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威行 诗文 吉争|天马竞辉1048期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1048

武 威 行

渔歌子·天马湖公园

秋水长天白云遏,槐领松柳忙迎客。 花绽媚,鸟语脆,湖色连波惹人醉。

天马湖秋

凉州有景否?天马湖畔走。

秋阳映木秀,艳花恋蝶瘦。

微风吹湖皱,静影沉碧流。

天凉迎中秋,人闲滨湖游。

浪淘沙·中秋后雨夹雪

中秋后四日,闺女考试毕,上晚自习,天雨雪,接女经城门,冷风钻入骨,知成绩不佳,心寒,遂作之!

雨雪随风舞,花衰草枯。冰天雪地皆寒树。中秋乍寒晴已去,秋雨如注。

自古逢秋愁,冷风吹雨。暮雪敲窗寒彻骨。夜阑独卧听檐滴,滴滴凄苦。

天 马 湖

武威城东有一条五公里长的河向北奔涌,这就是美丽的天马湖。但在以前,即使是雨季,看它的身影,也不过是萎缩的河水遮不住裸露的河川,无精打采,艰难爬行,气势两字很难与之匹配,更不要说长时间的枯水季,它只能沦落为荣华公司排污的臭水沟,白色的泡沫,黑色的污水,成为蚊蝇的天堂,多事的风把酵好的臭气热情地送到河的两岸,弥漫在空气中的浊臭味肆意狂欢,让人掩鼻,令人发呕,叫人窒息。这条河臭名昭著,令人不齿。但今天它涅槃重生,由一条干涸滩,臭水河摇身一变,华丽转身,打造成提升武威城市品位的天马湖,凉州旅游景点名片,百姓喜爱的休闲所在。

早晨9点,徜徉在天马湖西的走廊,向湖中一瞥,徐志摩《再別康桥》中的诗句立即闪现在脑海:“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此诗之描绘与天马湖之景一般无二。只不过不是夕阳中,而是朝阳中,金柳还是在朝阳中更妩媚多姿,更楚楚动人,也不必去康河,可望而不可及,做一条天马湖中的水草也心愿足矣。

顿悟了志摩的诗,我也想骑车寻梦,西岸边是条沿河公路,车来车往,给宁静的天马湖平添了热闹和忙碌,与和缓而平静的天马湖比邻而居,形成互补,一静一动,性格迥异,静的湖沉稳,像位博学的老者深思宇宙之无穷,人生不必急于求成,动的车流匆忙,像位强壮的小伙高歌生命之有限,人生苦短必须分秒追赶。

天马湖的美景集中于湖中和东岸,由于地势南高北低,势差有三四米,长五公里多的河建成湖是很难蓄住水的,智慧的武威人民用梯田分段的形式将天马湖分成数十段蓄水湖,梯级放水,迤逦而行,流至拦河坝时自然形成宽五六十米的瀑布,哗哗声响,蔚为壮观,这样的瀑布沿湖分布有六七条。

湖中有人造湖心岛,或月牙形,或星形,游人登岛,仿佛人在水中行走,蓝天倒映,又仿佛人在云中飘浮。湖上建有亭台轩榭,平添了动感和仙韵,穿行其上,悬置半空,似漫步瑶池;俯视倒影,影随波动,似误闯龙宫。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槐荫里石板堤,湖东岸高高低低都是树,树色一律滑滑的明亮的,槐树最多,因为槐树是武威的市树,自然这个美丽的所在不能少了它的身影,柳树次之,人们对柳树的钟情在于其长发飘飘,秋风拂柳,常常会撩人情思,松树又次之,塔式的造形,稳重的形象定格于公园的长廊,还有一些不知名字的树,这还不够,天马湖的美招引着我走在长达五公里的彩色长廊,长廊中巧妙地随地形辟有曲径,你不必劳心费神,只要随曲径自然会通幽处,你会一路欣赏到绸缎似的醉人的绿,平铺着的厚积着的绿着实可爱,真想拥入怀抱;你会一路欣赏到彩锦似的迷人的色彩,闪亮的奇异的花着实招人,姹紫嫣红,五彩斑斓,错落有致,异彩纷呈,花色的艳丽已有相当的诱惑力,俗人以饱眼福,雅士以吟咏的题材,“霜叶红于二月花”,“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花色有如此的魅力,花香就更不用提了,芳香馥郁,清幽淡雅,弥漫在空气中,充溢在天马湖畔,沁人心脾,诱迷蜂蝶丢魂,起起落落;吸引游客失魄,走走停停。大自然的勃勃生机,游客的热情似火,给凉州的秋天增加了天穷的活力。

花色长堤外是新开发的楼群,和长堤相依绵延五公里之长,高大密集的楼群,虽色彩单一,但为整个天马湖的多彩又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丰富了天马湖的图谱,楼群是背景,是配角,彩色的长堤是主角,一唱一和,共同演绎出美丽凉州的大戏。林立的群楼因美丽的天马湖而升值,被人看重;美丽的天马湖因楼群的相偎相依,高兴地成为这一带拔地而起楼群的后花园,有了人气,接了地气,而显得雅俗共赏。

彩色长廊从整体看,因花草树木种类的繁多,抚摸它感受万千:槐树思乡,杨柳依依,菊花高傲;因花草树木色彩的纷呈,观赏它情感各异:红色热烈,黄色多情,紫色浪漫;因花草树木香味的多样,品味它风格迥异:菊花清雅,紫荊浓烈,三叶草淡幽。好美丽的一幅风景画,行走其中,你也成为画中一景,这可是画家难以完成的巨幅画卷,美哉天马湖!

