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诗词文学》第489期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天下诗词文学《天下诗词文学》第489期汇
稿件汇总:书 语
诗作审核:陈进超
词审核:萍水相逢
制刊:深堂曲仔
绝句部分
五绝·咏山梅
瞿若/上海
急见寒梅树,山巅独自开。
不知其傲骨,曾是古人栽。
七绝·窗前即事
凌霞珍/上海
窗前虎刺骨梅冬,小雪花开独倚浓。
守候风霜朝露湿,云天晌午向阳容。
七绝·冬日暖阳
凌霞珍/上海
横云浩荡叶飘开,小雪寒星断雁衰。
夜雨风霜晴翠好,青丝细草石盆来。
七绝·咏竹
文/王良民
结交自与道情深,美句随风顺口吟。
四季如春常翠绿,才生有节已虚心。
七绝·赞西红花
陈进超/乡愁诗苑
婀娜多姿实值高,花妍形异逞风骚。
珍奇何惧生时短,药食同源意气豪。
七绝·赞壹墨天宏
乡愁诗苑/陈进超
壹墨写真名鼎鼎,天宏创业绩优优。
深情脉脉滋乡土,善德昭昭卓比俦。
律诗部分
五律·游盘山湿地公园
文/王良民
柳色呈金缕,溪流泛绿波。
文成惊宇宙,诗涌现山河。
有梦人描画,无愁鸟唱歌。
神工天道巧,福地景观多。
七绝·山海关
金嗣水/上海
万里长城第一关,巍峨起伏海龙湾。
青砖底下眠寒骨,紫陌宫中坐圣颜。
意在不教胡马渡,心期聊许汉家山。
由来上国重邻睦,礼尚衔杯大道间。
七律·剑门关
金嗣水/上海
太白曾嗟举步艰,剑门望断蜀中关。
悬崖峭壁云霄里,伟岸雄姿天地间。
诸葛木牛图战伐,放翁铁马念河山。
而今悬路疏秦塞,高阁优游若等闲。
七律·贺枫林微刊百期
凌霞珍/上海
翠竹枫林韵百姿,唐歌宋曲唱春枝。
星晨月露频扶涌,寇盖江湖隔不迟。
万里风尘腾海斗,三秋雨雪一盘棋。
年来击破多生事,欲把心杯夕暮诗。
七律·咏茶杯
文/王良民
陶瓷质地性情坚,好友端茶至眼前。
苦辣酸甜聊应俗,高低富贵总随缘。
宜陪雅士邀明月,可伴村夫饮碧泉。
争奈腹中盛逝水,风来无意展诗笺。
七律·贺嫦娥五号登月采样成功
文/王良民
火箭飞驰奔月亮,嫦娥五号上天忙。
地球久有无双梦,玉宇今归第二乡。
到达才知船寂寂,登临顿悟国泱泱。
采来样本非常土,胜似黄金一万筐。
七律·冬日杂咏之五
永忆江湖/上海
岁月匆匆促我行,镜前白发使人惊。
云来云去几多梦,花落花开无限情。
积雪千山天浩渺,傲梅九畹气澄清。
且教诗向世间觅,终有春从笔底生。
词?曲?部分
苏幕遮·笑繁华
王良民
笑繁华,欢道路。好似幽禽,飞过街头树。七彩衣裳灯下舞。明月多情,照我凭栏处。
降霜来,花谢去。寄语诗人,闲散宜轻步,切莫匆匆题旧句。画栋珠帘,惟愿经年住。
南乡一剪梅?冬日黄昏
文/叶紫
天色近黄昏。落日西斜欲火喷。且把残枝红彩染,人已惊魂。鸟已惊魂。
阡陌冻沙尘。薄雪还难掩野村。却看霞光如绢画,风也醇温。情也醇温。
【商调?满堂红】冬鸟
文/叶紫
冰封塞北素寒冬,也波冬。梨花轻落恋劲松,也波松。宿鸟何惧西风冻,也波冻。羽毛丰,眼眉红,敏心聪,暮归展翅更从容。
破阵子 题妻子五秩生日
文/李亚光(西安)
三十年前相识,二旬又五丝萝。岭断云连枝上雀,冬去春来莺啭歌。何曾思掷梭?
