔市的市里,并且在这20年间形成了文化,形成了产业。哈尔滨最有名的烧烤是齐齐哈尔烧烤,并且在全国各大城市都可以看到齐齐哈尔烧烤、齐齐哈尔烤肉的影子。
有一个关于齐齐哈尔烧烤的段子:
说拿张北京地图,用针扎三下,可能点中一个厅局级单位;拿张上海地图,用针扎三下,可能点中一个五百强公司;拿张齐齐哈尔地图,用针扎三下,可能点中的是一个烧烤店。
齐齐哈尔是一个重要工业城市,在行政区划变为市辖县之后,齐齐哈尔市又管辖了十一个农业县,这就形成了既有老工业,又有落后农业的中国北方最大城市。后来因为负担太重把临近大庆的两个县给了大庆。
齐齐哈尔原来在每年十一之前有个齐齐哈尔工业产品博览会,是学哈洽会。后来全国都发展旅游,因为齐齐哈尔又叫鹤城,是丹顶鹤夏天的繁殖地,在距齐齐哈尔市东南30公里有一个国家级的丹顶鹤保护区——扎龙自然保护区。就把工业产品博览会换了身行头叫观鹤节,这时候就工业、农业产品都有了。我在齐齐哈尔上班的那些年观鹤节是市里的最大的事,但最后一看,还是像在市里赶大集。
自然保护区就不可能开发旅游,当时我被扎龙调用了大半年,说是搞旅游,当时我就说保护区和旅游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观鹤观不了,就开始宣传农产品。那些年绿色食品流行,就开始搞齐齐哈尔绿色食品博览会,是从2001年开始的,那时,我已不在齐齐哈尔了。今年是中国(齐齐哈尔)第二十届绿色有机食品博览会,因为疫情影响搬到“云”上去了。
齐齐哈尔这个名字因“大家都笑你”这个出自相声的灯谜而被人所知。齐齐哈尔是一个多民族的城市,最早的主体民族有达斡尔、满、蒙、汉、朝鲜、回等。据说,齐齐哈尔是达斡尔语“奇奇嘎热”或者是满语“哲陈嘎拉”的音转。总之都有边疆、边境的意思,或有天然牧场、河边绿洲的意思。
齐齐哈尔市围绕嫩江两侧而建,但所形成的文化却不是汉文化的河边城镇的文化,而是典型的渔猎草原文化。齐齐哈尔市位于嫩江的中游缓流区的冲击洲上,并且原来这一地区江流一直是漫流状态,嫩江经常改道,四周又有大面积的盐碱地,并不适应农业耕种。所以说,整体文化就不是农耕文化,是渔猎、山林、草原文化的杂合。这也给烧烤文化的形成提供了条件。
2
还有另一个方面的原因就是齐齐哈尔的重工业。
如果说,渔猎草原文化是齐齐哈尔形成烧烤文化的遗传基因,那么,重工业的衰败就是齐齐哈尔烧烤文化形成的发酵剂。
原来齐齐哈尔叫烧烤之城,现在应该说叫烧烤齐齐哈尔。不是齐齐哈尔在烧烤,而是齐齐哈尔本身就是烧烤的内容。
就像说,吉林大学在长春,还不如说长春在吉林大学里。我不吃烧烤,不喜欢那种烟熏火燎的味,但我很喜欢“齐齐哈尔本身就是烧烤的内容”这种话,因为这句话太有嚼头了。
齐齐哈尔烧烤氛围的形成很晚,是从1990年代开始的,那个时段的国有企业职工下岗潮让本来兴盛于蒙古、达族、满族的烧烤开始在全城流行。
齐齐哈尔是新中国最早解放的大城市,没有之一。
因为有日满时期完备先进的工业化、城市化体系,齐齐哈尔就成了建国之后最早建设的重工业基地。包括齐齐哈尔钢厂、齐齐哈尔车辆工厂、齐齐哈尔重型机械厂、第一机床厂、第二机床厂,还有和平、建华、华安三大兵工厂。并以此形成了一套以钢铁、机械、兵工为中心的重工业产业群,并发展出了中国最早的轻工业。
这些国营大厂动辄上万员职工,加上集体企业、第三产业,一个厂上几万、甚至十万人。而在上世纪90年代之后,他们迎来了下岗大潮。当时觉得下岗很正常,谁都知道国营工厂里吃白饭的太多,不下岗都得死。但现在想想不是那么回事,因为当初建立国营企业的目的就是为了不出现下岗这种现现象,人都是国家的人了,怎么会政府主导下岗呢?
