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我的好邻居》//作者:北疆枫叶//主播:天高云淡//好声音微刊推送

《难忘我的好邻居》散文
作者:北疆枫叶
主播:天高云淡————————————

好声音微刊

一九七O年春天,有一个王姓的大户,落户我们的幸福一队,听说是从阿荣旗的六合乡搬过来的。
这是九口人的大户,户主王大叔曾得过精神病,他四十左右的年纪,但身体不太好,患有大骨节病走路很吃力。他脾气很暴燥,都怕他再犯精神病,家里家外的人都不敢惹他生气。王大婶是个患有心脏病的女人,但她为人很贤惠也很勤劳。他家四个子女,大女儿也是遗传性的心脏病,平时嘴唇子都是青的,孩子挺仁义但没上几天学。大儿子身体挺好但眼睛却也有病,小儿子和小女儿还行。王大叔的父亲人很老实,也很能干活的,一天总是笑眯脒的,但心眼很是够用。王大叔的母亲智商非常差,她一天的心思只会放在吃上。大叔还有一个快四十了没成上家的弟弟,他智商也很低,但很能干活。尽管这看上去似乎是个弱势家庭,但这一家非常勤劳能过日子。
王家很有气力也很富裕,刚搬来就盖上了三间土平房。房子座落在屯东的山岗上,屋里打口水井,用了二十多天才打成,因为土层全是风化沙石,井是用铁镐一点点刨出来的,我也去帮过了几天工,但井水不太旺,赶上旱年头井水也常干枯。
七五年我买了朱大哥的两间平房,于是我与王家便成了邻居。我是屯子东边最头上的一家,我是没有能力打口水井的,只有吃着邻居大叔家的井水。王家水缸是安在井头下面的,我要把水先压在缸里,再用水瓢一下一下勺到桶里,后来,我聪明地用塑料做个小水管子套在井头上,把塑料管伸到旁边的水桶里,这样就不用往桶勺水了。
王大叔家里的人都很有个性,每当吃饭时,王大叔夫妻俩领四个孩子,放个炕桌在西屋炕上吃,王大奶放个小饭桌在东屋炕上自己吃,而王大爷坐个小板凳在外屋西锅台那吃,王老叔蹲着在东锅台那里吃。王家每顿饭都要煮一大盆小米饭,炖半锅菜。王大婶很受累,因此为图省事,她家过年有几次都没包粘豆包。她们家很能吃肉,连豆猪肉也不肯扔掉,那个王老叔拌点大酱一碗一碗地吃。

好声音微刊

我家住在一头很孤独,妻子常抱孩子去大婶家坐坐。王大叔高兴时就会说,都说多个脑袋差个姓,可咱们两家都不差姓。我不在家时,他还会让孩子抬水给我们送过去,让女儿给妻子做伴,帮着抱孩子。一次,四岁的女儿误吃了十丸抱龙丸,去医院一没车二又远,妻子急哭了,我也只能急得直搓手,还是王大叔告诉我用鸡毛翎搅动嗓子,孩子才把吃进的药全吐出来,此事是救命之恩,令我今生不忘。
王大叔要是不高兴时,我去他家担水,赶上井水不够用他还会生气发脾气说:″我用水还不够呢,你却也来凑热闹。″我当队长那年,分园田地时他非多要一个垄,我坚决没给他,他竟气得在我屋一蹦多高地骂着。
一次队里开支他家没去人,会计让我把一百四十元钱给他捎回来,他连数都没数就交给了十五岁的女儿保管。十多天后他来早我,说少给了他十元。为这事他大发脾气,还对天发誓,引来好多人看热闹,我也很生气,他也不让我吃他的井水了,我只有去前院邻居郭家担水了。
几天后他又来向我道欠,並让我再去他家担水。原来是她女儿藏起了钱想用买鞋,见吵架了才说出实情。
王大叔脾气太不好了,因他成份不好,评上的五好社员被大队拿掉了,他穿着裤头夜里去找当大队干部的亲属,还打了人家一嘴巴。
王大婶早上做好饭喊他,他却不起来,当他起床时又说饭做晚了,大婶说:″喊你为啥不起床?″一句话惹得他饭也没吃就出工走了,临走时,用鞭子把窗户的玻璃都抽碎了,大婶与女儿好一阵抱头痛哭。

