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我们~
欢迎关注小新杂谈
如果喜欢本期文章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给朋友吧~
文:顿悟者 编辑:寂
北纬37度,是个神奇的地方,仿佛尽得大自然之灵气,波尔多、雅典、西西里、旧金山……似乎上帝有意为之,使这条纬线成了人类文明荟萃、文史胜迹聚集之地。
恰好,我的家乡也在这一纬度,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陆羽《茶经》里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一尺、二尺乃至数十尺……
恰好,我的家乡四面环山,嘉木丛生,郁郁葱葱。
国家地理杂志介绍浙江物产时说:钱塘江以“之”字向东而去,江尾有龙井茶,江首则有龙顶茶,是谓“一江挑二龙”。
恰好,我的家乡正在钱江源头处。
所以,我的家乡自古有好茶,那片山叫棋盘山,那地名曰:源头。一股山泉从棋盘山顶岩缝中汩汩流出,经一段峭壁淋洒而下,经年不竭,清冽甘甜。泉水穿过茶山,与其他山涧小溪汇集成河,最后流入钱塘江,是它真正源头之一。
源头的茶山有几十亩,大集体时所采茶叶全部上交国家,是村里的一大经济支柱;包产到户后,每家都分到几十株茶树,成了每户的重要经济来源。清明节刚过,就有村民扛着锄头,别了柴刀,把茶树四周清理得干干净净。及至茶树长出第二片嫩叶,只需一人呼喝:“可以采茶咯”,家家户户便蜂拥而出,父母亲挑着箩筐,我拿了背篓跟在后面,一时间,整个茶山人声鼎沸,招呼声、玩笑声、大人呼骂小孩声此起彼伏。大人们的手指在嫩叶间翻飞,小孩们在树丛间乱窜,惊起数只野山鸡在坡上咕咕咕叫。
如园艺师大剪子修过一般,娇嫩的绿色逐渐褪去,茶树露出墨青的老叶。我对摘茶叶实在兴趣不大,摘得老了父亲要骂,摘得嫩了母亲心疼。便只做搬运和服务的工作,谁的背篓满了便接过来倒到筐中,谁口渴了,就去递个水。感兴趣的是听大人们之间肆无忌惮的玩笑,有冷幽默、有粗俗荤段,不时引得阵阵哄笑。更有趣的是午饭时间。由于路途遥远,母亲会用山茶油、盐、酸腌菜炒饭,装在饭盒里带上。坐在茶树间的石块上,吹着山风,吃着香喷喷的炒饭,真是说不出的享受。多年以后在武汉工作了一段时间,居住的小区门口有个小吃店,老板将一碗花饭炒得上下翻飞,放点雪菜,洒点葱花,那味道竟然无比熟悉。细细回想,才忆起原来是茶山上炒饭的味道。
茶叶挑回家后,母亲赶紧做晚饭,我们则抓紧时间将茶叶摊在草席上,把树枝、老梗、老叶、茶叶籽等杂物挑拣干净。晚饭后,母亲将铁锅洗了又洗、刷了又刷,直至没有任何异味,父亲便开始茶叶炒青。我负责烧火,父亲说火小了,我就再添两根木材,他说火大了,我就将柴火退到灶门口。茶叶被父亲的手带着,在铁锅里一会儿正转、一会儿反转、一会儿被高高扬起,像极了武汉小店老板炒花饭的情景。锅里响起哔哔啵啵的声音,茶叶的清香在厨房里飘荡开来。
接着是揉捻、晾干、筛沫,条索紧实、色泽鲜亮的绿茶装了几大袋。我曾随父母担着茶叶去过一次收购站,附近的农民排了长长的队伍,负责检验评级的工作人员凶巴巴的,抓起一把茶叶,仔细的看,又细细的闻,然后便破口大骂,指出种种不好的地方,搞得大家都提心吊胆的。但我家的茶叶,由于挑拣和炒制等都非常细心,他只简单的翻看便对后面的称重结账处说:二级。我看到大多数是被他评三级的,也有四级、五级的。二级的茶叶五块钱一斤,那时我家雇石匠、泥水匠造房子时,他们的工钱好像正是五块钱一天。
源头采来的茶叶都被送到了收购站。我家后山还有一小片茶树,由于土质和海拔的关系,其品质远不如源头的茶山。母亲只在空闲时间采摘一些不老的青叶炒制了家用。我不曾见过父亲细细品茶,更勿论从茶中给我讲人生大道理。茶叶,对他来说只是种经济作物。能让他的妻儿们改善生活的经济作物,他便细心的去打理了。
随着我辈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农村的良田、土地逐渐荒芜。云雾袅绕的源头茶山也已无人打理,藤曼缠身,杂木丛生。曾又去采了点茶青回来,按龙井茶的炒制方式做出一小罐,给懂茶人士品了,谓此实乃常山银豪:色绿型美豪似雪、味甘气香汤清澈,不输开化龙顶,明清时乃贡茶矣。
可惜了这片被上帝垂青的土地,真希望有爱茶者来开发这片茶园,使这些老茶树焕发新机,重铸常山银豪之辉煌,不负北纬37度之美名!
开门七件事 ▏ 柴米油盐酱醋茶古语有云,
开门七件事,
柴米油盐酱醋茶
文:顿悟者 编辑:寂监制:丑小新

精彩往期
????
精彩往期
1.开门七件事 |柴米油盐酱醋茶 (盐)
2.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酱)
3.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醋)
4.开门七件事 ▏ 柴米油盐酱醋茶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