天马湖的美是立体的,多方位的,它的美在于树的色,在于花的味,更在于水的灵动,天马湖水奇特之处除呈梯级下泄,瀑布遍布,更奇特之处在于和它并驾齐驱的杨家坝河,身旁的杨家坝河是天马湖的母亲河,水流湍急,波浪起伏,气势汹涌,水中裹挟着大量的泥沙,水色混浊,桀骜不驯,难以驾驭,好在河两边筑有坚固的水泥堤坝,它只好不情愿地被束缚住手脚,在宽不过五米的水渠中冲涌向北。 天马湖水由杨家坝河注入,由于注入水流小,又加湖面宽,近十倍于杨家坝河宽,流水缓慢,水面平静,水清澈见底,似镜子一般,两岸树木高楼倒立在水中,绘成一幅美丽的画卷,极具中国画的对称美,比画家描绘的韵味更足,手法更高出一筹。

河湖虽是母子,仅一坝之隔,但泾渭分明,一浊一清,一急一缓,一波纹粼粼一平静如镜,性格迥异,立于河东堤之上,看一水两态,河窄水流急,湖宽不起波,你会不自觉的产生人生之叹,收束心胸窄,放手天地宽。浊者自浊,清者自清。

游历至此,心宽神怡神清气爽之外,你会突然明白点什么!就看你的悟性如何,大自然是最优秀最无私的老师,他的馈赠会让你终生受益。来吧步入天马湖公园,领略自然美景,放飞绿色心情,畅享真挚亲情,品尝甜密爱情,重温纯洁友情。天马湖流动着至性至纯至美的景,乃人间仙境也!

百塔寺

在河西走廊千公里的广袤地带上,名胜遍布,古迹林立,汉武精神催生出四颗耀眼名珠,镶嵌于河西走廊,经近二千年的风雨洗礼,越加放射出璀璨的光芒,武威以其厚重的历史,独特的地理位置在中国的史册上书写着浓墨重彩的一笔。

今天的一带一路的提法得益于丝绸之路,武威是古丝绸之路的重镇,是咽喉,是锁钥。汉武帝在河西一役,天马便从此腾飞于武威大地上,武威出土的马踏飞燕被作为中国旅游标志就是最好的明证,奔腾不息的民族一直以天马的精神昂首前冲,冲出甘肃,奔向中国,腾出国门,引领更多的民族、人民、国家加入一带一路,融入奔腾不息的血液,昂首腾飞。

武威曾是河西走廊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它在很长一段时间有一个很有特色的名字——凉州,据说是因为此处天气凉爽,所以称为凉州。 凉州在元代统治者眼里更被看重,特意选派了一位睿智的阔端王子来此坐镇,主持凉州事务。元代的铁蹄天下闻名,也让世界战栗,但阔端王子的睿智远见在中国历史上千古远扬,他深谙马背民族在马背上可以打下天下,但很难在马背上治理好天下的道理,国家的统一靠铁蹄很难完成,民族的纷争靠弯弓很难消弥。文明的传播,文化的融合才是消弥纷争,统一国家的王者之道。

“凉州会盟”适时登上了中国历史的舞台,引人注目,成为解决民族纷争的经典范例,将西藏纳入中国版图,成为今天我们可以力直气壮地向世界宣告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的力证。

十三世纪,770多年前的蒙古宗王阔端挥军西南,驻军凉州,吐蕃是时已经处于蒙古大军的战略合围之中,蒙古统一吐蕃势在必行。阔端为了实现统一西藏的宏伟战略目标,实施了恩威并举的策略,一方面用铁骑摧毁西藏僧俗的精神圣地寺庙,推倒佛像,屠杀反抗者,让西藏僧俗反抗绝望,没得选择,明白放弃反抗,归顺元朝才有生路,一方面又重建寺庙佛殿,重塑金身佛像,博取僧众的好感信任,认清元军不是索命的无常,是上天派来救命的菩萨,做足了大量的准备工作,阔湍向西藏活佛萨迦·班智达发出诏书,邀请他代表西藏来凉州白塔寺会商西藏的归属问题。凉州会谈拉开了序幕,白塔寺隆重登场。阔端代表蒙古汗廷与西藏萨迦派活佛萨迦·班智达在这块土地上成功举行了“凉州会盟”。