半百忽如一梦,双鬓雪影蹉跎。曾经春红争彩蛱,何奈黄眉失黛娥。小园赏芰荷。
红罗祅?别友(周邦彦体)
王省南(浙江)
动车风驰去,心友告辞行。厚谊结龙江,黉门齐进,岁华三载,相惜惺惺。
似兄弟、横溢真诚。殷殷五秩逢迎。不悔是今生。万里远、笃挚系深情。
一七令·菊(张南史体)
文/隆光诚 广西南宁
菊,菊。
澹恬,清馥。
傲寒霜,开锦簇。
冷艳贞静,淳刚懿淑。
娉婷白玉姿,闲袅黄金粟。
千芳飒飒零落,孤卉悠悠郁穆。
丽明上界作端操,卑弱下尘当狷独。
附注:
1、郁穆——和美的样子。宋·陈与义《题长冈亭呈德升大光》诗:“发发不可迟,帝言频郁穆。”2、上界——指天上神仙居住的地方。唐·张九龄《祠紫盖山经玉泉山寺》诗:“上界投佛影,中天扬梵音。”3、下尘——比喻随从的地位。清·曹雪芹《红楼梦》第五回:“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4、狷独——洁身独处。明·方孝孺《喜修德汝器偕嘉猷至》诗之一:“狷独莫与徒,有怀欲从谁。”
恩哥2020年12月05日原创心语
生命是一种回声,你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就会收到什么声音。付出善良,也会收获善意。温暖别人,也会收获温暖。别人有急难,你帮一把,将来你落难,别人才会伸出援手。[微笑]晚安[月亮]
人生的路,总会有几道沟坎。生活的味,总会有几份苦涩。有些事,我们无能为力,就顺其自然。有些路,躲避不开,就义无反顾。没有阳光,我们就要学会享受风雨的清凉,没有鲜花,我们就要学会感受泥土的芬芳。微笑的眼睛,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简单的心境,才能拥有快乐的心情。我们要善待每一天,珍惜每一天,过好每一天。我们要享受生命,珍惜爱你和你爱的人!因为没有下辈子![微笑]早安[太阳]
天下诗词文学民间故事
泥马渡唐王
文/柳绍才
话说我国唐朝鼎盛时期的"贞观"年间,新罗高句丽帝国经常调兵遣将犯我辽东疆土,搅得边疆黎民百姓鸡大不宁,民不聊生,地方官员不得不上奏朝廷。唐王李世民先后派老将薜仁贵,小将罗通等率部征剿。然而,却屡遭挫败,未能收复失地。
唐王李世民整日是寝食不安,如坐针毡。心想,一个小小的新罗高句丽,竟如此猖獗,不可一世。便决意要御驾亲征,给高句丽一点颜色看。
是日,李世民统帅二十万精兵出京都,晓行夜宿,不出数日便来到医巫闾山下,安营扎寨。几天后,唐王就亲自率领大军同新罗元帅盖苏文所部展开了血战。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世民早就耳闻盖苏文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智勇双全的一员虎将,今日得见,果然不含糊。可是,李世民也非等闲之辈,马上步下,兵法不俗。激战三日后,双方仍未见分晓。
第四天夜间,新罗高句丽又派来援军十万之众,大军压境,李世民出乎意料,不得不退兵到辽西的骆驼山上。修整队伍,养精蓄锐,以便再作定夺。
这一日,唐王李世民在帅帐中直觉得闷得慌,便独自骑坐骑下山巡视地形。不巧,坐骑被高句丽的一股探军暗箭射中,战马长嘶几声便倒下了。李世民失去坐,只好孤身逃离,跑出三五里路,被自北向南的一条大河拦住去路。追兵又穷追不舍,眼看就被追到跟前了。李世民忽然见眼前有一匹泥马塑像在那,便顺手拍了拍泥马,自言自语地说:"马呀马,你要是真的多好。”
金口玉牙,说啥算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泥马摇尾扬鬃,"咴咴”嘶鸣。李世民手疾眼快,飞身上马。泥马心领神会,四蹄腾起,劈波斩浪,直奔河对岸。
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拦住了敌军追赶的道路。直气得高丽棒子"哇哇"怪叫,只好望河兴叹,垂头丧气的离去了。
