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朵圣洁的花【晓光杂谈006】杂的文●321期

·散文·游记·杂谈·杂感
·评论·随笔·札记·纪实
☆专栏·晓光杂谈·006
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朵圣洁的花文/俞晓光(安徽)
NO.1
荒原里孤零零地长着一棵大树,一看见它,我们就知道离家有多远了。
这一棵树,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印象,恐怕是人们很难一下子说出来的。但,这棵树就是一座里程碑。
方圆几十里,几百里的地方,只有这一棵树。说明这个地方的土质不适合树的生长,很多树可能种下去就夭折了,可这一棵树却顽强地活了下来,并且枝繁叶茂。它是克服了怎样的风,怎样的雨,经历过多少严寒酷暑。
它一定是有故事的。而它只是默默地生长,默默地迎接,默默地送走多少个春秋。
人,如果遇到大树这样的环境会如何呢?我们能像大树一样,活成一棵大树吗?
我们的生命,如果每个指头算十年的话,那可真是屈指可数了。
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也许一生也长不成一棵大树。但我们可以做一个有故事的人。
故事是不是精彩,就看每个人了。
NO.2
再长的夜,翻过去就是明天;
再深的雪,走过去就是春天。
每个人都会有一节漫长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寒冷无比难以抵抗的冬天。
任何悲哀哭泣,都是苍白而毫无意义的。
在黑夜,我们只有耐心地等待。明天就是等待后的答案。
在冬天,我们只有奔向太阳。春天就是太阳奖励我们的盛宴。
NO.3
做人,只管做而无需解释。
不懂你的人,解释一麻袋,他还是不懂。再解释,他会怀疑你就心虚,再往坏处想,就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懂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一个眼神,一个不起眼的动作,彼此就是心领神会、心照不宣了。
做人靠的不是对他人的解释,而是一步一步地干,一天一天地做。
至于我们的做人到底是怎么样的,相信一定是天知、地知、人知的。
NO.4
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朵圣洁的花。或是五月的玫瑰,或是十月的秋菊,或是一月的腊梅。
欣赏的角度不同,欣赏的习惯不同,写出的感悟也是不同的。
花不语,风不语,云不语,阳光不语。而我们的心境在窃窃私语。或是诗,或是歌,或是一曲长笛……
花一样的生活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其实,就在我们的身边。
当你的目光善于捕捉美的时候,你就生活在美之中了。
NO.5
花草花草,有草有花,有花有草。或生长在巴掌大的一块地,或连成片,漫山遍野,在阳光下绿草如茵,花香四溢。
我一直以为,花草是没有谁高贵,也没有谁低贱的。不过是生命中承担的责任,扮演的角色不同罢了。
花,如果没有草的陪衬,就缺少了一份盎然的生机。草,如果没有花的点缀,也就少了一份雅气而平淡。
我爱花,常常在花丛前驻足静观。我也喜欢和草亲近,睡在草地,在花香中,或听溪水潺潺,或看着蔚蓝的天空。
亲,你呢?
NO.6
雪,又一如既往地飞舞而至。
雪,没有春天的雨那样势如破竹,那样电闪雷鸣的气势;
雪,没有夏天的雨那样随性而为,收放全在一念之间,六月天下雨分牛脊。古诗里还有东边日出西边雨;
雪,没有秋天的雨那样缠缠绵绵,那样淫雨霏霏。使得秋天的雨深深地打上了思念的印记。
雪,只属于严寒的冬天。飘飘洒洒无声无息。白茫茫的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哦雪,一片一片的雪花在太阳的照耀下,晶莹剔透。雪下藏着多少美丽的梦
我猜想,它在孕育着春天。
嘘,请勿打扰。
NO.7
把月亮作为感情的载体,通过对月亮的描写而抒发一定的情感,这在先秦的诗经里就有。如陈风月出里就对月皎,月皓,月照三个阶段的美人进行了细致的描画的赞叹。
我最早接触通过对月光的借景抒情,是李白的静夜思“窗前明月光”。那是我在小学三年级吧。当年我还不懂这首诗的含义。
我最惊叹不已的,是苏轼的词“明月几时有”。我几乎可以倒背如流。
我最喜欢听的是古筝演奏的春江花月夜。听着乐曲,再读着唐代诗人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我们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我最喜欢欣赏的是敦煌莫高窟的壁画—嫦娥奔月。飘飘欲仙,令人陶醉。
哦,对月亮的描写有太多的诗句,我的思路一下子被诗句阻塞住了。
月亮,月亮。圆有诗缺也有情。
我的心中也有一颗月亮。
NO.8
和咿呀学语的孩子交流,还真是一个技术加体力的活。
他说的,你懂吗?你说的,他懂吗?哈哈,傻了眼了吧?
