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河北省首批教育家型校长王昕教育思想解读






Educator
教育家档案

王昕:河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河北省特级教师、河北省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河北省骨干校长、河北省正高级教师、河北省首届教育家型校长培训班成员,石家庄市“十百千”人才、青年拔尖人才。他以“精致、精细、精品”为工作信条,以“大气、谦和、务实、创新”为处事原则,主张“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的办学理念,让学生在教师的发展中成长,让教师在学生的成长中发展。

办“让生命在场”的教育 文/王昕
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最为重要的标志就是倡导新型的师生关系,即民主的、平等的、合作的、融洽的师生关系。因此,许多学校在实践新课程时,都为建立新型的师生关系而努力着:课堂上让学生充分讨论,并发表观点,教师不再是一个人主宰课堂;课后教师“蹲下身子”与学生平等对话,经常给学生欣赏的眼光和鼓励的言语。应该说,这些努力都是真诚的、有效的。但是,仅仅这样是否真正做到了师生关系的融洽呢?笔者认为,我们还应做深度思考:真正融洽的师生关系,它构建的根基是学校管理者对师生的充分尊重,是教师对学生的充分理解。为此,笔者带领团队提出了“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的办学理念,我们将学校看成一整个场域,最大限度地协调好场域内各系统要素之间的关系,最终实现了场域内的生命——教师与学生——的主动发展。
学校“生命场”理念的内涵阐释
“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这一理念具有多层涵义,其基本涵义是:学校是一种由具有发展性的教师与学生构成的、具有无穷生长力的场域,它的持续发展与师生的发展息息相关。
学校是一个场。此处的“场”,不仅包括物理学意义上的场,还包括社会学上的场域和管理学上的组织场域。学校是一个由教师与学生按照教与学的逻辑形成的组织,是教师与学生参与教学活动的主要场所。校园的整体布局、教室场馆的设计、设施设备的排列、校园绿植的种植摆放等等,都是构成场域的物质基础和场域内主体活动的依托。
学校是一个生命场。这里的生命场包含三层含义:第一,场是由生命构成的。学校这一生命场包括了教师、学生、校名、校徽、校歌、校服、规章制度、绿植、建筑等等,它们都是有活力的。第二,场是有生命力的。学校这一生命场本身的能量是有输入、有输出的,其自身也是处于不断的发展过程中,不同时间具有不同的生长点、不同的生长速率,在这一点上与动物、植物等生命体没有区别。第三,场与构成场的生命紧密相关。学校这一生命场依赖于其中的各种生命,如教师与学生而存在,它也为其中的教师与学生提供了发展的平台与保障。
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此处强调的是教师与学生发展的主体性。事物的变化受到外部因素和内在因素的共同影响,内因起着决定作用。在学校这一场域中,师生的发展水平主要取决于师生自我主动发展的内驱力,只有个体的主体性作用得到充分发挥,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总之,“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这一理念认为:学校是一个场域,学校这个“场域”是由学校内的教师、学生以及花草树木等生命构成的;学校这一场域自身有生命力,且与场域内的生命息息相关;只有学校这个“生命场”中的主体——教师与学生——的主体性和主动性得到充分发挥,学校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
做学校“生命场”理念的践行者