李世民骑泥马过了大河,幸免劫难。唐王得救了,才有了后来的"唐王御驾亲征辽东,一举击溃新罗军兵。″
故事中的"大河"就是现在发源于奈曼,流经阜新,北票,注入大凌河的牤牛河。
从那时起,"泥马渡唐王"的故事,便在骆驼山周边,牤牛河两岸,世世代代流传下来。
【书法天地栏目】
编辑:志清、曲仔
1.【宫汝义(墨海)先生书法作品】
2.【萧际平先生书法作品】
3.【钱树成先生书法作品】
《天下诗词文学》黑龙江站作品
站长:书语(组稿)
【胡玉先生书法作品】
我家的老物件
文/柳绍才
1. 纺 车
纺车,是已故半个世纪母亲留下的老物件之一。至今还存挂在闲屋的墙上,布满了灰尘。几次老伴儿嫌碍地方要砸碎毁掉,都被我好言制止。
小时候,母亲除忙碌家务、照顾我们姐弟们,就坐在炕上纺线,那“吱吱、嗡嗡”的纺车声,每每回忆起仍回荡在脑海里。纺车是由底座、车齿、车轴、柄手、纺针组成,车齿分别有序排列在车轴两端,两端车齿则分别用结实的丝绳相连接,使之形成圆形来承载纺成的棉线。工作时,右手摇动手柄,车轴带着车齿随之转动,左手持棉花条碾动,粗细均匀,左右两手配合默契,随着“吱吱嗡嗡”的转动,将棉条纺成棉线。
那还是上世纪50年代,家里人口多,夏单冬棉都是靠母亲来纺线,织成家织布。母亲白天操持家务,照料孩子无暇纺线,只好利用晚上,点上煤油灯,坐在炕上纺起线来。一纺就是大半夜,满头都飞满了棉花绒,鼻孔也被煤油烟子熏的乌黑。
盛夏的日子,母亲和邻居的婶子、大娘们,都将纺车搬到了门前的大柳树下,一凑就是五六个,随着“吱吱嗡嗡”的纺车声和人们“叽叽嘎嘎”的说笑声,树枝上的鸟儿、蝉也赶来凑热闹,合奏出一曲山村夏日独有的交响乐。
我和淘气的小伙伴们在大柳树下跑来跑去,一会儿捉蝉,一会儿捕蜻蜓,还不时的用自制的蒲扇给纺线的母亲扇扇风,勤快的二丫从屋里给人们端来一瓢井拔凉水。人们谈笑风生,双手忙碌。累了停下来扑打扑打身上的棉绒,站起身来溜达溜达,舒展一下身子。
往事如烟,光阴荏苒,一晃儿五十年过去了。每每看一眼挂在墙上的纺车,我心如旧,便忆起母亲纺线的身影,思念之情不禁油然而生。
2. 捣 米 缸
捣米缸,是我家的老物件。
儿时,还是在人民公社按人分配吃定量的年代,家里人口多,生产队口粮定量少不够吃,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父亲只好拿着簸箕到队里借点,十斤二十斤又不能用碾子磨米,只好用捣米缸去皮。
捣米缸,是一块椭圆形的顽石,高二尺,直径一尺有余,上有经石匠凿出的深穴。 使用时,将高粱装在里面,加水闷湿,用棒槌一样的石头用力捣,边捣边翻,直到去皮,倒出来簸去糠皮。一般吃一顿捣一顿,家家如此,户户这般。
母亲是家庭主妇,捣米这活儿自然由她做。常常是吃完早饭,就去捣中午煮饭的米。捣米是体力活儿,双手握住石槌“铿铿”的在捣米缸里捣,一会儿就是一头汗,还不时地停下来翻动,一缸米得半个多小时才能捣出来。捣米还是个技术活儿,急了,捣不均匀,慢了,又容易碎。母亲是个捣米的好手,经常教姐姐们去捣。
记得有一次放学回家,见堂屋捣米缸里有高粱,我便好奇的坐下来学者母亲的样子捣起来,费了很大得劲儿,结果高粱粒囫囵的囫囵、碎的碎、面的面,等母亲回来还挨了一巴掌,我委屈的挤出几滴尿水子。
捣米缸是我家的老物件,早就退役了,可怎么也没舍得扔掉。以后,老伴用它盛水饮鹅,还挺实用的。
前些年闹禽流感那阵,老伴儿让儿子将它搬到鹅舍外清洗清洗消消毒,儿子不小心将它磕掉一块边,老伴儿心疼的数落他一顿。过几天,儿子从集市上买来了“万能胶”,将它粘上,捣米缸完好如初,仍旧服役。
捣米缸,它承载着我家过去生活的窘迫,它记录着母亲的艰辛勤劳,它演绎着时代的变迁……
我爱我家的捣米缸。

3. 坯 模 子
至今,坯模子还挂在老屋的土墙上。每每看见它,都会令我沉入童年的追忆和对往事的遐想。