说话的词汇,说话的语速等等。
写儿歌,当然是要唱出来,才能和儿童进行语言和情感的交流。
我们的文字,孩子看不懂是正常的。而我们的儿歌也让孩子听得不知所云,不感兴趣。那我们就是失败的创作。
这就要我们把长者的身份放在一边,谦虚地俯下身子,和孩子亲近。这样,我们才能准确地搞清楚孩子们的语境,和表达所习惯采用的方式。
儿歌的成人化是闭门造车的结果。有的把成人的爱情歌曲,改一个孩子的面孔出现,只能是掩耳盗铃。
吆,不能多说了,我得和孩子唱儿歌去了。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NO.9
这棵大枫香树,我猜少说也有一百多年了。而村子里有老人说起码有两百年了。老人说,听自己的爷爷说,爷爷的爷爷辈就有这大枫香树了。
两百年,经历了多少风多少雨,看过多少人多少事。我无从考证。
最令我注意,并且心为之一动的,是这棵大枫香树的根部。不知从哪一年开始,大枫香树的根部生病了,溃烂了,形成的一个水桶大的大洞。而它居然没有倒,依然旺盛地生长,把最好的营养提供给了那些枝枝叶叶。依然保持着枝繁叶茂。它依然挺立着。
抚摸大枫香树的粗糙的皮肤,看着它顽强延伸的粗壮的根茎。我静静地站立在树下。
抬头看着大树向上的枝叶,伸展开来就像一双硕大无比的手,两百年来庇护着庄子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那伸向远方的树枝,好像是向挥手送行,又好像是呼唤远方的游子,他在等候。
我的视线再次回到那令人疼痛不已的创口,没有说一句话,弯下腰,深深地向大树鞠了一个躬。
突然,我看见了我最爱的、而已经仙逝的老父亲。
大枫香树,父亲。
NO.10
还有十一天,2020年的大门就要关上了。
当我们回过头看看自己在2020年走过的路,都会有自己的一番感慨。
这两天,我对自己一年来的对错得失进行了一番梳理。一年总结起来有十个“一”:
一,年龄又添一岁
二,记忆又减一点
三,啰嗦多了一些
四,脸皮厚了一层
五,睡觉没缺一晚
六,饭菜没少一口
七,眼睛模糊一度
八,心里豁然一分
九,走路多了一步
十,幸福多了一天
2020年,我在参加一些征歌等活动,虽然没有取得什么好成绩,但平平安安走到现在,我也知足了。
作者简介
俞晓光,男,60后,安徽合肥庐江人。司法工作者,安徽省音乐家协会会员,喜欢在文字里搬来搬去,或写成歌词,或写成豆腐干,主张写作“随性而为”,以“心情愉悦”为目的。你若喜欢是我的荣幸,你若不喜欢,那就我自己喜欢。
栏目介绍及投稿说明
一、【一周诗选】:每周上、下两期刊发优秀作品;选自《诗路文风》选稿群。
二、【群英会】:按地域专栏分批推送各地活跃在网络诗坛上的诗人作品,属于个人专辑(不定期);选自邮箱或栏目主编私信。
三、【诗坛精英】:推介在诗坛已取得一定成就的中青年诗人;栏目主编组稿。
四、【先锋诗人】:要求个性强、有探索精神、令人震撼的诗作;栏目主编组稿。
五、【杂的文】:除诗歌以外的其它短篇文字,如杂文札记、散文随感纪实等。
六、【诗评】:一诗一评或诗歌理论文章,主编约稿并接受投稿。
七、【古风新韵】:古风格律诗词,每周一期合集,选自《诗路文风》古诗词选稿群。
八、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有份量的组诗及文章类稿件投此邮箱,投稿请附作者简介、微信号、生活近照,或加总编微信(pj18755380086)以便及时联系。
栏目主编陈韶华;陈怀;黄祥贵;王朝明:潘安明
现代诗编委:
方方,王朝明,无我,汪建军,陈怀;罗锦华
古诗词编委:
产林苗,陈桂枝,唐海生,清流,傅少森,温蒂,潘安明
关于个人专辑稿费的说明
赞赏合计20元内归平台所有,作为平台运转经费。赞赏20元以上部分,其中80%归作者,20%留作平台运转经费的补贴。推广期为10天,第11天发放稿费,未发放及时或有特殊情况可与主编私下沟通。在本微刊平台单独推送过的诗人作家们,请你尽快与总编建立联系,以方便发放稿费。总编微信号:pj18755380086
如觉着图文不错,就分享群或朋友圈吧!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推荐阅读原文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