基于对“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这一办学理念的认识,我们引导师生重新认识学校的建筑布局、师生角色和人际关系。
积极营造舒适、惬意的自然和人文环境。康德曾将空间定义为“待在一起的可能性”,这种“待在一起”并非物理空间的“一起”,而是意义空间的“一起”。师大附中的建筑体现了德育、智育、美育兼容,课堂、实践、活动并重的理念。校史馆、科技馆、国学馆、地球生命馆、昆虫馆和国球馆,有助于培养学生的科学素养和人文情怀;音美教室充盈着浓厚的艺术氛围;研修室严谨而自由,为思想的碰撞提供了空间;心理咨询室、校园医务室,护佑着师生的身心健康;“行知园”内遍植绿草、竹丛,玉兰、樱桃、石榴应时吐香。
重构师生角色。学校作为场域,师生在其中扮演着各自的角色,承担着一定的责任和义务。
在附中,教师首先是人类文明的传承者。附中教师顺应时代发展,更新观念,创新形式,革新技能,通过文化浸润、学习实践、活动体验、研学探究等多种方式,坚守着传承人类文明的职责。其次是国家课程的实施者。附中的教师立足新时代背景下教育教学新的追求,积极探索分组合作、考察探究、设计制作、职业体验等教学方式,培育学生的学科核心素养。再次是校本课程的建构者。附中教师开发了共创成长路、美德惠人生等系列校本教材,引导学生学习田家炳先生的美好品德和崇高精神。最后是学生学习的引导者。附中教师自觉研究课堂、设计课堂,但不占有课堂、复制课堂,他们把课堂精心打造成为引导学生学习、彰显学生个性、放飞学生思维的发展场,让学生真正成为课堂的主人。
作为附中的学生,首先是自主发展的人。附中在多年的办学实践中,探索出了升学预备教育、精英优长教育、出国留学教育的“三育一体”育人模式,为学生提供了自主选择和发展的平台。其次是践行道德规范的人。附中坚持“德育为先”的原则,培养了一大批全面发展、品德高尚的好少年。再次是全面发展的人。每年一届的校园读书节,让书的元素充分洋溢于校园文化建设之中,使学生在阅读中感悟人生。最后是自由发展的人。为满足学生不同发展目标的需要,附中通过组织校园活动、打造精品社团等形式,推动学生自由个性发展。
打造和谐的校园人际关系。学校场域中的行动者主要是教师和学生,其间形成的交往关系主要包括师生关系、师师关系和生生关系。
一是师生关系。苏霍姆林斯基说:“教师不仅应当是教导者,同时也应当是学生的朋友,应当和他们共同去克服困难,和他们喜忧与共。首先是引领与成长。”附中依托田家炳基金会的“共创成长路”计划,为学生打造涵盖亲情、师生情、同学情、友情等内容的系统成长课程。在这一过程中,教师逐渐从关注知识过渡到关注生命,其工作中心由知识的传授转变为促进学生个体的自主成长和完善。其次是主导与主体。在附中的课堂里,没有滔滔不绝的教师只有画龙点睛的主导者,没有昏昏欲睡的学生只有头脑风暴的参与者。再次是关爱与感恩。在学生成长过程中,教师既是引路人也是守望者,又用爱陪伴学生成长,做学生心灵的阳光。而学生对教师的关爱与扶持,将会终身铭记、感恩一生。最后是朋友与知己。在附中这个场域里,师生其乐融融的场景屡见不鲜,彼此间亲切的称呼早已超越了职务与姓名,拉近了心与心的距离。
二是师师关系。同处附中场域之中,师师之间,成为了同伴、师徒甚至家人。首先是同伴关系。当不同性格、不同习惯的人走在一起时,共同的目标是保持团队稳步前进的最佳动力。在这个大前提下,一切的特色与个性都将碰撞出智慧的火花。例如,由初高中一体化办学模式所带来的每个学科六个年级教师组成的“大教研组”的交流碰撞,成为附中教研的典型特色。这些教师在场域的作用下,以发展为共同目标,每一个生命都绽放出独特的光彩。其次是师徒关系。重传承、重交流始终是附中教师发展的重心所在。学校每年都要举办隆重的青年教师拜师活动,使得宝贵的经验和精妙的心得在一代代附中教师之间传递。最后是家人关系。在附中这个大家庭中,教师们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责任与义务,还有关怀与愉悦。学校每年举行诸如新年联欢、班主任节、教师节表彰大会以及丰富多彩的文体表演等活动,让教师们放松身心,一展所长,共享快乐时光。