下岗了,代表有闲,但没钱。闲下来的生活不好过,对于东北人来说喝酒是最好的消愁药。喝酒总要有肉,这是东北人的习惯,做个烧烤炉子对于这个重工业城市的居民来说都不难。那时候东北的牛羊肉也不贵,买点肉、买点酒,找几个朋友一烧一烤一喝,又解馋、又解愁、又能消耗时间,挺好!
吃的人多了,怎么腌肉、放什么料、怎么烤好吃,大家就相互交流,就形成了一套经验体系,并开始走向商业化。以至于发展出了现在齐齐哈尔地炉烤肉、红柳大串、烤涮结合这些特色的吃法。还出现了工厂化的产品,比如腌料、蘸料等等。
比较有意思的是,从民间到政府没人拿烧烤当成品牌,可他现在就成了这座城市的品牌——齐齐哈尔烧烤。
3
不过,我是作为一个离家20多年的外乡人看这个现象的,有可能齐齐哈尔自己人也不会觉得烧烤是齐齐哈尔的品牌,或者有什么大前途,这也很正常。
我们倒是可以想想,哪些品牌应该是最牛的,永远能生存下去的呢?
我们先说说齐齐哈尔原来的品牌。
齐齐哈尔原来叫一刀、一枪、一马、一炮。
一刀是黑龙冰刀,一直出口北欧,可以说是世界名牌产品。现在我一初中同学在那儿当老总;
一枪是原齐齐哈尔猎枪厂生产的双管20连发雄鹰猎枪,主要出口欧美、澳洲。
一马是当时的齐齐哈尔马戏团,曾经上过春晚。
一炮是建华厂(生产炮弹)生产的大型烟花礼炮,主要供应给国家级的大型典礼。
当年,我二十多的时候,我们区宣传部的王副部长和我说齐齐哈尔这四大品牌的时候,我还比较发懵,因为真不知道,谁也不可能知道。
冰刀比较好知道,但出口的那种中国人买不起;猎枪也知道,非常想买,卖房子都想买,但人家不卖中国人;上春晚的马戏团看了也就高兴那么一会,也没什么产出;建华厂的礼花谁也没买过,大家过年放的都浏阳烟花。
现在都知道了,这些品牌都不是真品牌。也包含中国的工业品牌,因为产业体制的问题,说不上哪天这个品牌就没有了。比如春兰、海尔、联想,我敢预言下一个会是什么?但还是不说的为好。
那什么是真品牌呢?
兰州拉面,还得是青海化隆县版的;沙县小吃;柳州螺蛳粉;杭州小笼包;隆江猪脚饭;潮汕牛肉火锅等等,这才是真品牌,没有人组织,没有人管就跑出来的品牌。当然,这里有一个例外,柳州市委书记在大前年的两会上宣传过螺蛳粉。化隆县、沙县在这两款小吃跑遍全国的之后政府上树摘桃子,这才发现原来家里还有宝。
我是希望齐齐哈尔烤肉能成为这样品牌,感觉已经有了这方面的意思。
说明什么呢?
青海化隆因为打击黑枪制造贩卖,很多人远走他乡,冒名兰州拉面讨生活;沙县沙政府因为搞最早的PPP项目,地方非法融资,很多人为了跑“会钱”(高利贷)出走外地,也是为了生存卖起了家乡小吃;齐齐哈尔人因为下岗,生活从天上落到地下,郁闷出了齐齐哈尔烤肉。
说明,只要没人瞎管,再不好的生态都能发育出不错的果实。
当然,如果有人好好管,就像柳州政府一样,那就更好。人家柳州是有经商传统的,从卖名牌棺材,到柳州五菱,再到螺蛳粉,经营意识一直很强,这一点,我老家齐齐哈尔比不了。但齐齐哈尔烧烤假以时日,应该也会成为中国的一个饮食品牌。
其实我今天没想说齐齐哈尔烧烤,是想说我的老家拜泉县周老井屯西北的一个屯叫北泉子,在我十来岁的时候出了大仙,能医百病的故事。结果说是齐齐哈尔就没回到老家去,我们明天再聊,是一个吃泥就能治病的故事,和现在喝白云山制药的复方板蓝根差不多。
欢迎关注老杨品谈,感谢天天转发、点赞、点在看、留言、打赏的朋友们,我们明天见!
老杨品谈的视频节目——茶余饭后,在公号第二篇文章。
(如果喜欢点亮在看,再次感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