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汉诗︱许烟波的诗

许烟波的诗

Vol.00

许烟波,笔名随风,现供职于湖南省石门县公安局。

许烟波的诗

北风,在窗外喊我的名字

一个人在外,最怕

北风,在窗外喊我的名字

呼呼的贴着玻璃

有时还砰砰的摇晃着窗子

我不敢应声,母亲说过:

一个人在外,不能随便答应

一应声就失了魂

找魂的老婆婆前些年死了

小时候还为我收过魂

那是我淘气,很晚了还不回家

有时,北风还装成母亲的声音喊我

在很长很深的夜里

即使在梦里,我也听的出:

那声音很硬,不是母亲的声音

母亲叫我时很轻很柔很温暖

特别是在我出了远门

特别是在很长很深的夜里

冬天的旷野

冬天的旷野——

那些干瘦的树枝上

有多少个空空的鸟巢

就有多少双远望的眼睛

那些漂泊的云彩

那些鸟飞过的天空

那些鸟声寂寥的旷野——

注定是干燥的冬天

流干了水分的季节

注定是带着刀子撕裂万物的风

注定是老去的旷野——

那些干瘦的树枝上

那么多空空的鸟巢

那么多双空空的无神的眼睛

望着空空的天空

白皮松的秋天

那么多灰的绿的红的金黄的秋天

只有白皮松是白的

那么斑驳的白

在被夏日灼烧之后

被季节的风擦伤过之后

不是后世伤疤,也不是前世的胎记

我总得给这另类的白一个说法

给死灰的枯草

常绿的树

红的心碎的叶子

金黄色的阳光一个说法

秋天不应该有这么一种白

偶然遇见或不经意的抬头

松针头重脚轻的往下掉

土地被刺痛的感觉

就是我在满目疮痍中

看见的白皮松的秋天

冬日公园即景

终于要摊牌了

除了几棵松树和几杆竹子

都赤条条了

剑拔弩张

可以直刺,横挑也可以下劈

就连一些斜的树干

也挺的直了

是时候对这世界全面开战了

这苍白的衰老的腐朽的世界

听——

松果在砸

冬笋在破土

枯枝在搏斗中

骨骼断裂

当代汉诗年度奖,还有2万元大奖等你拿……

首届当代汉诗年度诗歌大赛设年度金奖一名,奖金10000元,年度优秀诗人奖十名,奖金各为1000元。详情请关注当代汉诗微信号,进入公众号,点菜单“投稿须知”,查看“年度征文”。

>>>特别推荐:当代汉诗︱尹朝晖的诗

投票进行时/往期导读:往期导读当代汉诗︱卢凤云:荷塘中的小木屋(组诗)往期导读首届年度诗歌参赛作品︱阿加伍呷的情诗往期导读首届年度诗歌参赛作品︱扑尔洼甲:逃生(外一首)往期导读首届年度诗歌参赛作品︱丁小炜:响钟山①,记得住乡愁的地方

>>>小说悦读:长篇小说《你若向前便是奇迹》︱谭祖建:全本赏读

>>>轻松一刻:当代汉诗︱江东酒鬼:人物肖像漫画选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13874691006交流QQ:206916567(群)主编微信:taoran666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年度诗歌奖当代汉诗微信号:xxsk123(←长按复制)

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号,然后进入公众号,点自定义菜单。查看往期精彩内容,请点菜单“当代汉诗”,投稿及参赛当代汉诗2016年度诗歌奖的作者,请点菜单“投稿须知”,仔细读后再按规定向本公众平台投稿!欢迎您成为当代汉诗原创团的一员。

当代汉诗主编|邹陶然

微信ID:xxsk123

推开窗户 让阳光照进来

诗意栖居 过有品质的生活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