三是生生关系。首先是个体—群体—集体。点面结合,层层扩散,学校将个体的个性与集体的共性有机结合,形成了“个体奉献,团结集体;集体付出,促进个体”的良性循环。每名学生既是参与者、贡献者,也是所有者、受益者。其次是竞争—合作—共荣。学生在场域中,是主体地位的谋求者,以竞争明目标,以合作求发展,以共荣促成长。他们在竞争中认识自己,在合作中完善自己,在共荣中发展自己,开拓视野,活跃思维,共荣共生。最后是互励—交流—传递。学生之间的交流,打破了年龄、学段的边界,共同融入学校这个大的场域当中。互励、交流、传递,本质都是情感的流动,点亮场域中生命的色彩。

追求生命与教育的契合专家点评
文/程凤春近年来,王昕校长带领河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以下简称师大附中)提出了“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的办学理念。在这一理念引领下,师大附中管理层试图将学校办学中的所有要素都纳入“生命场”的概念中,并用“生命场”的框架来解释教育现象。师大附中“生命场”的构成既有空间要素和主体行动者的要素,又有主体行动者之间的关系要素,这些要素还和学校育人观念中的其他要素紧密结合。王昕校长无论在理论阐释还是实践探索“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这一办学理念的过程中,始终贯穿着“空间要素—行动者—相互关系”的逻辑框架。
“生命场”的分析框架有助于阐释学校教育。早在工业革命初期,教育的首要功能是“爱”;到了工业革命中后期,更多的群众进入到工厂,由于这些工人在家庭中关爱、养育、呵护孩子的作用逐渐下降,社会上出现了青少年流落街头、犯罪甚至死亡的事件。自此,教育的首要功能变为关爱孩子、呵护孩子,其次才是传授知识。近些年,很多研究也发现,以爱的方式来教育孩子往往能取得更好的教育效果。师大附中采用“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这一理论来解释学校教育,具有很强的说服力。由于场中的个体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并非某单一因素作用的结果;场中的个体是通过特定中介变量对其发挥作用的。这就启示我们:校长作为一个管理者,不能简单地认为只要通过规章制度约束了师生的关系就一定能实现教育目的。因此,采用“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这一理论来分析师生关系、师师关系、生生关系等学校中的各种关系既贴合学校教学实际,又具有较强的生命力。
“生命场”的操作框架具有实践可行性。在“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的办学理念中,学校领导与管理实践中要做好三方面的工作:一是完善学校的空间系统,为“生命场”中的行动者角色职能及其相互关系的实现提供良好的服务;二是形成良好的行动者行动机制,厘清“生命场”中行动者——包括教师、学生及家长——的角色职能以及权利义务,旨在“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三是要注意在“生命场”中的每一组交往关系,这是“生命场”运行的关键所在。作为教育者,应积极为学生营造了一种良好的空间环境,具体的构成要素可能来自于历史,也可能来自于某个人物,这就是场的力量。
“生命场”的践行需要加入测量与评价的要素。师大附中在践行“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理念时,将“生命场”的核心要素——空间要素、行动者及其相互关系——落实到学校课程中、落实到教与学的过程中,实现了办学理念与学校教育教学管理实践的完美融合,也突出了办学理念对教育实践的导向与指导作用。当然,在学校管理的核心系统中好需要注重测量与评价。从管理及教学的角度来看,一所学校的核心要素包括三个:一是课程和课程资源,它们有的是国家层面,有的是地方和学校层面的;二是教育教学,也就是教与学;第三就是测量和评价。不论是课程的设计与实施,还是课堂内外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都离不开测量与评价。测量与评价的标准是课程设计以及教与学的依据,测量与评价结果的应用方式也决定了一所学校的发展方向。笔者认为将“测量与评价”加入办学理念的践行过程,相信会产生更好的完善作用。