好声音微刊

八二年他听说我要迁往平阳,他劝我别搬了,与我还没住够,新到一个地方不容易头三脚难踢呀!他见我迁走的意志巳决,就四处扬言,谁搬来他是不会让吃他井水的,意在阻止别人买我的房子。
我搬家那天,他们家连一个人都没过来,我把大约有一车的柴草垛底子都给了他家,三辆搬家的马车在他门前过去时,九口人站在窗前向外望着,他家的人没有一个不哭的,后来,王大叔告诉我他们晚饭谁都没有吃。
后来,我每次回老家都先要到他家看望他们,他曾掉过好几次眼泪,对我特别亲热,有说不完的话,还让我在他家吃饭不可。
王叔的三间土平房巳难肩负泥土的重压,终于被岁月压倒。还是政府为他家建了一个小型新砖房,大爷大奶先走了,王大叔刚到六十也急着去了另一个世界,傻弟弟也活干到头去了丰都,王大婶随后不久也病逝。他大儿子娶妻生了两个女孩,全家搬到外省去了,听说他大儿子说是去打工,二十多年杳无音信,不知死活人也没有了。大女儿由于心脏病也英年早逝,小儿子糖尿病也早离开人间,妻子早已另嫁,留下个儿子长大当了几年藏兵,回来后一直还没有成家,在外边打工。
得知他家的情况令我潸然泪下,有缘的是,在我去看大叔的孙子时,见到了他家嫁到莫旗的小女儿一次。时针马上就走过四十五年了,每当回忆起当年与老邻居相处的岁月,我很感恩邻居,我更难忘吃了王家几年井水的人情,我难忘相处六年多的好邻居,我心里都会阵阵疼痛,这九口之家老小忠厚善良的影子,总会在我眼前萦绕,我在怨着苍天,怎么这样无情!

好声音微刊

作者简介

北疆枫叶,黑龙江省甘南县农民,中共党员,出生于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幼年失去父母成为孤儿,只读四年半书,十四岁参加生产队劳动。八O年后成为多家报刊,杂志,电台通讯员,在多家新闻单位发稿曾两千多篇。曾当选过县文联协会会员。本人热爱写作,曾荣获过第五届国丰杯诗歌大赛三等奖。

如果您喜欢他的作品,点击下面的跳跃链接便可欣赏他以往的精品佳作

欢笑的诺敏河//作者:北疆枫叶//主播:冉冉//好声音微刊推送

————————————
《盼妈最后爱一回》//作者:北疆枫叶//主播:乾坤夜//好声音微刊推送

主播简介

天高云淡,一名地质行业的退休人员,热爱朗诵与歌唱,希望用真诚自然的声音,用有限的余生,读出生活的无限美好。偶有拙作发于微刋

如果您喜欢她的作品,点击下面的跳跃链接便可欣赏她以往的精品佳作

【飘啊 摇啊 摆啊】//作者:二木//主播:天高云淡//好声音微刊推送

————————————
思念成就非凡//作者:疯言疯语//主播:天高云淡&乾坤夜//好声音微刊推送

好声音微刊简介好声音微刊是一个纯民间的,业余的,个人公众号。没有闪光的头衔,没有专家大腕坐镇,来这里的都是平民百姓,草根一族,微刊的指导思想就是制造传播平民百姓间那虽然谈不上伟大却总在闪光的正能量。好声音微刊欢迎你投稿,投稿要求:诗、文,必须是“原创首发”。可发裸诗(文),亦可诗文配带朗诵音频。投稿可加编辑微信:13847658853好声音微刊欢迎您的关注,分享,聆听,打赏。

图文编辑:乾坤夜(微信号13847658853)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