看着眼前最大最高的白塔,塔基方正,敦实,塔身洁白高耸,你会突然觉得一须发皓白、慈眉善目的高僧庄严打坐,左手捻珠,右手敲木鱼,高声喧号,声似洪钟,这就是萨迦·班智达,他在来凉州前是当时萨迦派的第四代传人,年幼时跟随三伯父学法,受严格的佛典经学教育。在佛学方面,除了精通萨迦教法外,对其他教派的教法都有较深的理解。由于萨班学识高超,著述甚丰,品行高尚,声望极佳,人们尊称他为精通大小五明的“班智达”,是当时西藏地方很有影响的一名佛教大师。

静立在数量众多,整齐排列的白塔林中,规模宏大,塔身洁白,风吹雨淋的痕迹显示岁月沧桑,你仿佛看见萨班不顾个人安危和年迈体衰,毅然决然带领两名侄子八思巴和恰那多吉及众多僧人和经卷应邀前往凉州情景。风餐露宿,经历千辛万苦,衣衫破旧,但干净整洁;容颜憔悴,但目光炯炯;步履蹒跚,但落地有声,长途跋山涉水后,辛苦以极,但远远望见佛光隐隐的百塔寺,那就是大师即将完成使命的圣地,大师异常兴奋,于是加快了步伐,来到了这块让大师光耀千秋,永世不灭的长生圣地。

看着眼前的殿堂,你仿佛看见阔端王子高兴地和萨班大师大谈佛法,谦恭请教西藏民俗民情,敬仰佛法的情形,同时和萨班商洽西藏归属事务,经过紧张的磋商,一系到的问题达成共识。两双强劲智慧的手紧握在一起,时间定格于1247年,地点就是凉州城南幻化寺,即今天的白塔寺。

塔永远是大境界,大智慧的象征,白色更是美的代表,两者结合预示着完美的结局。会后萨班亲自起草《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并送至西藏各方,这封书信最终成为重要的历史性文件永载史册,萨班顺应历史潮流,消弥了战争,减少了流血牺牲,更重要的是让佛教真正起到了普世救世的功用,显示出佛法无边,佛的智慧,是真正的大智慧、大境界,超越了宗教往往囿于愚民麻醉的因果报应的小境界。

穿行塔林,想到1251年耗尽心力,大师圆寂时的安详慈容,再也没能回到家乡,永远留在了凉州。我的心中有痛,但更多的是敬,对佛的大智慧的礼敬。立于大师的灵骨塔旁,一个个名词出现于脑中:历史、永恒、影响、价值…这些词单个地写在纸上,没有任何意义,但它闪现在我穿行于白塔寺的塔林中时就不是几个毫无联系的词,它启发我向更深的地方思考:历史的天空群星闪烁,为什么有的星如太阳,光芒万丈,永久不衰?而为什么有的星如流星,一划而过,最终连痕迹也没留下?历史给每个人提供了同样的舞台,为什么有主角?配角?甚至有人连道具都不是?在这里我终于找到了答案,抛弃小道,舍弃个人的名利欲望,追求大道,维护和平,普救众生,统一祖国,创建历史,开拓未来,这就是做人的价值,永恒的追求,进而成就不灭的影响。历史为萨班大师提供了机遇,大师给历史交了一份完美而有价值的答卷,大师创造了西藏成为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历史,历史也让炎黄子孙,藏族儿女乃至世界人民记住了他的名字,认识到他永不磨灭的功绩。我有时想,如果没有大师的凉州之行,大师的名字怕只有西藏的僧侣知晓,在不长的时间里,会被人遗忘,直至寂寂无名,岂不哀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凉州之行,进而是大师的大智慧大境界促而“凉州会盟”,西藏至此纳入中国版图,风云际会,让大师声名远播,永垂不朽。萨班大师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白塔寺就是明证。

做为智慧的统治者阔端,给顺应潮流的大师的回馈,就是尊重大师,尊重佛教,扩建百塔寺规模,为大师提供宏扬佛教的场所,佛教在凉州大地上又一次繁荣光大,功不可没,王子和佛教高僧的携手让白塔寺空前辉煌。 元以后的数百年,白塔寺历经劫难,毁于兵火,毁于地震,直至在原址重建,成为凉州旅游景点之一,百塔寺为什么会有今天的功德?不言而喻,“凉州会盟”是重要原因,是“凉州会盟”成就了百塔寺,成就了萨班和阔端,还是萨班和阔端成就了“凉州会盟”,成就了百塔寺?百塔寺就是明证,一座座白塔无言地向世人庄重证明西藏是中国神圣领土,也向国人庄严宣告请珍爱和平,维护统一!

作者:吉争(武威铁中教师)

编辑:静之逸

图片:网络

友情提示:欢迎分享转发转载此原文链接,若复制取巧内容,请联系作者或现发布者,请注明原作者及源自【天马竞辉原创文社】,互尊共进,谢谢!

苹果手机赞赏入口↓↓↓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后赞赏,请注明所赞赏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