构建师生发展的生命场对 话
本刊记者:“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校长在 “生命场”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王昕:校长作为“生命场”重要的组成,应该要扮演好三种角色:首先,校长一定是个教育者。校长既要成为懂教育的行家里手,又要做到真正尊重教育本质和发展规律,牢记立德树人之使命,为国家培养合格的建设者和接班人。校长如果不懂教育,老师心里肯定不服气。校长要经常进课堂,对教育教学环节了然于心,每个教师风格、管理水平能说出一两条,在跟老师交流的时候,努力帮助老师查找问题、正视问题、改进教学。如果能得到所有老师认可,打心底说一句“让校长听一节课,对我的专业成长肯定有好处”,那么校长就算是成功了。校长如果对教育本质认识不清,偏离了教育自身发展规律,必定会偏离正确的办学方向,让师生在“生命场”中感到“累”。记得三十岁出头,刚刚担任教学副校长的我,年轻气盛,一心扑在工作上,急功近利希望学校取得好成绩。那一年学校高考成绩失利,我把自己关在宿舍里一天不吃不喝,把老师们都吓坏了。后来每每想到这件事,我都十分自责和内疚。违背教育规律,一味地追求成绩,最终自己痛苦不说,还无形中把压力转嫁给了老师,靠机械化的教育也培养不出符合社会需求的创新型人才。其次,校长一定是一名管理者。校长不仅要做好学校日常事务管理,还要协调好方方面面的资源,使其能够为学校的发展服务。学校是个“生命场”,学校之外的社会同样也是个“生命场”,两个“生命场”不是独立的个体,而是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校长要做好两个“场域”的桥梁,充分利用校外优质资源,把好的资源引入校园,为师生的发展、学校的发展和整个“生命场”的发展源源不断地注入新动能。再次,校长还要成为领导者,明晰学校的发展目标,预测并把握学校的发展方向。领导者与管理者的区别在于,一个是做事的,一个是把握方向的。我经常跟教育同仁分享我的座右铭:作为领导者,要努力做正确的事,强调的是领导力;作为管理者,要努力正确的做事,强调的是执行力;最高境界是把正确的事做正确,强调的是校长既要有领导力又要有执行力。一个好校长成就一所好学校,校长要懂教育、会管理、善领导,这不仅是构建师生发展的“生命场”的关键,也是衡量一个好校长的标准。本刊记者:如何才能成为一个懂教育、会管理、善领导的好校长?王昕:教育有自身的发展规律,校长也有其自身的成长规律。校长要尊重教育规律,静下心来办教育,要明确教育是在培养人的事业,而不是批量生产产品。教育始终围绕人的发展,因此必须要做到尊重人。师生是有个性的人,校长不要把个人意志不顾他人感受强行贯彻,只有做到囊中有物,心中有人,学校的课程建设、管理制度、评价体系等才能体现以人为本,最终有效促进人的发展。我任“一把手”校长十四年来,一直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生怕管理中出现各种问题,给师生的发展带来负面影响。想要克服管理中的“恐惧”心理,唯有努力提升自己的管理能力和管理水平。校长要不断学习,不断丰富和完善自己。任校长以来,我先后参加了河北省校长高级研修班、河北省第二批骨干校长培训、北师大校长高级研修班、北师大校长高级研究班(为期两年)、华东师大校长高级研修班、河北省首期教育家型校长培训班(为期三年)等,这些学习对我的专业成长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些让我深刻地认识到,无论是校长还是老师,在工作一段时间后,一定要及时充电,否则眼界不开阔,教育理念不能与时俱进。此外,要成为一个好校长,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大量的办学实践与历练,是一个校长提升领导力并逐渐走向成熟的关键。以我自身的办学经历为例,我总结了校长成长“三部曲”。——第一阶段是想要证明自己而当校长。“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从一名普通的老师到校长助理再到副校长、校长,凭借的是对教育事业的热忱,对教育教学方法的钻研,担任校长,是对我个人努力、能力的最好证明,是自我价值的实现。