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是一个慢慢的过程(“理解是一个慢慢的过程”)

理解是一个慢慢的过程
嗨!你来啦~
       今天也要闪闪发光呀?

01
慢慢的,慢慢的,我开始理解她对土地的执着。 
                                     —–题记
我站在外婆的田野里,碧蓝色的天空下,正视灼灼生长的水稻。
我嗅着这稻香,曾几何时,我也曾经蹲在外婆的菜地旁边,不解的望着她忙碌的背影。

那时,我们住在郊区,低矮的平房外,外婆开垦出一块块的小菜地。
地里长着那郁郁葱葱的青菜,睡着爽口多汁的胡萝卜,架子上挂着黄瓜藤。
外婆像一只忙碌的蜜蜂,挑着担子穿梭在田埂上。

“妈,你该歇一歇了!”

我经常听到母亲这样劝外婆,外婆也只是笑一笑,继续为家里供给瓜果蔬菜。

在一个宁静的午后,我学着母亲的口吻说道:“外婆,你为啥不歇一歇呢?”
外婆终于回头望了我一眼:“因为外婆喜欢种地啊!”

我似乎明白了,在外婆的笑容里,我继续咀嚼着那根刚从黄瓜架子上摘下来的嫩黄瓜。

我记得那时,躲在外婆的菜地里,我似乎永远无忧无虑。不用去在乎室外的纷纷扰扰,只在乎那小小的世界。

02
后来,我上了学,外婆也回了老家,城市里的菜市场很繁华。
冬天里见到绿油油的黄瓜已经不足为奇,只是被五花大绑的放在冷藏室里。

嚼在嘴里,只是那种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感觉。再也没有当年刚从架子上摘下,一入口便再也不肯舍去的黄瓜味了。

那年暑假回了一次老家,外婆信息的很,如变戏法一样烧了好几样我们当年都爱吃的菜。

饭后,外婆领着我到她种的稻田上去,广阔的田野上,外婆的土地上长的稻子比其他的更为粗壮。

还在生长的水稻,是不愿意低下头的。

而我的外婆,却早已经弯下了腰,捡拾着稻田里偶尔长出的杂草。

那穿着衬衫黑布裤的身影逐渐被繁密的水稻淹没。偶尔她会直起腰,望一望田里的庄稼,露出那颇为欣慰地眼神。

我看着她那瘦小干枯的身躯,在一片气势磅礴的稻田里显得格外扎眼。
外婆拔草的动作也显得有些迟缓,力不从心。那如枯树枝一般的手,也渐渐地趋向于泥土的色泽。

一时间,我似乎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只觉得仿佛理解了什么,堵在心口。

那一刻,我只记得,黄昏,夕阳,稻田,背影。

回到家后,总是会想起外婆那单薄的身影,她站在一片广阔无边的稻田里,望着渐行渐远的我们……

这画面,犹如一部无声的电影,反反复复的回放在我的心间。

03
今年,姐姐在老家举办婚礼,我们回到乡间,只看到外婆独自一人,蹲在村边的水码头上,为晚上的宴席洗菜择菜。

看到我们,欢喜的神情下流露出的深深倦意。

我们赶忙扶起她,这时我才发现,外婆也需要别人的支撑。而这个,是我们本来早就应该承担起的责任。

我开始慢慢的,慢慢的理解外婆,即使这份理解来得太漫长。

曾经,在艰苦的岁月里,她用她的双手哺育了他的子女,土地,已成为她一生坚守的战场;
后来,她又照顾我们这一代人成长;
未来,她还将继续守望,这已经成为了她的一个习惯。

外婆的子孙和土地,是她最无法分割的一部分。

理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需要时间的沉淀,需要我们不断地去感悟。

这个过程中,会有很多的不解,很多的痛,但这是我们所以必须经历的东西。
但愿这太过于漫长的认知过程,会使他感到奉献一生厚的安慰。

(点击图片 查看往期文章)
发现“赞”和“在看”了吗,戳我看看吧

理解是一个慢慢的过程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