那年月,春播结束,夏锄开始,庄户人家就利用这短暂的农闲时节,脱坯、换炕、抹房子。屯子里几十户人家只有那么几个坯模子,得排着号用,脱不了坯就换不了炕,换不了炕就抹不了房子,活儿计一环套一环。坯模子排不上号,父亲搓手干着急。无法只好脚打地,爬山越岭去二十多里地的姑姑家,找当木匠的姑父做一个。幸亏姑父在生产队盖牛圈做木活儿,就按着父亲量好的炕尺码,用队里的干杨木趁着午休时间做好了坯模子,父亲就急三火四的赶回了家。
母亲接过父亲手里的坯模子,高兴得合不拢嘴,就找出猪牙油烧开往上滴,之后又用软布反复擦拭,直到将坯模子四框用油浸透为止。打那以后,我家也有了自家的坯模子了。啥时有功夫啥时脱坯,不再用排号了。
姑父做的坯模子,材质是干透的杨木,表面光滑不起刺,四角均为90度直角,棱角分明,坚固耐用,脱出的坯搭炕,不用砍不用剁,尺寸合适,不多不少。
每年春播后,我家的坯模子便忙开了,今天三叔刚送回来,明天二大爷又拿去,帮了乡亲们不少忙。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庄户人家的日子好了,搭炕不再用脱坯了,全用红砖立炕洞,用石板铺炕面。房盖也不再用抹泥了,用防水材料,十年八年换一次,既不增加房盖的重量又不冻不漏,农活儿减轻了一大半。
坯模子闲置起来,彻底下岗了。为了留个念想,我将它挂在闲屋墙上,保留至今。
顶 针
说来这两枚顶针,还是我家的老物件。那日,老伴儿在整理箱柜旧物时,偶然从一个尘封已久发黄的藤条编制的针线筐里掏出两枚旧顶针,一枚是黑黢黢的牛角骨的,一枚是棕黄色桃木的。我惊奇的接过来,握着顶针,爱不释手。仿佛看见母亲的音容笑貌,握着母亲粗糙的手掌,感受着母亲的体温,心中不禁宽慰了许多。
儿时的陈年往事,一幕幕如电影般浮现在脑海里——–
从我记事起,母亲没有一天不在空闲时戴着它穿针引线,缝连补绽,然而,那时所谓的“空闲”,大都是午夜时分的煤油灯下,一天的农活消停,收拾完家务,鸡鸭上圈,猪狗喂饱,水缸担满,我们姐弟几个水下,母亲才坐在煤油灯下戴上顶针,做起针线来。她要利用这“空闲”时间,做出全家八口人的单鞋棉鞋、单衣棉衣。谁的鞋子磨透了底,谁的鞋子露出了脚趾,谁的腰围又增加了几码,谁的脚又长长了……母亲都了然于心。每每我一觉醒来,总看见昏黄的灯光,把母亲专心致志用麻绳纳鞋底、用布条沿鞋帮、做鞋面的身影映在墙壁上,并且拉得很长很长。她还不时的打着哈欠,不时的腾出手来揉揉眼睛,捶捶后背,伸展伸展胳膊……
这两枚顶针,是父母婚后,父亲为母亲精心打磨的。母亲用了四十多年,又在箱柜里陈放了四十多年,也是先父先母留下的唯一的遗产和给儿媳妇们留下的唯一念想。老伴儿半开玩笑地打趣说:“婆婆没留下金银钻戒,却留下这老掉牙的物件。”
我语重心长地说:“小小的针尖再锋利,也有穿不透的活计,而这小小的不起眼的顶针,就一个特异功能,能辅助女人做针线活时穿透厚物。”从前,农家妇女做针线活都离不开它,常常白天在队里下农田时也戴在手指上。
顶针小巧精致,上面布满了针孔,它仿佛折射出她脸上那布满未老先衰的皱纹。是啊,在那年月、那时代,全天下每一位母亲手指上都戴着顶针,恰似套在妇女身上的枷锁和戴在头上的紧箍咒。
几十年过去了,布满针孔、布满伤痕的顶针啊,无论怎样的疼痛,它都默默的忍受着,默默的承担着。
承担、担当,这也是母亲对生活的唯一使命,别无选择,义无反顾,始终如一。母亲那辈女人,几乎要天天“见缝插针”,因此,对顶针是情有独钟,宠爱多多。”
老伴儿睁大眼睛听着,不时流露出惊愕和感叹,会心的“咯咯”地笑了。
她一把夺去这两枚顶针,还试着小心的戴在手指上,自言自语的说:“还真比我这金戒指厚重的多了。”此刻,彼此相视而笑。
天下时事诗评
往期精彩回顾《天下诗词文学》第488期《天下诗词文学》第487期
《天下诗词文学》第486期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好看的人都点了在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