——第二阶段是在当了校长后,我希望在众多名校强校中能够占据一席之地,不断超越别人。当时,社会上对学校的评价标准就在于成绩。虽说成绩好,不一定就是好学校,但成绩不好,一定不是个好学校。为此,那个时期我主要的精力放在了课堂教学。说白了,就是唯分数论。——第三个阶段是走向成熟阶段。37岁时,也是人生中最精华的阶段,我从师大附属中学调任至师大附属实验中学,从副校长变成了校长,从只抓一隅变成了统揽全局。一身抱负、满腔热血,想要实现自我。但是,令我始料不及的是,新学校的办学条件极为简陋,电脑都是个“稀罕物”,而同一时期的师大附属中学的多媒体教学都已经普及了。但现在回头想想,也正是因为身处逆境,11年的办学实践相当历练人,我也随着学校的向上发展逐渐走向成熟。如今,我再调回师大附属中学任校长,已是知天命之年,虽然精力没有当年旺盛,但心境更趋成熟,遇事也更加淡定了。尊重教育规律,回归教育本质,想要安静地做真教育的心更加迫切。我想,正是有了数十年的办学实践,才让我渐渐得到完善,朝着懂教育、会管理、善领导的方向不断努力。本刊记者:您多次提到“教育要静”,但社会和家庭往往都不希望慢,都希望看到学生的好成绩,要求立竿见影,在办学过程中,您如何化解这种冲突,真正做到“静下来”?王昕:当前社会上对智育过分追求的现象依旧存在,但也要看到,社会在进步,经济在发展,教育改革也在持续深入,相信人们对教育本质的认识会越来越透彻。我带的94届学生,成绩都不突出,他们当中最好的只考上了省内的一本。从毕业到现在,他们每年大年初一都要去我家聚餐,先是一群臭小子,后来带着女友,带着妻儿,这二十多年来从没间断过。如今,孩子们个个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生活小康。你能说我们没有把他们送进双一流,我们的教育就是失败的吗?当然,我们也不是不要成绩不追求升学率,但是绝不能“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而是要通过科学的方法,教师高超的教学,师生融洽的关系,把成绩搞上去,而不能再像我30来岁时把师生劈头盖脸骂一顿,自怨自艾关一天,而是心平气和的去研讨,力求把学生培养成一个大写的人,到了社会后他们能做事、能生存,在有能力的情况下,多为社会做贡献。教育要静下来,学校的评价一定要做到平和。在制定评价制度时,要多一些过程性的评价,引导老师发现自身问题,促进自我反思。有违师德的行为坚决不能容忍,学术范围内的问题则可兼容并包。比如,学校教学改革,我们强调以学为主、合作探究的理念,却从不要求老师们固化教学模式,有的老师知识渊博,仅用一本书、一支粉笔就能把学生带入知识的海洋。教必有法,教无定法,如果硬性规定“几环节”,老师就会从教育者变成教学机器的驾驭者,也就偏离了教育的本质。教育要静下来,每个要素的关系要和谐。对于学校来说,一切的活动都是为了学生的发展,学生无疑是学校的主体,但是,学生的发展又依赖于教师的发展,学生发展过程中,教师也得到发展,看似独立的个体,有着紧密的联系。因此,“学校是师生发展的生命场”强调的是“双主体”概念,暨师生都是学校的主体。师生关系、生生关系和谐的学校,一定处于健康发展的状态。我们鼓励师生间多一些精神上的沟通与碰撞,正所谓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因此,学生给老师们起善意的外号、画肖像漫画等行为,学校是允许的。教育要静下来,制度的制定要以人为本。在学校管理中,人文管理与制度管理我更想相信人文管理。制度管底线,管不出卓越,所以我们有许多人性化的制度。比如考勤,我们没有依靠各种技术手段去“管”住人,而是允许老师一年内请几天假,每个月还给老师一天自我调配的时间,谁家里都会遇上一些家务事,与其让老师们坐在办公室里抓耳挠腮,不如让她们处理好家事后安心工作。我想,只有学校暖了老师的心,老师才会暖学生的心,“生命场”中的所有生命组成才会和谐。
END

刊发于2020年《河北教育》综合版3期
责任编辑:张海涛
微信编辑:杨思博

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精彩
河北教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